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抚顺特钢的前身可追溯到1937年。新中国成立后,抚顺特钢创造了多项记录,包括产出全国第一炉不锈钢,对国防军工、航空航天事业有着特殊贡献。    2004年,抚顺特钢先后与大连钢铁、北满特钢重组为东北特钢集团。  2016年3月起,东北特钢多次出现债务违约,进入破产重整阶段。身家达250亿元的钢铁富豪沈文荣通过间接持股成为抚顺特钢的实际控制人。  不过,这个民营钢企“救驾”老国企的故事,并没有迎来一个童话般的开端。  3月15日,抚顺特钢公告称,因自查发现“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该公司可能在追溯调整后出现连续亏损,面临退市风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在钢铁行业整体行业回暖的背景下,抚顺特钢2017年业绩预亏来得有些令人措手不及。  存货问题在易主后暴露  2018年1月2日,抚顺特钢发布了《收购报告书》,确认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成为其实控人。  在收购后不久,抚顺特钢就暴露出资产盘点的问题,沈文荣可谓遭受“当头棒喝”。    3月15日,抚顺特钢公告称,因自查发现存在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问题,公司已经开展相关事项的核查,并申请股票自1月31日开市起停牌。  根据有关规定,抚顺特钢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后,公司股票可能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早在1月31日停牌当日,抚顺特钢发布了2017年业绩预告。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7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出现亏损,且净资产为负值。对于预亏原因,抚顺特钢称是由于“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  虽已不是第一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但随着自查的推进,抚顺特钢对于自己可能遭受的处罚,似乎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3月15日的公告中,抚顺特钢称,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后,公司股票可能存在被上海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行业回暖,抚顺特钢成“异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得益于钢材价格回升,中国钢铁行业自2016年开始,整体扭亏为盈。  从2017年的业绩预告来看,绝大多数钢铁企业业绩越来越好,但抚顺特钢成为了异类。1月31日,抚顺特钢发布2017年预亏业绩公告,让业界有些错愕。因为截至2017年前三季度,抚顺特钢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尚在0.67亿元。  记者查询抚顺特钢历年数据发现,从2012年钢铁行业进入下行周期开始,相较于其他钢铁企业,抚顺特钢的业绩表现并不算差。在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方面,从2012年到2016年,抚顺特钢分别实现了0.205亿元、0.232亿元、0.470亿元、1.967亿元、1.11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年报中的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在2012至2016年的5个财年中,抚顺特钢的存货一直在20亿元水平附近,其中2016年底存货价值24.39亿元,2017年半年报显示,其存货达25.83亿元。  分析师看来,因为涉及钢铁企业的资产财务问题,而且是存货等实物,一般只有企业自查或审计才能发现。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相关年报发现,在2012年没有存货跌价损失的抚顺特钢,自2013年至2016年间,该项损失连续上升,分别为896.78万元、1078.38万元、1234.19万元以及1821.22万元。  一位券商人士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关于存货的问题可能之前没有引爆,但在抚顺特钢实际控制人转变后,沙钢方面在接手时肯定要算清家底。  民营钢铁首富参与“混改”  作为中国最大民营钢企沙钢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在业界曾被称为“中国的卡耐基”。    从2006年开始,沈文荣多次登山中国“民营钢铁首富”的宝座,其中在2009-2011年间曾实现“三连冠”。    根据“胡润百富榜”最新排名,沈文荣的身家在250亿元左右。  民营钢企参与到国企重整并不多见,抚顺特钢公告曾透露,民营企业作为主要投资者对国有钢企实施的重整收购,必须获得了中国商务部、国防科工局及证监会等部门的审查和批复。  有业界评论认为,民企入主为东北特钢嵌入了“混改”关键词,是东北地区国企混改的破冰之举。  分析师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相比于让国企牵头重组东北特钢,沈文荣治下的沙钢可能会为抚顺特钢带来更多灵活的企业经营和管理经验。  对于抚顺特钢内部的自查是不是由沙钢主导等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沙钢方面,但未获置评。  在资讯分析师看来,对东北特钢旗下的资产进行摸底,对沈文荣和沙钢都十分有必要,毕竟东北特钢的债务漩涡也曾让其成为一块烫手山芋。  对于抚顺特钢核查结果是否会影响到沙钢方面的一系列运作记者致电沙钢集团一位高层,但该人士以不知情为由未予置评。

在上市钢铁企业普遍盈利、股价飘红的情况下,有这么几家的股价绿了:抚顺特钢、安泰集团、中原特钢。得益于钢材价格回升,中国钢铁行业自2016年开始,整体扭亏为盈。已发布业绩预告的绝大多数钢铁企业均业绩向好。然而,抚顺特钢却在1月31日发布了的2017年预亏业绩公告。并称亏损是由于“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的历史原因。抚顺特钢称,自查发现存在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的重大问题,可能涉及公司以往年度财务数据重大调整。1月30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辽宁监管局(下称辽宁证监局)发布了一份要求抚顺特钢改正措施的决定,认为抚顺特钢内部控制不规范,在资产管理方面(主要包括存货、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存在诸多薄弱环节,无法合理保证企业财务报告
相关信息真实完整,违反了《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等规定。辽宁证监局的决定书还称抚顺特钢会计基础工作薄弱,存在会计核算不规范、未按规定进行对账等问题,违反了《会计基础工作规范》等规定。辽宁证监局是从2017年12月7日起开始对抚顺特钢作现场检查的。依据《上市公司现场检查办法》,抚顺特钢需要在今年2月28日之前作出书面整改报告。此前,抚顺特钢的母公司是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北特钢)。东北特钢曾是生产军工用钢的明星企业,也是中国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因债务危机,东北特钢自2016年10月开始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几经选择后,沙钢集团接手了东北特钢。2017年9月,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的“锦程沙洲”成为东北特钢控股股东,拥有43%股份。此外,通过收购东北特钢锦程沙洲还间接拥有抚顺特钢38.22%的股权,对抚顺特钢实施控制。在被沙钢接盘之前,抚顺特钢在2012-2016年,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0.205亿元、0.232亿元、0.47亿元、1.967亿元和1.112亿元。不过,经过此番究查,抚顺特钢已经预告2017年亏损,并且面临着退市风险,因其“预计2017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并且本次可能因追溯调整后公司出现连续亏损。”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或者被追溯重述后连续为负值,公司股票将在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若抚顺特钢2017年度净资产为负值,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的,公司股票将在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为保护中小股东权益,抚顺特钢已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停牌。截止到记者发稿前,山西安泰集团也预告2017年亏损,是由于“公司尚未全部收回对关联方的应收账款。”“关联方”指的是山西新泰钢铁,控股股东同为安泰集团的李安民。中原特钢预计2017年亏损2.3亿-2.7亿元,亏损原因为支付退出员工的福利、原材料价格上涨而产品销售价格未同步上涨等原因所致。此前面临债务问题的西宁特钢尚未出2017年业绩预告,并已于1月25日停牌。根据西宁特钢2017年前9个月的统计,其亏损了1.61亿元。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