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2018年1月17日,国新办就2017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举行发布会。国务院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介绍,2017年中央企业实现利润14230.8亿元,首次突破1.4万亿元,较上年增加1874亿元,同比增长15.2%,经济效益的增量和增速均为五年来最好水平,经济效益创历史新高。值得关注的是,石油石化、钢铁、煤炭等传统行业打了“翻身仗”,为整体效益增长奠定了基础;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行业效益稳步增长,对中央企业整体效益贡献超过40%。  这一靓丽成绩远超2017年初国资委确定的“2017年中央企业利润总额力争同比增长3%、努力达到6%”的目标。对此,有关专家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收入、利润等经济指标走势强劲意味着央企已走出上一轮周期,迈入发展新时代。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用明显  据发布会介绍,2017年全年,央企实现营业收入26.4万亿元,同比增长13.3%,全年各季度均保持两位数增长,增长基础更加巩固。央企实现利润14230.8亿元,首次突破1.4万亿元,较上年增加1874亿元,同比增长15.2%,经济效益的增量和增速均为五年来最好水平,经济效益创历史新高。98家中央企业中,收入增幅超过10%的有46家,超过20%的有19家;利润总额过百亿元的中央企业达到41家。中央企业资产总额达到54.5万亿元,净资产总额18.4万亿元,资产总额超过千亿元的企业有65家。  此外,石油石化、钢铁、煤炭等传统行业打了“翻身仗”,为整体效益增长奠定了基础;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行业效益稳步增长,对中央企业整体效益贡献超过40%。具体而言,2017年,央企原煤产量同比增长8%,商品煤销量同比增长12%;电力企业发电量同比增长8.5%,售电量同比增长7.4%;原油产量同比增长1.1%,成品油销量同比增长3.1%;钢材产量同比增长9.8%,销量同比增长6.4%。  为何2017年央企能交出远超预期的成绩单?对此,出席本次发布会的国务院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表示,2017年,国资委按照中央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全面部署瘦身健体提质增效攻坚战,从增收节支、布局结构、管理提升、加强党建、风险控制等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  中央企业也是攻坚克难,扎扎实实解决了很多多年来想解决没有解决的问题,攻克了在运行机制上、布局结构上的很多矛盾和问题。这些成绩的取得,关键还是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  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自2010年开始,央企进入一轮周期,其各项指标开始下降。到2016年10月左右,央企状况开始企稳,而刚刚发布的运行数据表明此轮周期已基本结束。  这主要归功于三方面因素,一是供给侧改革促进新动能形成;二是在管理上注重提质增效;三是国企改革带来了改革红利。目前,央企过剩产能出清已基本解决,债务风险得以基本摘除,新的发展动能开始形成,央企已经进入新一轮发展阶段,为迎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做好了准备。  提出“五个控”目标  当前,各行各业都将部署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视为工作中的重要任务。对于国企,特别是央企来说,目前面临的重大风险尤其是金融风险主要有哪些?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认为,目前国企在融资上过于单一,主要依赖银行进行融资,直接融资比重不高,这是其面临的一大潜在风险。而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则指出,国企中“僵尸企业”会占用大量资源资金,带来潜在金融风险,此外还面临资产负债率过高等问题。  针对央企防风险工作,沈莹在发布会上明确表示,国资委已提出“五个控”目标,即控行业标准、控财务杠杆、控投资规模、控风险业务和控财务风险。此外还要通过增股权融资、通过债转股增加资本和通过提高效益增加资本积累手段优化结构实现良性发展。  从取得的具体成绩来看,2017年末中央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66.3%,同比下降0.4个百分点;62家企业资产负债率比上年下降,40家企业资产负债率降幅超过1个百分点;已累计完成超过1200户“处僵治困”工作任务,其中约有400户实现出清;2017年,中央企业通过股票市场和产权市场融资超过3500亿元;已有17家中央企业和有关机构签订了债转股的协议,债转股的框架协议达到了5000亿元。  沈莹进一步表示;“我们有信心、有能力维持今年的按约偿债,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要求。”  今年重点降负债  2017年,央企交出的成绩单令人振奋。2018年,央企是否能继续保持这一优秀成绩?哪些工作将作为部署重点?  对此,日前召开的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明确提出新一年国企工作重点: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回报率进一步提升,企业流动资产周转率进一步提高,资产负债率进一步下降。着力抓好效益稳定增长,进一步巩固企业发展良好态势;着力抓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提高实业发展质量等。  就央企发展前景,李锦表示,央企将告别去产能和资产负债表调整,正在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周期
。目前,央企已经告别了长期来的以投资刺激力保经济速度的思路,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回报率、企业流动资产、资产负债率等指标受到高度重视。下一步,与央企密切相关的国资改革与发展还将在深度和广度上继续推进,在重点、难点上获得新的突破,这对央企来说是利好。

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央企再度交出靓丽成绩单。在10月12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表示,今年前三季度央企创造了十八大以来的最佳业绩,收入利润增速创2012年以来同期最好水平,供给侧改革多项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特别是钢铁、煤炭去产能远超目标进度,其中前者任务已提前完成。  据透露,下一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是降杠杆,国资委正在研究工作对策,涉及推动企业强化内部管理、推动优化企业资本结构、充实企业资本规模、管控好企业债务风险等四方面措施,将通过各种方式提高央企直接融资比例,探索市场化债转股。  动能
收入增速利润创五年新高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9.1万亿元,同比增长15.4%,其中,9月份的营业收入比8月份环比增长8.3%,月度收入达到了历史同期最好水平;实现利润总额11104.8亿元,同比增长18.4%,延续了去年四季度以来持续增长态势,效益创历史最好水平。其中,三季度中央企业效益增速逐月加快,分别为16.4%、17.3%、18.4%。中央企业收入利润双快增长,增速比前五年平均水平分别提升12.5和18.3个百分点。净利润也是比较好的增长态势,1至9月净利润增速20.9%,高于利润增速。  “中央企业前三季度的效益增幅高于营业收入增幅3个百分点,这一点是中央企业从规模速度向质量效益转变的一个很好体现。净利润增幅高于同期利润增幅,这是今年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这说明集团内部的子公司,包括独资子公司的效益都普遍得到了提升。”沈莹称。  值得注意的是,在盈利基础巩固方面,盈利大户效益贡献增加。前三季度,中央企业实现利润过百亿的企业有35家,35家实现利润占央企全部1至9月实现利润的比重达到85.2%,这个占比同比提高了15.2个百分点。“从这些数字来看,实体企业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强,特别是工业企业、大型企业发挥了较好的支撑作用。”沈莹分析称。  “进的动能”则在传统产业更新改造方面力度比较大,石油石化、建筑、钢铁等传统产业通过技术工艺创新提高附加值、打造高品质、焕发新活力,中央企业研发经费累计投入1.7万亿元,约占全国的四分之一,高端制造、科研、现代服务业等行业收入增长24.1%,高于中央企业平均水平。同时,现代服务业包括交通运输、通信等方面,还有先进制造的效益贡献不断提升,而且新业态逐步培育,特别是数字经济、绿色经济、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不断地得到加强。  整合
供给侧改革超进度成效明显  在沈莹看来,央企能取得这些成绩的原因之一,就是坚决落实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特别是钢铁、煤炭去产能远超目标进度,中央企业煤炭资源整合取得很好成效。  据国资委统计,今年央企钢铁去产能595万吨目标已提前完成,煤炭已完成去产能2388万吨,累计重组煤炭产能达1亿吨。同时,“压减”工作成效明显,央企目前已累计减少法人单位6395户,减少比例达12.3%。此外,国企“三供一业”分离移交任务总体也已过半,企业剥离办社会职能工作取得初步成效。通过对重点困难企业集团改革脱困,同比减亏增利达到122.3亿元。  “有效处置‘僵尸企业’对于推动中央企业改革,特别是提质增效有重要的作用,也是我们解决企业面临的一些结构性矛盾的重要举措。”沈莹表示,国资委把“僵尸企业”处置工作作为化解过剩产能的“牛鼻子”进行部署,筛选了2041户长期亏损的困难企业,按照困难程度分成“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两大类,进行分类处置。  据介绍,从工作启动到现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已完成了571户“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处置和治理主体任务,其中通过市场出清退出的218户,其他的都是通过兼并重组、管理提升来完成治理。今年上半年,81家中央企业所属2041户“僵尸”子企业和特困子企业整体效益状况明显好转,亏损额较2015年同期相比减少885亿元。  企业内部层面,国资委将降成本作为瘦身健体、提质增效工作的重要内容。今年前三季度,央企成本费用的增幅始终低于收入的增幅,成本费用利润率同比提高了0.2个百分点。沈莹表示,目前企业不仅仅是简单的压降费用,更多是通过完善机制、优化流程、组织结构变革来实现降成本的目的,在企业之间则增加业务协同,加强资源的共享共建共用。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记者,近年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经济结构、发展方式,提高了要素利用效率,并改善了环境破坏严重等局面,随着改革的落实和深入,改革红利也逐渐释放。  防控
降杠杆酝酿四方面对策  李锦认为,下一步国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是去杠杆。非金融企业债务将近70%来自国有企业,尤其是产能过剩的行业,钢铁、煤炭、造船、地产、有色、化工这些周期性行业对资金成本上升的敏感性较大,利息支出负担最为显著。  据了解,2009年国资委探索建立了中央企业的债务风险管控机制,实行“五控制”,即控行业标准、控财务杠杆、控投资规模、控风险业务、控财务风险。在此之下,9月末,中央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稳定在66.5%,比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石油石化、冶金、航空、商贸、军工等行业带息负债规模同比下降。  “总的判断是,中央企业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多数企业的资本结构是稳健状态。”
沈莹透露,党中央、国务院对国有企业的降杠杆工作非常重视,做了系统部署,特别强调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去杠杆的重中之重,国资委正在研究下一步的工作对策。首先是推动企业强化内部管理,将通过持续开展瘦身健体、提质增效工作,使企业经营效益进一步提升,增强企业资本积累能力。同时,积极盘活存量资源,提高企业存量资源的使用效率,特别是通过加快资金周转、减少低效占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同时,优化企业的资本结构。“优化资本结构就要增加直接融资,直接融资就要通过上市的增发、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引进投资者、加大企业之间的资本合作等方式开展多渠道的股权融资。”沈莹解释称,总的来说,要用好资本市场、用好存量资金,通过各种方式来组合现有资源,增加企业直接融资的比例。  此外,充实企业资本规模,一方面积极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试点工作,探索多渠道的补充国有资本的机制。另一方面积极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探索创新市场化债转股的模式。据国资委统计,目前有36家有意向而且条件较好的央企正在开展债转股工作,14家已经签订了相关协议,达到4400多亿的规模。  最后,完善债务风险的管控机制,对企业的债券风险要进行摸底清查,同时做好去产能和“僵尸企业”的债务处置工作。李锦认为,国企营业收入和利润都有较大幅度增长,现金流的改善对国企去杠杆和债务偿还形成有力支撑,同时随着国企改革尤其是公司制改制工作的推进,混改的推行,重组的加快,现代企业制度逐步建立,也对国企降低资产负债率形成利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