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上半年行业形势不会比今年上半年差,明年下半年行业形势不会比今年下半年好。明年最大的不确定性是电炉钢新增产能。”12月20日,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在接受《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明年形势不如今年的可能性至少达到20%。  最大的担心是盲目乐观、盲目投资  “当前,中国钢铁行业只是实现了利润的合理回归,利润率仍然低于工业行业的平均利润水平。不要以为当前钢铁行业处于暴利时代。”沈文荣认为,要客观冷静地分析当前行业的利润。  沈文荣指出,钢铁行业当前利润的增加,70%~80%归因于市场形势的好转,10%~20%归因于企业自身的努力。  “2015年~2016年,各个企业在内部做的工作很多,但是效益很差。这是由整个市场形势低迷导致的。”沈文荣分析。  2015年是钢铁行业效益最差的一年,也是全行业真正的“严冬”。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主营业务全年累计亏损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亏24倍;加上投资收益等项目,合计全年利润总额为亏损645.34亿元,而上年利润总额为盈利225.89亿元。  2016年,随着钢铁去产能工作的推进和市场需求的回升,钢铁行业结束深度亏损局面,钢协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2.8万亿元,累计盈利303.78亿元。  沈文荣表示,目前钢铁行业的吨钢利润率仍然是低的,只有6%~7%,吨钢平均利润只有200元~300元。  吨钢利润率只有达到8%~10%,才是合理的利润水平,比如钢铁下游行业——汽车行业的平均利润率就在8%以上。”沈文荣强调,所谓“钢铁暴利”的错误认识,容易导致盲目投资和盲目乐观,造成新的供大于求的压力。  沈文荣特别指出,个别钢铁企业的吨钢利润水平高,比如吨钢利润达800元以上,不能代表行业的整体水平。“这类企业一般规模小,设备折旧少或没有折旧,财务成本低甚至为负数。”沈文荣说。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9月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销售利润率为4.18%,仍然处于较低的利润水平。  不宜盲目扩大电炉钢产能  “根据我的调研,明年以后,每年设计制造的电炉有100座~120座,预计新增2000万吨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4000万吨电炉钢产能,后年还将继续增加,这样来算,两年就能增加8000万吨,甚至上亿吨的电炉钢产能。”沈文荣指出,“这个现象需要关注,建议相关部门加强监管。一方面,电炉钢盲目扩大产能,不符合国家产能置换的相关政策,也不利于钢材市场供求关系的修复;另一方面,中国废钢的储备并不多,电炉炼钢的时代还没有到来。”  据沈文荣估算,取缔的“地条钢”产能,折合粗钢产量为7000万吨~8000万吨。  “‘地条钢’产能被取缔之后,废钢流向合规厂家,而废钢产量本身并没有增加。”沈文荣说,“当前我国的废钢储备并没有多到消化不了。转炉多‘吃’废钢,每年消耗掉1.2亿吨~1.6亿吨废钢;电炉原来70%‘吃’铁水,现在改成70%‘吃’废钢,又消化掉8000万吨左右废钢,合计每年有2亿吨以上的废钢被消化掉。而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废钢年产量只有1.6亿吨左右。现在,废钢资源的回收正在变难,因为废钢已经被全部消化掉了。”  “因此,除了国家政策会否收紧外,我认为明年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新增电炉钢产能。”沈文荣最后强调。

“要摒弃总量扩张的思路,严控新增产能,坚定走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形势会比去年上半年好,但是,如果产能释放过快,今年下半年肯定比去年下半年差。”4月20日,在全联冶金商会年会召开之际,江苏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全联冶金商会名誉会长沈文荣接受了《中国冶金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就钢铁行业形势、电炉钢发展、去产能、贸易摩擦等问题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谈形势:下半年要关注新增产能情况  “今年上半年行业形势会比去年上半年好,但是下半年形势取决于产能释放情况。”沈文荣判断。他分析,总的来看,今年第一季度钢厂平均利润一般在300元/吨~400元/吨,好的企业能够到600元/吨~700元/吨,而去年第一季度钢厂平均利润不到100元/吨水平。  据统计,第一季度,全国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分别为17500万吨、21215万吨和24693万吨,分别同比增长-1.2%、5.4%和4.7%。从统计数据来看,第一季度钢铁行业的效益好于去年同期,中央钢铁企业今年第一季度实现利润69亿元,同比增长了129.8%。沙钢第一季度利润也高达61.05亿元。  对于下半年行业形势,沈文荣认为应关注以下影响因素。  第一,去年打击“地条钢”和去产能,使得去年下半年市场供求关系得到了极大改善。今年下半年,粗钢产量按照一季度的趋势看,这意味着供给还会增加。第二,钢铁需求不会高于去年,甚至可能有所下降。第三,今年出口不会有多少增加。这主要视国内外价格差而定。目前国内外钢材价格水平相差不多,出口没有太大动力。第四,下半年要重点关注新增产能情况。“去年打击了中频炉,降低了钢产量,但是不少企业又上了电炉,电炉产能在下半年将全面释放。”沈文荣指出,“这是去年没有的产能,须高度关注。”  “还有,国家批准的搬迁调整项目,产能也将开始释放。”沈文荣指出,“其实,有些钢厂没有必要搬迁,利用现有土地等资源就地转型最好不过。目前,中国沿海已经不缺钢厂了。况且有些名义上是减量搬迁,实质上是增量搬迁。”  “目前,千万不要再搞搬迁了,有的产能可以直接关掉。要从政策层面上,真正将投资引导到全面提升核心竞争力、由大变强上来。”沈文荣建议。  电炉钢:要研究废钢资源匹配问题  全面取缔“地条钢”以后,不少企业改上电弧炉。电炉炼钢逐渐成为钢铁行业关注的热点。  对此,沈文荣认为,要科学、合理、有序引导电炉钢发展。  “电炉炼钢工艺,可以促进行业整体节能环保水平提升、品种结构优化升级。但是,要研究废钢资源、电力等的匹配问题。”沈文荣认为。  一是中国并没有那么多废钢。生产1亿吨电炉钢大约需要消耗废钢1.4亿吨;转炉加废钢的比例从5%~10%增加到了现在的15%~20%,每年需要消耗1.6亿吨~1.7亿吨废钢。“目前,中国一年废钢总产生量才1.8亿吨。到2020年,预计每年产废钢2.0亿吨。”沈文荣分析。  据介绍,目前国内废钢价格在2500元/吨~2600元/吨,进口废钢在2800元/吨~3000元/吨。由于价格太高,一些电炉炼钢企业目前已经进入亏本状态。“去年废钢大量出口是因为国内外市场价差的问题,今年就不存在了。”沈文荣指出。  二是从中美对比来看,中国发展电炉炼钢的条件现在还不够成熟。目前美国粗钢产量中,55%是电炉钢,45%是转炉钢,美国每年产废钢7000万吨~8000万吨,中国有1.8亿吨。“但是,美国每吨废钢有30美元补贴,中国是加税;美国钢材蓄积量超过105亿吨,中国不到100亿吨;美国的废钢主要来源是废旧汽车、钢结构,中国的废钢是在混凝土里;美国人每百人汽车拥有量是200辆,中国才25辆。”沈文荣分析道。  贸易摩擦:要按世贸规则积极应对  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钢铁征收25%的关税,引发了市场对于钢材出口的担忧。沈文荣认为,对中国钢铁行业的直接影响不大,因为中国钢材本身出口美国不多。“但是,我们仍要按世贸规则积极应对。”他说。  “沙钢积极应对反倾销等贸易壁垒,主要是为了向有关国家讲清楚道理,表明坚决反对的态度。”沈文荣表示。  根据海关总署统计,3月份,我国出口钢材565.1万吨,较2月份增加80.4万吨,环比增长16.6%,同比下降25.3%;进口钢材123.4万吨,较2月份增加20.7万吨,环比增长20.2%,同比下降5.1%。1月~3月份,我国累计出口钢材1514.8万吨,同比下降26.4%;累计进口钢材345.1万吨,同比下降0.8%。  对此,沈文荣认为,钢材进口和出口的多与少,关键因素还是看价格差和品牌竞争力。  他分析,目前,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能生产钢铁的不过50个左右,真正在搞反倾销的也就是美国等不超过30个国家。“世界上十分之九的市场是敞开的,总是需要进口的。”他强调,“今年钢材不是出口得了还是出口不了的问题,而是有无价格差的问题。”  “总而言之,钢铁企业要充分预计到今年的困难,不能盲目乐观。中国钢铁行业要彻底改变总量扩张的老路,坚定走高质量发展的道路,推进兼并重组,做好节能环保工作,尤其要继续深化去产能工作,完成去产能和限产任务。”沈文荣总结。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