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中国冶金报 中国钢铁新闻网 记者 孙宁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5年来,“积极稳妥去杠杆,控制债务规模,增加股权融资,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连续下降,宏观杠杆率涨幅明显收窄、总体趋于稳定”。那么,钢铁行业去杠杆的进展如何呢?3月6日,《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就此问题专访了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
“2017年,钢铁行业去杠杆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特别是在钢铁企业仍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的前提下,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这非常不容易。”屈秀丽介绍。
而就在一年前,钢铁行业“去杠杆、防风险、增效益”专题座谈培训会召开,标志着行业去杠杆战役的正式打响。该会议提出,经过3年~5年的努力,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要降到60%以下。
“这次会议对于钢铁行业去杠杆工作起到了很大的引领和促进作用。会上,钢铁企业普遍认为资产负债率偏高,企业债务负担过重,制约了企业的转型发展,并对努力做好去杠杆工作非常认可。”屈秀丽说,“企业是去杠杆的主体。钢铁企业应该抓住机遇,不等不靠,主动作为,以市场化理念积极稳妥推进去杠杆。”
去年会员钢企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
屈秀丽表示,2017年,在国家去产能政策的强力支持下,钢铁企业效益显著好转。数据显示,2017年,钢协会员企业累计实现利税3018亿元,实现利润1773亿元,均大幅高于2016年。与此同时,行业去杠杆的成效也逐步显现。
一是钢协会员钢铁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钢协快报数据显示,2017年末,钢协会员钢铁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为67.23%,比2016年末下降了2.56个百分点,大于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0.6个百分点的降幅。
“目前,钢铁企业仍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客观上需要增加负债。在这样的前提下,行业整体资产负债率同比下降,是很不容易的。”屈秀丽说,“同时,钢铁企业的银行贷款规模相对平稳,2017年财务费用同比下降了3.48%。”
二是部分企业资产负债率和财务费用下降明显。屈秀丽介绍,钢铁行业总体负债率虽然偏高,但差异也是较大的,高的企业达到80%~90%,低的只有30%~40%。从2017年来看,不仅负债率高的企业负债率有大幅下降,而且负债率低的企业也明显下降,不过也有少数企业负债率上升。为了降低负债率,企业采取了许多措施。如有的利用盈利好转、现金流增加的机会,主动减少银行贷款;有的积极协调有关机构实施债转股;有的结合债务重组,引入新的投资者,等等。如华菱钢铁、太钢、南钢、安钢、鞍钢、马钢、沙钢、福建三明、方大特钢等企业,2017年负债率均大幅下降,财务费用大幅减少。  钢铁行业去杠杆工作仍面临困难
2017年,钢铁行业运行稳中向好,去杠杆工作取得成效。不过,屈秀丽表示,钢铁行业去杠杆还是比较艰难。
2016年以来,为做好防风险、去杠杆工作,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如《国务院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国发〔2016〕54号)、《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问题的若干意见》(银监发〔2016〕51号)等,对去杠杆的总体要求、政策原则、实施路径作了明确规定。
“国家出台的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产融结合、降低杠杆率、减轻企业债务负担等一系列政策,符合钢铁行业的实际。但在政策落实过程中,与企业的期望差距较大。债转股政策落实存在着‘明股实债’的问题,这与金融机构自身的利益需求和资金成本较高都有关系。”屈秀丽说。
目前,对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的债务处置问题,国家尚未出台明确的政策。关于企业破产清算、破产重组,我国都有明确的法律程序,但针对去产能涉及的债务重组、债务核销,以及兼并重组企业经营困难情况下如何进行债务处理等问题,尚没有明确的政策。
屈秀丽也解释说,这也有其特殊的原因。在去产能过程中,大部分企业都是部分产能退出,资产相对容易界定,但因为不是独立法人单位,其对应的债务难以分割,企业的融资渠道又涉及很多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资金来源复杂,债务认定比较困难。钢协也一直向国家部委呼吁,希望去产能后的资产、债务处理政策能尽快明确。据了解,近期资产处置政策国家已经发文明确,债务处置政策正在研究中。
此外,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依然存在。2012年以后,随着企业效益的下滑和产能过剩的显现,金融机构对钢铁行业的热情不断减弱,钢企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虽然2017年钢铁行业运行情况趋稳向好,但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依然存在,还存在着金融机构抽贷的现象。”屈秀丽说,“在国家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大环境下,金融机构调整优化贷款结构,压缩产能过剩行业的整个信贷规模,对钢铁企业的贷款规模控制得很严格。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  以市场化理念寻求去杠杆有效途径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今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之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宏观杠杆率保持基本稳定,各类风险有序有效防控”,并提出“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用好差别化准备金、差异化信贷等政策,引导资金更多投向小微企业、“三农”和贫困地区,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屈秀丽表示,钢铁行业是重资产行业,资金规模和债务规模较大,去杠杆要做的工作不少,空间也非常大。钢铁企业要抓住机遇,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创新思路,拓展渠道,以市场化理念积极寻求去杠杆的有效途径。
首先,去杠杆必须以企业为主体,要靠企业自身努力。企业要积极学习相关政策,借鉴其他企业的成功经验,主动推进去杠杆工作。一方面,企业要两眼向内,深挖潜力,通过加强资金管理,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提高还本付息的能力;另一方面,要加强与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的沟通协调,在债转股、减免债务和利息、债务重组等方面,争取多方的支持。1月25日,国家发改委、央行、财政部、银监会等七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实施中有关具体政策问题的通知》(发改财金〔2018〕152号),在股债结合方式、资金来源、实施对象、债权类型以及金融工具等多方面放宽了实施要求。钢铁企业要学习政策,努力结合自身特点使政策落地,取得实效。
其次,用好增量,拓展直接融资渠道。利用好资本市场和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减少对银行贷款的依赖。通过发行企业债券替代银行贷款,减轻企业支付利息的压力。积极进行资产证券化和资本运作,将股权融资与混合所有制改革、增资扩股、股份制改革相结合,开展项目融资,增加海外低成本融资,通过扩大资本金降低资产负债率。
最后,创新思路,通过多种形式引入社会投资者,增强企业的“造血”功能。例如,2016年以来,一些地方政府成立了各种投资基金,一些钢铁企业与金融机构合作,也成立了各种产业结构调整基金。通过引入国内国际资本,基金可以发挥其资金优势,在债务处置、资产盘活、提高融资能力、产业结构调整等方面发挥作用,为企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开辟一条融资新路。
“2017年钢铁行业的经营环境改善,更有利于今年去杠杆工作的推进。降低资产负债率,归根结底还是要依靠企业盈利能力的提高和改革创新步伐的加快。国家政策导向是非常明确的,只要全行业共同努力,就能实现去杠杆目标。”屈秀丽说。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1

近两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力度空前,但企业债务问题依然没有实质性突破。如何降杠杆、为企业减负?已成为目前业内广泛热议的话题,行业也在尝试用不同方式化解难题,而市场化债转股正是其中一种重要途径。

日前在政策层面也释放出了一些积极的信号——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在两会记者会上称今年要对具有发展潜力的钢铁、煤炭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优化企业债务和治理结构。积极稳妥处置好债务,及时发现并化解处置风险隐患,进一步落实“有扶有控”差别化的信贷政策,积极推进市场化债转股。

徐向春说,从政策层面来看,中央和地方都希望在上一轮债转股实施经验的基础上,把钢铁行业债务水平降下来。但目前面临的困难很多,银行对实施债转股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企业“融资难”,仍需通过吸纳其他投资者和第三方资金,建立债转股基金,通过市场化方式降杠杆。目前,这些都处在探索过程中。

2017年钢企利润大涨,但负债率仍较高

随着去产能的深入推进以及钢企效益的持续好转,去年一年时间,行业高杠杆率虽有所下降,但仍较高。

据中钢协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钢协会员企业累计实现利税3018亿元,实现利润1773亿元,均大幅高于前年;2017年末,中钢协会员钢企资产负债率为67.23%,比2016年末下降了2.56个百分点,大于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0.6个百分点的降幅。

与此同时,企业负债率的偏高也造成了财务负担过重,影响企业长远发展。中钢协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介绍,2016年中钢协会员企业财务费用为891亿元,吨钢财务费用超过140元,相比金融危机前,增加近100元,占三项费用的35%。

徐向春分析称,只有把过高的负债率降下来,行业企业才会有健全的财务结构,目前吨钢财务费用仍超过100元,这是比较高的。而有的民企吨钢财务费用非常低,与之相比,盈利水平有很大差距。这在目前利润丰厚情况下,过高的财务费用尚显不出多大影响,一旦市场转差,势必增大企业负担。

就在一年前,中钢协还专门针对此问题召开了“去杠杆、防风险、增效益”座谈培训会,这对今后整个行业的“去杠杆”工作起到了重要引导促进作用。当时参会的专家透露,“钢厂普遍认同行业存在的资产负债率偏高、债务负担过重等一系列问题,制约了企业的长远发展和转型升级,所以他们很希望通过债转股等手段摆脱这一包袱。”

刘振江说,“去杠杆”是对钢企资本结构和资金结构的根本性优化,对企业战略性发展影响重大,目前大企业多数负债率高,应属于“去杠杆”的重点企业。他认为,“去杠杆”不可坐等,要主动上手。

彼时提出的债务处理目标是——用3到5年时间,使整个钢铁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降到60%以下,其中大多数企业资产负债率处在60%以下的优质区间。而目前钢企资产负债率为67.23%,仍处于较高的水平。

2018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五年来,积极稳妥去杠杆,控制债务规模,增加股权融资,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连续下降,宏观杠杆率涨幅明显收窄、总体趋于稳定。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介绍道,钢铁行业总体负债率虽偏高,但差异也较大,部分企业资产负债率和财务费用下降明显,高的达到80%-90%,低的只有30%-40%。同时,钢企银行贷款规模相对平稳,去年财务费用同比下降3.48%。“尽管去年行业整体资产负债率同比实现下降,但行业仍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她认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