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留痕 大地印记丨湘钢:崛起的现代化钢城

从一片荒地到高炉耸立,从普钢到优钢、特钢,从名不见经传到成为行业重要供应商,我省钢铁产业面对缺煤少矿、运输成本偏高等先天劣势,励精图治,奋发有为。栉风沐雨60载,春华秋实满甲子——  钢铁巨龙
腾空而起  ——湖南钢铁产业转型升级中华丽蜕变(现实篇⑤)  湘钢五米宽厚板生产线。通讯员
摄  大到高楼船舶,小到笔芯刀片,钢材之用,无处不在。  自上个世纪50年代末起步,筚路蓝缕,与时代同行,湖南钢铁产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  随着行业周期起伏,湖南钢铁企业曾历经辉煌,也被狠狠摔打在地。如今,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菱集团”)旗下的华菱湘钢、华菱涟钢、华菱衡钢,以及博长控股(冷钢),扛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旗,市场竞争勇立潮头,改革创新锐意进取。  2017年,华菱集团利润增幅居地方钢企第一。湖南钢铁巨龙,腾空而起。  1
“大炼钢”时代起步,几经整合“钢铁航母”撑起湖南钢铁产业一片天  千里湘江,一路向北。在湘潭境内,浩瀚江水倏然蜿回,划出一道巨大的“U”形弧线,再向洞庭奔去。  “U”形弧江面的“顺祥”码头,大小船舶鳞次栉比,有的装满钢板,有的静泊在岸。华菱湘钢的棒材、线材、板材,从此出发,通江达海、运往四方。  “60年前选址建厂时,就考虑到了靠近湘江的便利。”在湘钢行政中心办公楼一楼展厅,华菱集团董事长兼湘钢总经理曹志强指着建厂初期的照片说,湘钢最初名为“湖南钢铁厂”,是国家冶金工业部直属企业,后划归湖南省。  沿着老照片浸润着的厚重文化,湖南钢铁产业的历史画卷,徐徐展开。  1956年,中央提出改变工业布局、加强内地建设的方针。当时,湖南工业基础薄弱,毛主席接见时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时说,湖南要自己办点钢铁,不能光靠中央调拨。  1958年,“二五计划”开局之年,以兴建钢铁企业为主的工业生产建设高潮,席卷全国。  这一年,湖南破土动工的,有湘潭钢铁厂、涟源钢铁厂、衡阳钢铁厂、冷水江钢铁厂、长沙钢铁厂、株洲钢铁厂……  “抓晴天,抢阴天,麻风细雨当好天;大雨不停工,小雨加劲干,好天一天顶三天。”当时工人们传诵的口号,记录了建设者们的激情。  “上世纪60年代,受自然灾害影响,多数钢厂停工下马;70年代又纷纷复建和复产;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一些以炼铁为主的小钢企先后关停,规模钢企则整顿改革,湖南钢铁产业发展迎来第一次飞跃。”省冶金行业离退休管理中心党委副书记何少华记得,80年代中期,省政府对冶金厅(直属企业)在钢产量、上交利税等方面实行总承包制,企业活力和积极性大大增强。  1985年,全省钢产量首次突破100万吨。  1987年,湖南初步奠定以炼钢、炼铁、锰矿、铁合金为主体的钢铁工业基础。  全国18家地方钢铁企业,被业界誉称“钢铁十八罗汉”。涟源钢铁厂是“十八罗汉”中“南方四小虎”之一。曾担任过涟钢工会副主席的梁经庆自豪地谈起,涟钢生产的“双菱”牌热轧带肋钢筋,异常紧俏,常常余温未退就被拉走。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钢铁行业形势急转直下,钢企寒流袭身。  1997年下半年,湘钢资金短缺,经营陷入困境;衡钢负债高企,告贷无门;涟钢发展方向难以确定;冷钢连续6个月发不出工资,眼看已是山穷水尽。  适逢党的十五大对国企改革作出战略部署,即“抓大放小”。  湖南于是着力推进钢铁企业兼并重组、规范破产。  1997年无疑是湖南钢铁工业史值得浓墨重彩书写的一年。是年11月,湘钢、涟钢、衡钢
联合组建华菱集团,湖南“钢铁航母”扬帆起航!  地、县级小钢厂,几乎皆在此间关闭破产。差点以5000万元“贱卖”给福建私人老板的冷钢,后改制成集体所有制企业——湖南博长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重获新生。  大潮退去,全省钢铁产业只剩下湘钢、涟钢、衡钢和博长控股,屹立未倒。  经过改革淬火与市场洗礼,钢铁企业效益突飞猛进。  1999年,华菱管线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华菱钢铁”)在深交所上市;2001年,华菱集团销售收入超100亿元;2004年,销售收入超200亿元。  湖南钢铁产业格局雏形初现:华菱集团年产钢量占全省的85%以上,以我省“头号”国有企业的规模,撑起了湖南钢铁产业的一片天。  博长控股则受益于体制灵活、成本控制有力,即便是在10年后的行业寒冬、国内绝大多数钢企步履维艰时,仍逆势而上、年年盈利,成为钢铁行业拥有独特竞争优势的代表。  2
开行业先河,“联姻”国际钢铁巨头登上国际舞台“与世界高手下棋”  仲春时节,记者来到位于娄底市经开区的华菱安塞乐米塔尔汽车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VAMA)。厂内花红柳绿,宛如一座生态公园。  宽敞明亮的车间,酸洗和冷连轧、混合连续退火、连续镀锌等3条现代化生产线,正在生产。生产用的原材料基板,从邻近的华菱涟钢源源不断运过来。  安塞乐米塔尔(以下简称“米塔尔”)将所持有的华菱钢铁股份悉数转让后,市场的聚光灯,以前所未有的亮度,打在了华菱集团与安塞乐米塔尔合资建设的高端汽车板项目上。  致力“做中国最好的汽车用钢企业”,这是VAMA成立之初放出的豪言。  VAMA志不在小,它要在中国汽车钢市场占据重要一席之地。  开拓、抢占钢材高端市场,这也是自2005年华菱“牵手”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米塔尔以来,孜孜以求的目标。  尽管已经过去10多年,省经信委原材料处调研员肖渊祥,提起华菱集团与米塔尔的“跨国联姻”,还兴致盎然。  那一年,华菱集团产钢量在国内排第八,位于全国钢铁产业第二方阵(500万至1000万吨产能)。  但危机正在向华菱逼近。东有宝钢、北有武钢、西有攀钢、南有韶钢和广钢,面临四面夹击的境地;而且行业“由盛转衰”已有蛛丝马迹。  引入国际钢铁巨头,融入国际市场,成为华菱集团规避风险、战略突围的关键之举。  双方正式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之前,2004年10月开始,华菱集团专门成立了4个小组考察米塔尔;米塔尔也派出30多人的工作组,进驻华菱管线,持续交流了1个多月。  最终,米塔尔以25.99亿元,获得了华菱管线37.17%股权,成为华菱管线第二大股东。华菱集团由此成为国内首家引入外资股东的钢铁公司,开启了“与世界高手下棋”的序幕。  “与米塔尔合作,让华菱分享了米塔尔先进的管理理念、职业化工作方法和国际化经营视野。”华菱集团副总经理阳向宏称,自此,华菱集团的发展眼光放得更远、视野更加开阔、战略布局更体现全球性。  如,为突破资源瓶颈,华菱集团将目光投向了国际铁矿石生产商,而且不满足于采购层面的合作。  2009年,华菱集团再次开行业先河,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入股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供应商FMG集团,成为国内首家与境外大型矿业公司战略合作的钢铁企业。  华菱集团以长期协议价,每年从FMG获得最多1000万吨的铁矿石资源,并且一度收获了丰厚的投资利润。  也正是在与米塔尔“牵手”的21世纪初,华菱集团统筹规划,旗下各家钢企差异化发展。  湘钢,打破几十年一贯制的线棒材生产格局,上马宽厚板工程,后逐渐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宽厚板生产基地,不少板材新产品填补国内空白。  涟钢,超薄板项目建成投产,确定了高端板材的发展方向。曾担任过涟钢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的刘继申称,“涟钢薄板不仅促进了全省钢铁产业升级换代,还刺激并带动了省内汽车、家电等相关产业的发展。”  衡钢,培育了油气用管、高压锅炉管、机械加工用管三大拳头产品。  2012年开始,米塔尔与华菱集团的合作重心转移到汽车板上。阳向宏称,双方合作内容聚焦米塔尔的核心产品和核心技术,这对提升华菱集团产品的技术含量,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  3
优质产品,优质服务“超级工程”“大国重器”,湖南钢企大显身手  3月底,随着珠海公路口岸完成验收,港珠澳大桥离通车又近了一步。  作为世界上最长的钢结构桥梁,港珠澳大桥主梁钢板用量达42万吨,相当于10座鸟巢或者60座埃菲尔铁塔重量。  这一全球超级工程,湘钢贡献了4万多吨桥梁钢。  “湘钢提供的钢板都是超宽的,板幅在4米以上,生产难度很大;而且各方面要求特别苛刻,钢板平整度和尺寸精度要求之高,前所未有。”湘钢五米宽厚板厂副厂长刘理称,大桥所用钢板中,较宽、较难生产的部分,都是湘钢出品。  除了湘钢,涟钢、衡钢也为港珠澳大桥提供了大量优质钢材。  涟钢3000吨低合金桥梁钢,用于港珠澳大桥桥梁护栏矩形管制作;另2万余吨低合金结构钢,在大桥施工中作为钢管桩使用。  衡钢流体管,被施工方指定采购,用于大桥拱北隧道建设。  华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曹志强介绍,近年,以高端市场为导向,华菱集团深度调整产品结构,致力从优钢向特钢转型升级,企业竞争实力大增。  湘钢,船用普通钢板产量占总产量的比例,从50%以上,降至2017年的20%以下。  涟钢,2017年高附加值品种钢比例高达65%。其高强度耐磨钢,彻底打破了某跨国公司对我国耐磨钢市场的长期垄断。  衡钢,身居国内海洋工程用管制造“第一梯队”;其HSM系列高强度起重机壁架管,结束了我国不能生产高强度起重机壁架管的历史……  “牙口好”的特钢,助力湖南钢企在高端钢材市场攻城略地,在“大国重器”打造、国内外“超级工程”建设中大显身手。  郑州煤矿机械集团制造的8.8米煤矿超大采高液压支架,创造了煤矿支护装备世界新高度。其核心部件外缸、中缸,由衡钢S890大口径高端无缝钢管制作而成,这是国内最大口径的液压支柱用管。  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项目——俄罗斯亚马尔LNG(液化天然气)项目,湘钢产品经受住了北极圈零下50摄氏度的考验。  世界最大的购物中心——卡塔尔购物中心、世界单套装置规模最大的煤制油项目——神华宁煤项目、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国内钻井环境最恶劣油田——塔里木油田、北京首都新机场、京沪高铁等“超级工程”,都有湖南钢企的精彩表现。  2017年10月31日,湖南先进钢铁材料产需合作对接会上,用钢单位向我省主要钢企订货超40万吨,合同金额达19亿元。所需钢材,大多属高端订制品种。  好产品,还要有好服务。  从制造商向制造服务商转型。为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华菱集团技术和服务团队,从客户产品设计环节便开始介入,生产过程更是精益求精,售后派出专家进行跟踪服务。超预期的服务,贯穿于客户产品设计、生产、销售、运输、使用全过程。华菱产品在全球市场所向披靡。  市场开拓,锐不可当;改革管理,“抓铁有痕”。湖南钢企抓住了行业发展向好的窗口期,乘势而上,盈利能力大幅度提升。  2017年,华菱集团销售收入跨过1000亿元大关,成为我省省属国企首家年销售收入过千亿的企业;营收、净利润等经济指标,均创历史新高;而且利润增幅居全国地方钢企第一。  今年年初,华菱集团吹响了进军世界500强的号角!  亲历者说  “一定要把主席家乡的钢厂建设好”  湘钢子弟、现综合管理部工作人员
胡佩生  我从小在湘钢长大,后又在湘钢工作,是典型的“钢二代”;湘钢现在还有不少“钢三代”。为支持钢铁事业发展,几代钢铁人奋斗不息。  湘钢建厂之初,我1岁半,随父母从祖国钢都辽宁鞍山来到湘潭。长大后听父亲说,来这里之前,大家并不清楚湘潭在哪里,只知道去那儿是为了支援毛主席家乡的钢铁工业建设,感到很光荣,都愿意放弃安稳生活,奔赴陌生的南方,去艰苦创业。  刚到湘潭时,我们一大家子人挤在湘江河畔二码头的仓库里,几个孩子都因为水土不服、条件艰苦而生病。母亲央求父亲跟领导反映一下,还是回鞍山。父亲不肯,称“咱们是来建设毛主席家乡的,哪能当逃兵!”母亲没办法,只好辞掉工作专职照顾家庭。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牺牲!  60年来,我见证了很多事关企业生死存亡的重点项目,湘钢人众志成城都拿了下来。1998年,受多种内外因素影响,湘钢陷于困境,有两个月没发出工资。为了对一条老旧棒材生产线进行技术改造,公司决定集资购买相关设备。全体员工踊跃响应,勒紧裤带,凑齐数千万元把设备买了回来。建成的新生产线,很快成为产品适销对路的“摇钱树”。后来,突破炼铁产量瓶颈的3号高炉中修、把普通线材生产线改造为高速线材等,每一项技改工程都是背水一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气概!  新世纪之初,湘钢向板材领域转型发展,通过多年努力,如今已经崛起为全球最大的宽厚板制造基地,许多超级工程都有湘钢板材的贡献。与此同时,湘钢每年斥巨资搞环保,守护城市“碧水蓝天”。如今,正在抓紧实施“蓝天保卫战3年行动计划”,将投入30亿元用于大气污染治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荣光与责任!  湘钢是毛主席家乡的钢厂,红色基因与生俱来。湘钢60年发展,几经沉浮,这种红色基因,赋予了湘钢人巨大的智慧、勇气和力量;“一定要把主席家乡的钢厂建设好”,几代湘钢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奋斗不息!  大事记  1958年  湘钢、涟钢、衡钢、冷钢等一批钢厂兴建,湖南钢铁产业发展起步。  1979年  湖南钢铁产业结束历史性亏损,盈利3854万元。  1985年  湖南钢产量首次突破100万吨,成为全国第12个年产百万吨钢的省份。  1991年  涟钢“双菱”牌热轧带肋钢筋获得国家银质奖(最高奖)。  1997年  经湖南省政府批准,湘钢、涟钢、衡钢
联合组建华菱集团,我省钢铁产业迈开跨越式发展步伐。  1999年  华菱管线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华菱钢铁”)在深交所上市,我省钢铁企业开启资本市场新征程。  2005年  华菱钢铁引入国际钢铁巨头米塔尔为战略投资者,这是中国钢铁行业对外资开放股权的第一例。  2006年  华菱集团钢产量突破1000万吨大关,跻身中国十大钢铁企业之列。  2009年  华菱集团成功入股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供应商FMG集团,是国内首家与境外大型矿业公司实现战略合作的钢铁企业。  2011年  华菱安赛乐米塔尔汽车板和电工钢项目开工建设,标志着我省钢铁产业开足马力开展精深加工,延伸产业链,提高附加值。  2017年  华菱钢铁终止与湖南财信金控的资产重组,致力做精做强钢铁主业;同年,我省粗钢产量突破2000万吨,华菱营收、利润皆创历史最优。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 1

8月1日,湖南华菱湘潭钢铁有限公司俯瞰。

图1 湘钢五米宽厚板生产线。

图2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要上”。创业时期的湘钢人。

8月5日,湘钢顺祥码头,一块块光滑平整的钢板在烈日下反射出耀眼光芒。这批正在装船的水电用钢板,即将发往巴基斯坦SK水电站建设工地。

湘江南来,到湘潭河口镇拐了一个180度的弯,留下一片三面环水的平坦开阔之地。上世纪50年代末,国家大力发展钢铁工业,湘潭进入国家布局。湘江边的这块土地,开始在我国钢铁产业版图上发光发亮。

61年不懈奋斗,61年烈火淬炼,曾经的稻田与荒地上,崛起一座大型现代化钢城,湘钢作为我国南方重要的精品钢材生产基地、全球规模最大的宽厚板生产企业,承载着中国制造的骄傲,挺起了湖湘工业的脊梁。

1、简陋厂房里捻制出第一根钢丝绳

“快点建”“倒着建”,钢绳车间提前4个月试生产,1年多时间湘钢产品便供销全国,满足国家建设迫切需要

清晨,85岁的梁广栋与老伴刘国娴,像往常一样来到湘潭市岳塘区百亩湖公园散步。晨曦下的树木、道路、楼房,如此熟悉,却又因这日新月异的发展而有些陌生。

梁广栋和老伴,见证了这片土地最初的荒芜与寂寞。

61年前,他们与其他怀揣强国梦想的工程技术人员、刚毕业的大学生、钢铁工人一道,从鞍钢、从祖国四面八方来到莲城湘潭,汇聚湘江之滨,立志在毛主席的家乡建设一座雄伟钢城。

毛主席说:一个粮食,一个钢铁,有了这两样东西,就什么都好办了!

1957年,冶金工业部确定钢铁工业建设“三大、五中、十八小”的战略布局。“三大”,指鞍钢、武钢、包钢三大钢铁基地;“五中”则是5个有发展前途,可以建设成50万吨-100万吨钢规模的中型钢厂,其中包括湘钢。

湘潭市郊雷公塘,因其临江、靠铁路、有电厂,地势平、土质硬、能承重,成为兴建钢厂的不二之选。

一开始,冶金工业部定厂名为“湖南钢铁厂”。1958年8月改名为湘潭钢铁公司。

“苦战三年,建好湖钢!”当时许多人都像梁广栋一样,“刚把行李搁下,便迫不及待地到现场找活儿干。”

湘钢的建设规模初定为60万吨钢,当时建一个这样规模的钢铁基地,约需3至5年时间。但,建设者们不信邪,工人们等不及。

“国家迫切需要钢铁产品,我们必须尽快建成投产!”使命在前,湘钢不仅要“快点建”,还史无前例地“倒着建”。

一家全流程的钢铁企业,包含焦化、烧结、炼铁、炼钢、轧制等多道工序。“倒着建”,就是先建能够直接出产品的金属制品和线材厂,后建炼铁厂、炼钢厂。

梁广栋回忆,每天干到深夜12时,第二天早上6时起床接着干;周末和休息日都没有,过春节放上半天假。南方夏天热,晚上睡不着就到水塘里洗洗,上来再睡;雨水多,那就“抢晴天、战雨天,毛风细雨当好天”,“记得有一个木工师傅,吃着饭就睡着了,筷子掉地上都不知道。”

这是一幅今天难以想象的场面——

车间房顶还没有盖上,四面围墙还没有砌完,电焊火花还在闪闪发光,但车间的机器却一台台安装好了。

1958年7月1日,金属制品厂钢绳车间在一片稻田上动工建设。当年11月,提前4个月试生产,使用外来盘条作为原料拉出钢丝,捻制出第一根直径18.5毫米、长度500米的钢丝绳。

1959年,湘钢建成具备当时世界先进水平的线材轧制厂、一座焦炉以及动力、加工修理等附属生产工程。

边基建,边生产。1960年,3559吨盘条、5738吨钢丝绳、1.4万余吨冶金焦炭,从湘钢供销全国各地,助力国家建设。为此,冶金工业部发来贺电,勉励湘钢全体职工。

2、从第一炉钢水到具备年产1200万吨钢综合生产能力

在改革淬火与市场洗礼中前行,中国南方精品钢材生产基地在崛起

湘钢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

1961年,全国基本建设战线大幅收缩,湘钢停止大规模施工建设。

1966年刚批准恢复建设,又遭到文化大革命冲击。

冶金工业部从武钢调集数百名人员支援湘钢建设。

“中国十大杰出工人”艾爱国,1969年从湖南煤炭学校毕业进了湘钢。他跟着师傅建设炼钢1号平炉。建好平炉,为出钢做最后准备。

“炼钢是件神圣的事情,大家抢着干,哪天没通知你去干活,心里好忐忑。”艾爱国回忆。

平炉竣工前,大家在车间呆了7天7夜,“找个地方靠着睡一会儿就起来。”装料吊是否到位、炉温是否控制好、钢水罐是否匹配等等,每一个环节都不容马虎。

1970年7月1日,炼钢1号平炉竣工投产。

第一炉钢水倾泻而下,艾爱国和同事激动地将安全帽、毛巾甚至工作服抛向空中。“当时的省委书记华国锋也来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艾爱国眼眶湿润。

湘钢技术改造马不停蹄:淘汰平炉上转炉,以高速线材取代普通线材,铁、钢产量稳步提升。

上世纪90年代,湘钢的金属制品产量占全国1/8,线材产量占1/10。钢丝和钢丝绳被誉为“江南一枝花”,钢丝绳荣获国家银质奖;线材出口一度居于全国钢厂首位。

1997年底,湘钢的钢产量突破100万吨,“那时候湘钢产品很俏,没有计划拿不到货。”

2001年,铁、钢产量双超200万吨。

2007年,铁、钢产量跨上500万吨新台阶。

2017年,具备年产1200万吨钢综合生产能力。湘钢,已成为我国南方重要的精品钢材生产基地。

但企业越来越大,积淀的“包袱”也越来越重。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彭韵和许多湘钢子弟一样,在湘钢医院出生,在湘钢从幼儿园读到高中,“人生的前18年都与湘钢密不可分。”

这些与生活相关的印记,对湘钢人来说,是美好的回忆;对市场搏击的企业来说,却难言轻松。

上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大潮涌动。湘钢抓住机遇,大刀阔斧推进改革。

对外,湘钢牵手涟钢、衡钢,1997年组建华菱集团;对内,逐步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理顺管理体制机制,激发发展活力。

2016年9月,湘钢水电分离移交工作全面完成,彻底卸下了建厂以来的沉重历史包袱,一身轻松闯市场。

3、一座大型现代化钢企巍然屹立

告别“傻大黑粗”,迎来“一键炼钢”,培育优质产能,频频亮相“超级工程”

酷暑,38摄氏度。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