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十九大已经胜利闭幕。这其中,历历在目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极不平凡五年”的精彩论述,对我们的启迪还很多,更促使我们去深入思考:过去几年做了什么,怎么做得更好,下一步怎么做。  10月21日,在党的十九大新闻中心举办的记者招待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强调,“结合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钢铁方面的去产能工作,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手段稳步向前推进。  截至目前,去过剩钢铁产能已经超过1.1亿吨,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何立峰的讲话是对当前去产能工作的肯定。钢铁行业去产能是去产能工作的重中之重,是钢铁行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实现脱困发展的必由之路。到如今,钢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近两年来,中国钢铁行业逐渐走出低迷,内生动力有效增强,改革成效显著。“  近两年来,中国压减的炼钢产能,相当于世界产能第二位日本全国的炼钢产能,比世界任何其他国家的炼钢产能都多。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专家李全功形象地概括了钢铁去产能的显著成果。  中国的钢铁去产能不到两年间取得举世瞩目的成果,也为世界钢铁市场回暖提供了重要支撑。“  中国去产能让全球钢企受益。  日前,世界钢协总干事巴松表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公布去产能目标的国家,并建议其他国家学习借鉴中国去产能的做法。巴松的感慨背后,反映的是近段时期以来,中国钢材价格合理回升,规范钢铁企业有效供给有序增长,合乎市场运行规律,大多数钢铁企业的经济效益继续好转,也让国际市场钢铁的供需重新呈现出健康有序之势。  砥砺前行,不忘初心。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林念修在2017年钢铁去产能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  2017年是钢铁去产能深化之年,也是攻坚之年,更是决胜之年。  ”作为国民经济重要的基础产业,钢铁行业不仅融入了时代发展,还担负着前行责任。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而要做到这一点,坚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实现供需动态平衡,更是不可或缺的。  “两只手”发力促钢铁结构性调整  谈到钢铁去产能,首先需要了解钢铁行业为什么要去产能。  钢铁行业在我国有特别重要的位置,当年曾经是“以钢为纲”,改革开放以后,我国钢铁行业在做大上有了很大的进展,满足了现代化建设对钢铁的需求,现在钢铁的表观消费量每年超过7亿吨。  “在发展过程中,也确实存在着一些过剩产能的问题。”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对此有着精准的判断,“目前我们整个钢铁的产能还是有相当的数量,我们要使供给与需求相匹配。”  从行业情况来看,受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影响,国内需求增速趋缓,一段时期以来,我国钢铁工业供过于求的矛盾日益凸显,行业利润大幅下滑,企业普遍经营困难。2015年,钢材价格创出有指数记录来的新低,加上钢铁企业财务成本普遍偏高,钢铁行业亏损面大幅扩大,  如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势必危及行业健康发展,甚至影响到民生改善和社会稳定大局。  “钢铁行业持续多年产能过剩带来的结果是恶性竞争,曾经一吨钢材的卖价还不如一吨白菜的价格。”党的十九大期间,许多代表热议起钢铁发展历程。与“一吨钢材的卖价还不如一吨白菜”现象同时存在的是,废钢铁熔化后进行浇铸成的“地条钢”充斥市场,这些“地条钢”产能一度挤占了正规钢铁企业的生存发展空间,造成“劣币驱逐良币”。  因此,2016年以来,各有关方面共同努力,强化工作举措,使钢铁去产能有了准确的施策之道,即  做好市场化+法制化的“两只手”施策。  “尽管超额完成了2016年钢铁去产能目标任务,但实际推进过程并不容易。”有关人士表示,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为此,成立了由23个政府部门和2个行业协会组成的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以保障各项工作有序扎实推进。  其次,进一步强化法治手段淘汰落后产能。2016年底,国务院常务会议处理江苏省新沂市华达钢铁公司违法生产“地条钢”事件后,部际联席会议根据会议精神,对排查取缔“地条钢”进行了全面部署。  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晓波认为,“地条钢”产能属于违规、不合法产能,扰乱了市场、污染了环境、带来了安全隐患。因此,当我国钢铁工业已从增量发展进入减量发展阶段,化解过剩产能、全面彻底取缔“地条钢”势在必行。这既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  在行业面临极大困境、企业大面积亏损的情况下,去年以来,国家有关部门顺势而为,积极开展淘汰落后产能、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清理和联合执法三个“专项行动”,以及取缔“地条钢”专项督查和抽查,并依法依规查处了河北安丰钢铁等一批违法违规钢铁建设项目,并向全社会通报,形成了有效遏制违法违规的强大声势,确保达不到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等标准和产业政策要求的钢铁产能依法依规退出。  与此同时,  “两只手”并用还体现在“僵尸企业”退出、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三大重点上,不同职能部门之间的齐心合力。  更重要的是,我国在继续推动钢铁去产能的过程中,逐渐找到了统筹处理好去产能和稳定市场供应关系的方法。在钢铁去产能任务超额完成的同时,更加注重保持市场供需基本平衡,避免市场价格出现大幅波动,为去产能创造更加宽松、稳定的市场环境。  钢铁去产能率先完成任务成效显著  2016年8月31日,这是一个让包钢人永远铭记的日子。这一天上午,在近200双眼睛的注视下,屹立了56年的2号高炉开始拆除。这让曾在2号高炉工作的“老炼铁”杜攀峰心里难以割舍。不过,他也最终释怀了,因为在国家、内蒙古自治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下,拆除环保不达标、设备相对落后的2号高炉势在必行。拆除2号高炉之后,杜攀峰和他的工友们先后有200多人被安排到其他岗位工作,有的去了新厂,有的在本单位转岗。虽然收入降了,但是他坦言自己年龄也大了,从事压力相对小一点的工作更适合自己,同时也能为年轻人的快速成长腾出岗位。“老炼铁”的这番话,代表了包钢广大干部职工的心声。  去产能难,不去产能更难。  钢铁去产能正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给行业脱胎换骨,让行业、企业在阵痛中真正走出一条富强健康之路。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钢铁去产能成效显著。2016年全年共压减6500万吨以上,超额完成2016年化解4500万吨粗钢产能的目标任务。2017年压减5000万吨左右的目标任务,到年底有望超过这个目标。2016年以来,全国已压减粗钢产能超过1.15亿吨。  随着钢铁低效产能和落后产能的退出,粗钢产能利用率大幅回升到75%以上,逐步向合理区间回归。2016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实现利润304亿元,同比扭亏增盈1083亿元,钢材综合价格指数由年初的56.4点上涨到99.5点,涨幅76.5%;2017年1~8月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919亿元,同比增加725亿元。  在钢铁行业逐步企稳的情况下,国家对“地条钢”打击力度空前。  今年3月,林念修在2017年钢铁去产能工作会议上斩钉截铁地下了“投名状”:“坚决淘汰钢铁落后产能、2017年上半年彻底取缔‘地条钢’。”截至2017年7月底,各地排查发现的“地条钢”产能已按照“四个彻底拆除”的要求取缔到位。通过近一年的“地条钢”集中整治,有效净化了市场环境,扭转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对建立行业公平竞争秩序起到了关键作用。  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司负责人介绍,“去产能并不是一帆风顺,通过中央抽查、地方自查等方式逐步推进钢铁产能真正退下去,地方、企业也从开始存在的一定排斥心理通过钢价上涨带来利润从而转变为支持大力去无效产能。”2015年曾对钢铁企业做过去产能摸底问卷调查:“当时企业基本不抱信心,通过努力,现在的企业态度完全改观。”  在去产能良好市场预期下,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加快。  兼并重组被认为是去产能的重要推手。河钢集团收购斯梅代雷沃钢厂,迈出国际化的坚实步伐;宝钢、武钢合并为中国宝武集团,实现了中国钢铁产业战略性的重组;马钢、太钢研发的时速350公里高速动车组轮、轴材料完成60万公里运行考核,奠定高铁轮轴国产化基础……这一系列结构性重组充满着远见卓识。  “在我国目前的发展态势下,钢铁行业的兼并重组是必然趋势,2016年的宝武合并成为我国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一个典范。”宝武集团武钢科技创新部副部长袁伟霞详细讲述了宝武合并后的重组合力。“宝武合并提高了我国钢铁行业的集中度,在当前钢铁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可以更好地凝聚力量、提高整个钢铁行业的竞争力,是打造钢铁强国具有战略意义的举措。”  企业有利润,行业有活力。  在钢铁去产能中经历过沉浮的钢铁企业也在进一步思考钢铁行业的未来发展。本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继壮认为,去产能决不是简单地做“减法”,不能仅仅理解为量上的增减。如果去掉了过剩产能后产品质量还停留在中低端,就失去了去产能的意义。因此,“我们不能把眼光仅仅集中在去除过剩产能上,还要把出发点放在优质产能的同步提升上,优进与劣退要同步进行。”陈继壮说。  在陈继壮看来,去除落后、低效产能,与提升优质产能利用率要同一个步调。只有让优质产能全面占领主流市场,不给低效产能休整复出的机会,才能保证去产能的连续性,才能真正提升有效供给质量,形成良性循环。“我们要找准突破点。一方面,要用需求侧的高标准倒逼供给侧的质量提升,引导钢铁产品向高端迈进,提升市场竞争力;另一方面,供给侧也要主动提升质量,促进钢铁行业的结构优化升级,创造新供给,满足新需求。”陈继壮说,“供需两侧只有同频共振,才能相得益彰。”  回顾去产能近两年来的成绩,不能不让人动容。  “世界奇迹。”巴松代表世界钢协向中国政府、中国钢协和中国钢企在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方面作出的努力表示感谢,去产能不仅使中国钢企受益,也让全球钢企受益。  中国钢铁产业在全球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面对钢铁产能过剩这一全球性问题,中国毫不回避、勇于担当、率先发力,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优越性,以全新的理念,科学的安排,有力的组织,周密的部署和高效的行动,在世界工业史上前所未有地实现以亿吨计的过剩钢铁产能稳定退出。此外,中国也提出并参与创建了G20钢铁产能过剩全球论坛,为全球化解钢铁产能过剩矛盾做出了积极而有效的努力。  落实、加强、继续“践行正确政绩观,谋大事议大事抓大事。”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协调司司长年勇对钢铁去产能工作感触尤深:我们在过去的一年里做了许多工作,最为艰难也最为复杂的工作莫过于钢铁去产能,我们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手段在协调推进钢铁行业实现脱困发展做出了实实在在的努力,钢铁行业的复苏和振兴就是最好的回馈。“目前,钢铁去产能已进入攻坚阶段,2016年任务全面完成,市场预期有所改善,钢铁行业运行稳中趋好,各方面对去产能的共识进一步增强。”  在2015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2016年2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国发20166号),对化解钢铁行业过剩产能进行了全面部署,确定了在近年来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的目标。  2016年底,国家有关部门派出专项督查组、验收抽查组,实地调研所有承担去产能任务的钢铁企业,指导和督促实施进度,确保了提前超额完成全年任务。总结宣传推广了杭钢、攀钢等企业在产能退出、职工安置、资产处置、转产转型等方面的有效做法和先进经验。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的年度目标。部际联席会议更加注重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方式,突出严格标准,加快落后和无法达标产能退出。同时,鼓励通过兼并重组压减过剩产能。  寒冬难熬,但曙光已现。  钢铁行业的一段困难时期和去产能以来取得的成效,充分展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行业经济的积极作用,就是从供给、生产端入手,通过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促进经济发展。因此,业内众多专家做出判断,中国钢铁市场已经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产量与销量完全取决于市场需求,企业会根据市场的需求来决定它的产量与销量。  从行业周期来看,以日本为例,在1982年产能达到顶峰后开始了长达20多年的去产能周期,比较明显的两个阶段为1982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1992年和1996~2006年,每个去产能阶段都伴随着产能利用率的提升。在行业完成产能出清后,供需恢复平衡。从美国近40年的钢铁产能周期来看,一次比较明显的去产能过程在1981~1990年之间。1981年前美国粗钢产能达到顶峰,随后由于需求萎缩导致产量下降,产能利用率大幅下行至50%以下,随后开始了一段长达9年的去产能过程,产能利用率攀升至1989年的接近90%水平。  由此可见,钢铁行业去产能是个较为漫长且期间反复较多的过程。对我国来说,能在短短两年间取得这么大的成绩委实不易。  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将沙钢近年来取得的成绩归功于“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定转型升级信心,做精做强钢铁主业”。他表示,“钢铁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未来仍将发挥重要作用。”

在1月中旬召开的2019理事(扩大)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于勇表示,经过3年的努力,全国化解钢铁过剩产能1.5亿吨,提前完成此前5年化解过剩产能1亿~1.5亿吨的上限目标。  “全行业必须认识到,如果不转变过去依靠规模扩张、高产超产的思路,仍有可能回到供大于求的老路上。”虽然已有的数据看起来很好,但于勇表示,钢企持续盈利的基础并不牢固,随着2018年11月钢材价格的大幅下跌,企业效益下滑,部分钢企主业处于盈亏平衡边缘。  “三去”取得了哪些实效  中钢协的数据显示,2018年前11个月,全国生产生铁、粗钢和钢材分别为7.08亿吨、8.57亿吨和10.13亿吨,同比分别增长2.44%、6.73%和8.3%。价格方面,前11个月钢材价格指数平均为116.52点,同比上涨9.86%。  不能否认,“三去一降一补”对钢铁行业的盈利能力影响很大。  从2015年底开始,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为重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拉开大幕。对于钢铁这样的行业来说,在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前的数年里,钢铁行业严重供大于求,无序竞争突出,市场价格持续下行,行业企业大面积亏损。到如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行以来,中国钢铁行业逐渐走出低迷,内生动力有效增强。那么,中国钢铁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哪些实质进展?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去产能方面,2016年实现化解过剩产能6500万吨。2017年继续化解炼钢产能5500万吨。2018年钢铁行业3000万吨去产能目标任务已完成,提前2年完成1.5亿吨去产能上限目标。依法取缔700多家“地条钢”企业,产能1.4亿吨。2018年前三季度,钢铁行业产能利用率78.1%,高于全国工业平均水平(76.6%),较2015年的67%左右大幅提升11.1个百分点。其中,三季度为78.7%,同比提升2.7%。在去杠杆方面,资产负债率持续下降。2018年9月,中钢协会员钢铁企业资产总额为47020.91亿元,环比升幅0.36%,同比升幅5.73%。负债总额31085.66亿元,环比下降0.11%,同比下降0.17%。负债率由2015年的70.1%持续下降,截至2018年10月份为65.6%。在增效益方面,盈利能力增强,行业效益明显好转。销售利润率7.59%,同比上升2.69个百分点(同期,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6.29%)。在去库存方面,主要钢铁企业库存下降,钢材价格合理回升。随着去产能的推进,低端钢铁产能不断压解,在对“地条钢”的取缔和打压下,钢铁行业的无序竞争得到有效控制,主要钢铁企业库存下降明显。2015年12月末,中钢协会员企业库存为1417.9万吨。2016年同期下降为1276.3万吨,同比下降9.99%。2017年同期下降到1192.7万吨,同比下降6.55%。2018年12月7日继续下降至797.77万吨。过剩产能被清除,库存下降,钢材价格呈现了合理回升的发展态势。2018年12月7日,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08.28点,较2015年12月末上升51.91点。在提高产业集中度方面,钢铁并购重组加速推进,行业集中度有所提升。2016年12月,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正式成立,开启了钢铁业新一轮兼并重组之路。沙钢对东北特钢的接盘重整,被视为钢铁业内兼并重组的另一典型案例。随着钢铁企业兼并重组加速推进,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改变近5年来一直下降的态势。2017年,我国前十大钢厂集中度从2015年的34%提高到37%。此外,2016年和2017年我国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企业个数不断减少,两年净减少1500余个规模以上企业。  改革为钢铁高质量发展解决了什么问题  总的来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中国钢铁高质量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统一了思想认识,明确了对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判断,坚定了壮士断腕去产能的决心。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前,关于钢铁产业是否产能过剩,产能过剩是全面过剩、绝对过剩,还是结构过剩、阶段性过剩,存在很多不同的认识。有些认为本地、本企业有优势有条件继续上项目做大产能,有些认为“钢铁产能过剩只是一个传说”,有些认为违法违规产能“存在就是合理的”,有些认为“产能过剩是正常现象”不必大惊小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推进实施,给以上错误的认识、行为画上了休止符,使方方面面的思想、目标和行动统一到中央正确的决策部署上。  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切实解决了困扰钢铁行业多年的“地条钢”问题。“地条钢”产品差、质量不稳定,存在极大的使用安全、生产安全隐患。“地条钢”企业经营不规范,严重扰乱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尽管“地条钢”早在20年前就被列为淘汰对象,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一问题长期以来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堂而皇之越做越大、愈演愈烈,甚至不少“地条钢”企业取得了生产许可证、披上了合法的外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推进实施,以雷霆万钧的力量查处了700多家涉及“地条钢的”企业,约1.4亿吨的产能已全部拆除、查封,有效净化了市场竞争环境。  三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实实在在压减了我国过剩的钢铁产能。钢铁行业在“十二五”期间淘汰落后炼钢产能9480万吨的基础上,2016~2017年累计退出粗钢产能超过1.2亿吨,2018年压减产能超过3000万吨,也即自《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发布以来,我国压减粗钢产能超过1.5亿吨(不含“地条钢”),已经超过整个“十三五”期间压减粗钢产能任务的上限目标。同时,粗钢产能利用率大幅上升,积极地朝着合理区间逐步回归。  四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解决全球钢铁过剩问题做出了中国贡献、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钢铁“去产能”,彰显了世界第一钢铁大国的担当,树立了负责任大国的国际形象。作为世界第一钢铁生产消费大国,中国钢铁产业在全球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面对钢铁产能过剩这一全球性的国际化问题,中国毫不回避、勇于承担、率先发力,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优越性,以全新的理念,统筹安排,卓越组织,周密部署和高效行动,在世界工业史上前所未有地促使以亿吨计的过剩钢铁产能稳步退出。同时,提出并参与创建了G20钢铁过剩产能全球论坛,为全球化解钢铁产能过剩矛盾做出了表率。2016年,全球粗钢产量16.285亿吨,产能利用率69.3%,中国压减过剩钢铁产能6500万吨以上,对提高全球钢铁产能利用率的贡献是1.9个百分点,而除中国以外其他地区的贡献是-2.3个百分点。2017年,全球粗钢产量16.912亿吨,产能利用率70.9%,中国压减过剩钢铁产能5000万吨以上,对提高全球钢铁产能利用率的贡献是1.5个百分点,而除中国外其他地区的贡献是-2.6个百分点。  五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钢铁企业树立了新发展理念,依靠创新驱动提升有效供给。河钢集团收购斯梅代雷沃钢厂,迈出了国际化的坚实步伐。宝钢、武钢合并为中国宝武集团,实现了中国钢铁产业破局性的重组,将对中国乃至世界钢铁竞争格局产生深远影响。马钢、太钢研发的时速350千米的高速动车组轮、轴材料完成了60万千米运行考核,奠定了高铁轮轴国产化基础。鞍钢打破了国内双相不锈钢板宽幅极限,实现我国核电关键设备与材料国产化、自主化。兴澄特钢250毫米厚度EH36钢板,成功应用于我国“海洋石油162”首座移动式试采平台,打破国外垄断。  六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力抑制了违法违规的新增钢铁产能项目。曾几何时,钢铁产业几度陷入项目越限越多、产能越关越大的怪圈,国家明文规定的钢铁产业政策、规划、标准和规范等,在一批又一批的违法违规钢铁项目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反而成为依法依规建设的钢铁项目的紧箍咒,两者的效率、效益孰优孰劣?高下立判,这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守法守规者痛、违法违规者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推进实施,有效关住了新增产能等违法违规项目进入钢铁产业的大门,真正管住了扩大产能的源头。  七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使钢铁行业效益大幅回升,市场信心显著增强。随着市场需求企稳以及钢铁产能的压减,钢铁行业经营状况持续改善,市场信心明显增强。2018年前三季度,我国钢铁行业主营业务收入5.66万亿元,同比增长14.0%,实现利润3587亿元,同比增长65.3%。  前途尚好
危机仍在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我国钢铁需求预测成果》显示,预计受建筑、能源、汽车等行业用钢需求下降影响,2019年我国钢材需求总量将小幅下滑。这是此轮钢铁行业在经历2016年、2017年、2018年连续3年上涨后首次进入收紧通道。  中钢协从下游需求方面的相关调研显示,国家针对基础设施补短板政策的出台,对铁路、公路、机场等领域建设提出了明确的要求,预计在积极财政政策的支持下,2019年基础设施投资有望从低谷回升至10%以上。具体来看,2019年到2020年间,铁路需求量保持在2600万吨左右,公路方面需求在2700万吨左右。  于勇表示,我国仍是全球最大的钢材消费市场,但是随着经济结构调整,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由投资转向消费,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新经济增长点对钢材需求强度明显减弱。  在此背景下,于勇指出,2019年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将从化解过剩产能转向防范已化解产能复产,从产能总量调整转向产能结构优化、布局调整和兼并重组。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