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产能进入下半场,钢铁行业中困难企业的结构调整也在密集展开。围绕重整和剥离,钢铁产业脱困发展再次进入加速时段。  
*ST重钢
10月11日晚间披露重整进展,公告显示,截至10月10日,管理人共接受1450家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额383.67亿元。  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其自身造血能力迟迟不见好转。2016年以来,钢铁行业迅速复苏,重庆钢铁经营状况却依然深陷泥潭,2016年年报显示其亏损46.9亿元。今年上半年重庆钢铁依然亏损9.98亿元。  作为一家亏损严重又负债累累的老牌钢铁企业,重庆钢铁步入破产重整阶段并不让人意外。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财务资产部主任陈玉千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重庆钢铁债务压力之所以巨大,一定程度上和早前重庆钢铁从银行贷款来完成老厂房搬迁和新厂房建设有关。巨大的财务压力加之前两年困难的行业环境,使得重庆钢铁走上了债务雪球越滚越大的道路。  早前,重庆钢铁曾经希望通过“钢铁换金融”的方式来实现脱困,但后来由于重庆钢铁背负巨大的债务压力而于2017年5月2日发布公告宣布终止。在“钢铁换金融”方案流产之后,重庆钢铁随即被重庆市第一人民法院裁定进入重整程序。而从目前来看,重庆钢铁的破产重整即将开始。  9月29日,重庆钢铁发布《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重整进展的公告》。根据公告,四源合基金与重庆战新基金因看好重庆钢铁司法重整后的发展前景,拟共同出资设立钢铁平台公司作为投资人参与重庆钢铁的破产重整。至此,四源合基金背后的宝武集团以及重庆渝富资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作为意向战略投资人浮出水面。  “由宝武钢铁牵头对重庆钢铁进行破产重整将会使得重庆钢铁起死回生,而借助长江的运输优势,分卡长江上、中、下游的重钢、武钢和宝钢将会形成新的协同优势”,参与破产重整之后,陈玉千十分看好未来宝武钢铁吸收合并重钢。  “对于当前合规产能合法,但是经营困难面临破产的企业进行兼并重组,就属于结构调整、提高产业集中度的范畴。”徐向春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徐向春看来,重庆钢铁的破产重整就属于此一范畴。  无独有偶,稍早前的2017年9月28日,北满特钢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依据《破产法》,采取“一次开会、分组表决、分别统计”的方式,一次性表决通过了东北特钢集团北满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齐齐哈尔北兴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齐齐哈尔北方锻钢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等3家公司(以下统一简称北满特钢)的重整计划草案,并于2017年10月10日获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至此,北满特钢破产重整顺利通过第二关,北京建龙重工集团旗下山西建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统一简称建龙集团)正式入主北满特钢,成为实际控制人并进入重整计划的执行阶段。  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重钢和北满特钢的重整,基本都属于企业债务按期偿还不了,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法院裁定重整的案例。  钢铁行业不同企业间的“加减法”正在结构调整大背景下密集展开。有些钢铁企业面临重整被吸收的命运,也有钢铁企业由于自身经营的问题面临被剥离的窘境。  10月9日,第一财经记者还从上海联交所获悉,上海新华钢铁有限公司(下称“新华钢铁”)90%股权及转让方3845万元相关债权被挂牌出让,挂牌价格3850万元。公开资料显示,位于上海市崇明的新华钢铁成立于1993年,主要经营范围包括废旧船舶的拆解业务及对拆解后的材料进行加工、修理和销售等。  近年来,新华钢铁的收入大幅缩水。据上海联交所,2015年起营业收入835万元,2016年萎缩至237.5万元,今年前八月营业收入为零。同时,其负债规模较大,所有者权益截至月底为-1783.53万元,显示其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此外,其盈利能力微弱,年度盈利仅数万元。  王国清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新华钢铁盈利能力薄弱,能够起死回生去偿还债务的能力很小。新华钢铁属于宝钢产业链服务企业,处理这样的企业属于宝武集团治僵脱困的一部分。  徐向春向第一财经记者补充道,钢铁产业脱困发展的第一步是去产能,目前去产能的目标已经基本实现。脱困的第二步就是进行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从这个角度来看,宝武钢铁剥离新华钢铁其实和建龙集团入主北满特钢以及重庆钢铁的破产重整一样,都属于钢铁行业结构性调整的范畴。  对于钢铁行业未来走向,国家发改委日前透露,未来将从大力推进企业兼并重组等六个方面采取措施。未来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统筹做好产能退出、职工安置、兼并重组、转型升级、供需平衡和稳定价格等重点工作。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随着钢铁市场持续复苏,业界期待已久的并购整合浪潮终于初现端倪。9月30日,*ST
重钢公告称,重钢管理人收到来函,四源合基金与重庆战新基金因看好重庆钢铁司法
重整后的发展前景,拟共同出资设立钢铁平台公司作为投资人参与重庆钢铁此次重整。  今年
7 月 3 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 出(2017)渝 01 破申 5
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重庆来去源商贸有限公
司提出的对重庆钢铁进行重整的
申请,并指定重庆钢铁清算组作为管理人。  四源合基金的背后是国内第一大钢铁企业宝武钢铁集团。今年4月,宝武集团等签署四源合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筹)框架协议,中国第一支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成立,总投
资规模设定为 400~800
亿元。通过入股西南大型钢铁企业重钢,宝武集团将其产业版图延伸至此前较少涉足的西南市场。  重庆战新基金则拥有重庆国资背景,系重庆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和重庆市国有企业发起设立的
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为重庆渝富资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重钢的前身是1890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铁厂,是当时亚洲与远东最早、最大、最先进的钢铁联合企业。1938年抗日战争时,汉阳铁厂西迁重庆。新中国成立后,重钢轧制出新中国第一根钢轨,成为我国重要的军工钢、品种钢研制、生产基地。  随着前期钢铁行业行业大幅下滑,地处西南内陆的重钢也步入亏损,但亏损额位居行业前列。2016年以来至今,钢铁行业迅速复苏,重钢去年仍然亏损46.9亿元,今年上半年继续亏损9.98亿元。  截至今年9
月 21 日,重钢管理人共接受 1443 家债权申报,申报 债权总金额为人民币
383.6亿元。经管理人审查,初步确定 1364 家债权,确定金额合计
353.5亿元,目前债权审查工作仍在进行。  长期以来,中国钢铁市场集中度都不高,虽然工信部、中钢协以及业界都在一直呼吁加大行业整合,但并购现象仍然较少。  于宝武钢铁及其前身宝钢集团而言,其是中国钢铁市场上为数不多的并购主力军之一,此前曾吞并八钢集团和韶钢集团,二者分别是新疆和广东两大区域的最大钢铁企业。  经历了2015年普遍巨亏的大幅挫伤,昔日颇有影响力的一些钢铁巨头倒下。随着行业在2016年以来迎来转机,并购契机开始出现。  2016年,宝钢集团对武钢集团实施战略重组,后者并入宝钢旗下成为子公司,宝钢也改名为宝武集团,这成为中国钢铁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并购案之一。  在发起四源合基金时,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明确表示,“通过市场化的方式、专业化的运作、全球化资源嫁接,助力中国钢铁行业去除过剩产能、出清僵尸企业、加快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实施混合所有制、推动新型国际产能合作,从而有效释放行业存量资产资源并优化高效配置。”  据报道,宝武集团总经理陈德荣近日表示,对于兼并重组,目前有几家标的物,主要为地方国有企业。“中国的兼并重组难度还很大,大量的钢企背后都有地方利益、银行债权处置等问题”,他坦言。  今年7月,沙钢股份宣布,公司接到实际控制人沈文荣先生的通知,其控制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拟作为主要投资人参与东北特钢的破产重整,预计在破产重整完成后将成为东北特钢第一大股东。  沈文荣是国内知名民营企业家,他掌舵的沙钢集团目前是我国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沈文荣也被称为“钢铁沙皇”,入主东北特钢标志着沈文荣的钢铁版图扩张至东北地区。  9月29日,北满特钢在官网发布消息,引入建龙集团重整北满特钢。  北满特钢前身为齐齐哈尔钢厂,始建于1952年,周总理亲切地誉为祖国的“掌上明珠”。在五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北满特钢曾荣获国家一级企业称号,是国家520户重点企业之一,列全国500家最大型企业的146位。  作为民营钢铁企业巨头,北京建龙来以一系列并购闻名于业界,其并购的成功案例即是收购原山西首富李兆会旗下的海鑫钢铁,但也曾遭遇“通钢事件”这样的重大挫折。  去年5月,建龙董事长张志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集团将力争在五年内实现钢铁产能翻番,即在2020年前,通过兼并重组,将钢铁产能从现有2300万吨,增加至5000万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