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近日,央企兼并重组再出重拳。随着中国轻工集团、中国工艺(集团)并入保利集团,国资委监管的央企数量由此前的101家降至99家。而据此前媒体透露的消息称,国资委正着手拟定关于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配套文件,央企规模未来可能缩减至80家左右。  随后2天,八一钢铁、三钢闽光先后发布了资产重组的公告,市场对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预期随之升温。加上国资委对“稳妥推进煤电、重型装备制造、钢铁等领域重组”的表态,这也被市场猜测,钢铁业的重组窗口是否会再次开启。  根据工信部提出,到2025年,前十家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比重不低于60%,形成3到5家全球范围内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集团。  数据显示,在过去的数年间,我国的钢铁行业集中度一直持续下滑,从2010年的48.6%下滑至十二五末的34.2%。
2016年,我国钢铁产量CR10产量合计28995万吨(按宝武集团计算),产业集中度为35.88%,较2015年上升1.68个百分点。尽管有所回升,但这个集中度水平依然处于较低水平。  事实上,如果将去年年末才完成兼并重组的宝武集团的产量分开计算的话,2016年我国钢铁前十名集中度较2015年还是要再下降0.1个百分点。  由此来看,我国钢铁行业如果在2025年前达到60%集中度的目标,仅仅依靠去产能肯定是不够的,兼并重组将是未来的必经之路。  然而从过去多年的情况来看,钢铁业兼并重组之路并不太顺利。从所有制来看,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受到投资主体和所有制不同等因素束缚,利益诉求不同,管理体制不一,自然难以携手。而哪怕是2家国有企业,也会出现中央与地方、地方与地方在财税和国资收益的分配方面存在矛盾,复杂的利益关系给资产重组造成了一定障碍。从地域特点来看,同一区域内的钢企重组的成功率要更大一些,而跨区域的两家钢铁企业,因为要背负各自地方的税收、就业等多种因素,想打破区域壁垒走在一起也是面临很多问题。除此之外,还需要大量的配套政策,解决后续的人员、财务、债务等等问题。这些在过去的几年都成为挡在钢铁企业兼并重组面前的难题。  而如今,这种状态正在被打破。宝武钢铁的成立是钢铁业兼并重组迈出的示范性的第一步,为后续行业整合积累了经验。与此同时,在推进国企改革的过程中,国家接连出台多项配套政策,解决国有企业尾大不掉的弊端,在人员安置、债务、财务等多方面做出了保障。国有改革在前,先解决自身内部问题,也为未来行业能够推进健康有效的兼并重组铺好道路。通过“三去一降一补”,恢复行业健康有序的运行,兼并重组才能实现真正的强强联手。

随着去产能的深入推进,钢铁行业脱困发展转型升级效果和积极影响不断显现。整个钢铁行业的集中度仍然分散,有待进一步兼并重组来改善。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兼并重组是钢企加强资源整合、化解过剩产能、调整优化结构的重要途径。短期来看,钢铁业重组新窗口尚未开启,不会出现大规模重组潮,但市场化的兼并重组、区域整合在稳步推进。  “大吃小”是重组主要方式  近日,政策层面频频释放出加快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信息。国资委改革局局长白英姿8月30日在国资委央企重组整合情况媒体通气会上表示,稳妥推进装备制造、电力、钢铁、航运、建材、旅游等领域企业重组,集中资源形成合力,减少无序竞争和同质化经营。  中钢协副秘书长王颖生日前在深圳举行的“2017(第六届)中国煤焦矿产业大会”上表示,兼并重组是钢铁行业下一步的重点任务,未来行业重组会逐步提高。  发改委网站也撰文称,钢铁行业下阶段重点工作之一是大力推动企业兼并重组。完善政策环境,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实施跨地区、跨所有制兼并重组。推动重点地区钢铁企业加快兼并重组,力争取得新的突破。  企业重组专家、安永合伙人顾智浩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钢铁产能较为分散,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实施兼并重组,一方面可以提高整个行业的经济效益,另一方面也能更好地落实环保要求。  顾智浩表示,“大吃小”是目前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主要方式,年产能500万吨左右钢厂的是第一轮并购对象,而年产能1000万吨及以上的钢厂将是第二轮,产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重组的目的在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减少内耗,促进企业转型升级,提高企业经济效益,同时不断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  2016年底出台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明确,到2020年钢铁行业的产业集中度达到60%。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中也指出,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钢产能要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钢铁集团中。  重组新窗口尚未开启  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重组合并已经完成,中国宝武钢铁集团2016年12月正式揭牌,资产总额近7300亿元,产钢规模将位居中国第一、全球第二,年营业收入将达3300亿元。  宝武钢合并之后,新一轮钢铁业兼并重组尚未开启。北京交通大学中国企业兼并重组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金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钢铁业产业政策的主题仍是去产能,而当前去产能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是环保限产。本轮环保政策执行的力度空前,再加上压缩产能的督查力度也前所未有,可以预期去产能会取得前所未有的成效。这在客观上降低了兼并重组政策在当下的重要性。  “西方历史上发生的大规模的钢铁业兼并重组,内在的一个经济逻辑是规模经济。但是现在的产业政策对总量扩张的控制非常严,很可能兼并重组之后马上就面临着落后产能的淘汰,相应产生设备处置和人员安置的包袱,可能效益难显现,但麻烦马上到,这种预期导致企业重组的动力不足。”张金鑫说。  8月31日,中物联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发布的8月份钢铁行业PMI指数为57.2%,较上月回升2.3个百分点,连续4个月处在50%以上的扩张区间。随着去产能的力度不断加大,钢铁行业的复苏愈发强劲,即便在传统淡季的8月份,也能交出不错的成绩单。  张金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研究发现,中国的产业重组在行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下更容易推进。而当行业盈利状况好转时,则阻力重重。原因在于,钢铁企业都不愿意被兼并,只有当难以为继时,才会接受被兼并的选项。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钢铁企业的盈利状况改善超乎预期,所以产业重组的最佳窗口期已经错过。只能等下一次产业经营的低潮期到来,才会迎来钢铁业兼并重组的高潮。  区域整合稳步推进  工信部曾表示,宝钢、武钢的合并,为钢铁行业兼并重组起到了示范作用,宝武钢铁集团深度整合的经验,将有利于完善企业实施兼并重组的政策环境。  去年11月,国务院国资委企业改组局局长李冰在2016年钢铁行业多元产业发展会议上称,依据供给侧改革和国企改革要求,国资委对钢铁央企的规划一是把专业化的钢铁央企做优、做强、做大,二是促使条件合适的钢铁央企做一些区域性的整合,三是让涉及钢铁业务但主业并非钢铁的央企,逐步退出钢铁业务板块。  此前中钢协副会长迟京东在媒体上表示,目前钢铁行业优化布局、兼并重组的工作还仅局限于个别企业,没有形成整体突破,宝武合并只是钢铁业重大结构调整的一个开始,接下来,区域性的重组整合将拉开帷幕。  顾智浩分析,区域性的整合一定会发生,东北地区、云贵川以及京津唐都是整合的热点区域,事实上区域性的兼并重组也一直在推进。  业内人士分析,随着东北特钢的债转股方案落地通过,东北地区钢企整合有望先行一步,且未来不排除仍由鞍钢实现东北地区的钢企大整合。但整合时间表可能比较长,很难在下半年见到大规模的整合潮。  李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鞍钢和本钢,首钢与河北钢铁都有很大可能参与新一轮钢企整合,但目前仍需要准备条件。  顾智浩认为,钢企兼并重组确实存在着很多难点。首先是人员安置问题,钢企自身的员工以及上下游产业链上的员工数量庞大,一旦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影响社会稳定。二是债务问题,很多钢企债务高企,破产重整会对大型国有银行和地方商业银行造成很大的冲击。三是关于重组、兼并、破产的法规法条还不够完善,很多要依靠法院法官自身的素质能力去处理,这也造成了一些案件的反复。  徐莉颖在媒体上表示,钢铁行业兼并重组面临很大的阻力,这和其他制造业不太一样。钢铁企业承担着当地税收、就业等责任,重组又涉及包括不同的企业性质、所有制、投资主体,以及地方政府间区域权益等问题。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