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是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攻坚年,也是钢铁企业去杠杆的重点年份。目前钢铁行业去杠杆任务完成的如何?存在哪些问题?都有什么建议?请各位嘉宾谈谈自己的看法。  嘉宾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
骆铁军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首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靳伟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秘书长
刘振江  ●华菱钢铁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曹慧泉  ●包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魏栓师  ●本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陈继壮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开展金融工作要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去杠杆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之一。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骆铁军指出,钢铁行业要利用好当前良好的行业发展形势,把去杠杆工作提到重要位置,坚持市场化法制化债转股,切实降低企业负债率。  去杠杆在行动  靳伟:上半年,钢铁企业参与去杠杆先行先试,与金融机构沟通协商,签署一批债转股协议。太钢与工商银行签署《债转股合作框架协议》,债转股规模不超过100亿元,首期已落实40亿元,既降低了整体杠杆率,又补充了资金储备。华菱集团与浦发银行共同成立基金置换部分债务,可降低资产负债率8个百分点。河钢与建设银行签署200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协议,与中国长城资产公司成立行业内首支规模为100亿元的产业转型升级主题基金。山钢与工商银行签署260亿元市场化债转股协议。包钢债转股工作也在稳步推进。  刘振江:3月份,钢协召开了钢铁行业“去杠杆、防风险、增效益”专题座谈培训会,在各行业中打响了推进去杠杆的第一枪。钢铁作为资产密集型行业,去杠杆压力比别的行业大,行业的资本结构必须得到优化调整。在这次会议上,钢协提出,用3年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5年的时间,力争将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降到60%以下。  靳伟:今年4月份,钢协和银监会一起在马鞍山召开了部分钢铁企业去杠杆座谈会,就企业优化贷款结构、处理金融债权债务、切实降低财务负担等方面进行了交流。  效果不突出  靳伟:坦率地讲,虽然上半年去杠杆工作取得一定进展,但是钢铁行业去杠杆效果不突出,需要进一步加快步伐。钢铁企业反映强烈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十分突出,全行业资产负债率仍然较高,企业财务负担仍然较重,去杠杆难度仍然很大。  刘振江:目前,已经有一些钢厂见到了成效,但多数企业还处在长贷与短贷比例结构的调整和难以摆脱的“名股实债”的问题之中。  曹慧泉:整体上,去杠杆的力度现在还没有达到去产能的力度,或者说还没有取得去产能这么明显的效果。  陈继壮:从目前进展来看,这一轮的市场化债转股也出现了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据悉,前不久,国内的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就和银行签了债转股协议,股息在6%左右。本钢现在跟各大银行谈的也是6%左右的水平,而现在一年期贷款的基准利率是4.35%。现在的债转股不是真正的债转股,而是“债转债”,相当于短债变成了长债。短债转长债后,利息反倒提高了。  有何建议?  靳伟:检验去杠杆的效果如何,一是要看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有没有降,企业融资环境有没有改善;二是要看企业的财务成本和财务负担有没有降。因此,钢协要继续加强与金融管理部门和金融机构的交流与沟通,及时通报企业去杠杆工作的进展情况,争取进一步支持,促进相关政策尽早落地;继续加大行业去杠杆工作经验总结和宣传推广力度,为企业去杠杆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钢铁企业也要积极主动与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进行沟通、协商,在切实降低企业杠杆率的同时,减轻企业财务负担,促进去杠杆工作取得实效。  刘振江:去杠杆工作比去产能矛盾层次更深,环境氛围还没有完全形成。去杠杆要在“积极稳妥”这4个字上着力,要主动作为。  曹慧泉:今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避免“脱实向虚”,大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这也是今年全国两会时,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出的一个重大决策,但是,落实下来我觉得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特别是需要政府监管部门协同行动。最好也能采取类似去产能这样的部际联席会议的方式。目前就去杠杆而言,更多的还是杠杆比较高的企业在主动对接银行,银行也受到很多限制,监管部门也在观望,并没有拿出很多的实质性措施。现在虽然讲市场化债转股,并且整体来看债转股协议签署的量很大,但真正实际落地的债转股项目有限。因此,去杠杆还需要多部门统筹考虑、综合设计、协调发力,才能取得一个比较好的实际效果。  魏栓师:在债转股的过程中,很多企业都出现了“名股实债”的问题,企业的融资利率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提高了。包钢的债转股方案与其他不一样。包钢通过两个上市公司,即北方稀土和包钢股份,把优质资源、资产进行了债转股,因此不存在“名股实债”的问题。  陈继壮:金融部门对钢铁企业采用“一刀切”的方式来收贷、压减授信额度似乎并不合理,对于优势产能和产品结构好的钢铁企业,金融部门还是应给予支持,不能一味地收贷,降低对钢企的授信额度。这样“一刀切”会影响好的钢铁企业释放优势产能,还会影响优质企业转型升级。  现行的《商业银行法》和国家推行的债转股在银行业来说是矛盾的,最后导致短债变长债。对于债权转股权,银行拿着《商业银行法》给否了,最后导致债转股走样了,出现“债转债”的变通模式。而且,股息提高后,企业的财务成本也增加了。这个问题必须靠顶层设计来解决,真正实施债转股。

在当前的高负债及资金链紧张的环境下,一些企业另辟蹊径纷纷实施债转股,然而被视为国有企业“救星”的债转股真正能够“落地”的却寥寥无几。  日前,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钢集团)与中国工商银行在北京签署了260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合作框架协议。据了解,此次协议主要合作模式是工行下属机构直接投放山钢集团成员单位,同时设立有限合作并表基金作为辅助,将山钢集团现有债务转化为投资股权,降低山钢集团的资产负债率近10%,方案实施期限大于等于5年,利率预计比同期债券成本低0.5-1个百分点。  据业内人士表示,协议里边提到的利率,是指有息债转股,虽然债转股为股权,但不分红,而是每年获得固定利息,也就是“明股实债”。对此,山西某钢铁企业财务负责人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债转股对推动整个钢铁行业来说是一次提升与发展,对化解产能、清理地条钢、环保督查都是一大利好。  不过,该负责人担忧,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是高负债率、再融资难、产品低端等一系列问题需要解决。  债转股“救稻草”  此次债转股虽说是“卷土重来”,但与之前相比效果如何还不好说。  早在1999年,我国就曾实施债转股,当时实施的主要目的是指将银行对企业的债权转换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企业的股权,简单来说就是银行将不良贷款转移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  业内人士表示,之前债转股的本意在于缓解银行所面临的不良贷款压力,而此轮债转股主要目的是降低企业杠杆率。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钢铁企业为了去杠杆而实施债转股是一个好办法。不过,钢铁企业资产负债率高也是具体政策能否有效实施所面临的一大难题。  数据显示,钢铁行业负债率高大约为60%-70%,远高于其他行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布的一季度钢铁行业运行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钢协会员企业资产负债率仍然高达69.97%。  从以上两组数据不难看出,当前钢铁企业债务“包袱”沉重。对此,不少钢铁企业为了解决债务问题,纷纷实施债转股以期企业财务各项费用得到有效下降。  分析师何杭生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钢铁企业债转股有利于缓解产能过剩行业债务负担重、偿债压力过大的局面。进而有效地解决现阶段下,银行银根紧缩,市场钱荒局面下又不得不落实资金进实业,给钢企贷款的尴尬局面。  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4月17日,我国商业银行债转股签约规模超过5000亿,实施企业主要集中于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的行业。  “相比国家供给侧改革政策,其实债转股的本质是去杠杆,而表象则是去产能。”怎么理解这句话呢?何杭生说,首先,简单来说,债转股就是把企业的债务转变为股权,通过形式转变,把原本高负债的企业在银行的金融杠杆无形当中减少了。  何杭生举例说,我们以企业资产抵押贷款1∶10来计算,假设山钢集团原本资产1000亿元,负债60%,通过工行260亿元的债转股,降低了10%的负债,那么其在银行的杠杆就降低了一半,而资产抵押则增加了一倍,那么去杠杆作用显著,最后再通过去产能减少投入,那么,企业好转就是时间问题了。  债转股缘何难落地?  债转股对于当前高负债率的钢企来说无疑是“救命稻草”。日前,有媒体报道称,中钢、武钢、太钢、马钢、安钢、酒钢、鞍钢、南钢、河钢九家国有钢铁企业于去年底至今年初陆续与相关银行签署了债转股协议,再加上刚刚签署协议的山钢集团,10家钢铁集团签署债转股协议总金额2000亿元。而在报道中也提及,中钢是本轮央企市场化债转股的第一例,也是真正落地实施的唯一一例。  2016年9日,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六家银行与中钢集团正式签署债务重组框架协议,对中钢本息总额600多亿元的债权进行整体重组,分为留债和可转债两部分,300多亿元留债,给予停息、减息等政策,另外300多亿元实施零息债转股,共减免利息负担130亿元左右。  “中钢是最先进行债转股的企业,因此其债转股实施和落地也较其他企业早一些。目前从国家政策来说,支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银行等类型实施机构对钢铁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但没有具体债转股的操作办法可以参考。”王国清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银行在持有债权时,利息收入是确定的,但是转成股权后银行的收益就变成了股息分红或股权退出时的投资收益。而债权尚可用房产、土地提供抵押,或者第三方提供担保,但转成股权后,这些保障措施不复存在,债权的清偿顺序先于股权,银行债转股后的回收不确定性更大。  王国清还认为,非上市股权的退出更难,流动性更差,银行的压力将增大。因此,除非有政策优惠或强制性指令,银行很难有合理的商业动机来做债转股,即使达成债转股协议,也多数是明股实债,这也是很多钢铁企业的债转股都没有落实下去的原因。  有数据显示,目前钢铁行业债务负担沉重的顽疾仍然没有明显减轻,并且受严控钢铁企业的贷款规模影响,许多钢铁企业面临着续贷困难和抽贷等问题,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没有有效缓解。  钢协常务副会长顾建国日前表示,钢铁企业去杠杆要有整体的设计,要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结合在一起,各典型钢铁企业应当根据行业的发展规划、企业的产品定位和区域定位,研究适合于企业实际情况的“一企一策”去杠杆方案,并在此基础上研究各钢铁企业去杠杆的实际工作措施和方法。  中国银监会法规部副主任张劲松透露,下一步,中国银监会将会同钢协在优化贷款结构、去杠杆及金融债权债务处置等方面进行研究部署。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