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行业去产能要“扶优”“去劣”两不误

时下,我国钢铁去产能取得突破性进展。在2016年全年化解过剩产能6500万吨的基础上,2017年截至5月底,全国共压减粗钢产能4239万吨,达到全年5000万吨目标任务的84.8%,全年超额完成任务已毫无悬念,可喜可贺。  然而,各地在钢铁去产能中,也出现了一些政策一刀切的走偏倾向,特别是“扶优”不足,“倒洗脚水把孩子也倒了”的做法,导致先进产能、优质企业和整体行业的发展面临风险,不利于钢铁行业的健康发展。科学执行去产能政策,“扶优”与“去劣”同步,去产能而不是去企业,成为摆在各级政府和钢企面前的紧迫课题。  钢铁去产能主要有哪些一刀切的倾向呢?  一是高炉“一刀切”导致优质产能面临被淘汰风险。  一些钢铁大省仍存在较重的压减任务,为完成去产能目标,这些省份淘汰落后产能的标准往往高于国家。如河北提出,2017年年底前淘汰450立方米及以下高炉、40吨及以下转炉,高于国家400立方米以下高炉和30吨及以下转炉的淘汰标准,不仅使省内一些先进产能面临被淘汰风险,也导致全国范围内化解产能不均衡,有些地方先进的产能“去”了,其他地方落后的产能还存在。  二是有保有控金融政策落实不到位,导致优质企业发展受阻。  钢企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由来已久。尽管今年多部门提出落实有保有控的金融政策,对产能过剩产业中有市场、有竞争力但暂遇困难的优质骨干企业,继续给予信贷支持。但在实际操作中,优质钢企受到银行系统严控产能过剩行业信贷规模的限制,资金紧张状况并无改善。如,近年来邢钢信贷规模平均收窄了13%,且放款拖延。这种不考虑企业资质,直接停贷、抽贷、限贷的“一刀切”做法,使优质企业发展受阻。  三是把电炉炼钢与“地条钢”混为一谈,使企业先进工艺装备造成损失。  国家规定依法彻底拆除生产“地条钢”用的中(工)频炉主体设备,中钢协明确铸造行业采用感应炉作为熔炼设备生产各类铸件产品,不在关停拆除之列。但一些地区主要用于铸造的中(工)频炉也被拆除,50吨以上的大容积高效节能型电炉也被淘汰。电炉炼钢可以循环利用废钢原料,缓解铁矿石进口依赖的局面,有利于我国循环经济的发展。而将电炉炼钢与“地条钢”等量齐观的做法,不仅对企业先进工艺装备造成损失,也对行业发展产生误导。  由此,笔者呼吁,钢铁去产能政策切切不能走偏。为科学有效地做好钢铁去产能工作,促进钢铁产业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要建立“扶优”与“去劣”同步进行的长效机制。在用市场化、法治化方式,建立以环保、能耗、技术、质量安和全等标准为主的综合评价体系,倒逼落后和无法达标的产能加快退出的同时,对于达标准、有市场、有竞争力的优质骨干企业,继续给予政策扶持,以提质增效。此外,充分利用国内废钢资源,在税收、电价等方面出台优惠政策,鼓励废钢循环利用,促进行业冶炼工艺转型升级和循环绿色经济的发展。  同时,要切实用好中央的奖补政策,对淘汰产能后的下岗职工,努力创造新的就业岗位,解决好职工安置问题。6月29日始,济钢将实施钢铁产线全线安全停产,共设置14条安置渠道,基本实现对人员的全覆盖。其做法值得借鉴。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 1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行一年半以来,钢铁行业去产能进展顺利,截至2017年5月底,全国共压减粗钢产能4239万吨,达到全年目标任务的八成以上。随着改革深入,国内钢材价格显著上涨、钢铁企业效益普遍好转,钢铁行业逐步走出低迷。但是在钢铁行业“去劣”的过程中,政策执行“一刀切”现象普遍存在,“扶优”不足导致先进产能、优质企业和整体行业的发展面临风险。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钢铁行业去产能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是政策执行层层加码叠加下的高炉“一刀切”做法,导致优质产能面临被淘汰风险。全国各省市去产能任务目标不同,一些省份早已完成“十三五”期间任务量,而河北、江苏等钢铁大省仍存在较重的压减任务。为完成去产能目标,这些省份淘汰落后产能的标准往往高于国家,例如《河北工业转型升级“十三五”规划》提出,2017年年底前淘汰450立方米及以下高炉、40吨及以下转炉,高于国家400立方米以下高炉和30吨及以下转炉的淘汰标准。以邢台钢铁责任有限公司
为例,该企业主要从事定制化特钢制造,拥有420立方米炼铁高炉,近10年来年产量维持在230万吨左右,产品质量处于国内领先地位,企业发展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从企业经营模式和年产规模看,其高炉大小符合经济生产原则,但属于河北省化解过剩产能范围。邢钢只能通过与研究机构推进产业联合,转型定位新材料研发基地的方式,将该高炉保留。政策执行层层加码下的高炉“一刀切”做法,不仅使省内一些先进产能面临被淘汰风险,也导致全国范围内化解产能不均衡,有些地方先进的产能“去”了,其他地方落后的产能还存在。二是有保有控金融政策落实不到位,导致优质企业发展受阻。钢铁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由来已久。早在2013年《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就明确提出,坚决遏制产能盲目扩张,对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实施有针对性的信贷指导政策,对未取得合法手续的建设项目,一律不得放贷、发债、上市融资。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严重,钢贸行业是不良贷款的重灾区,因此钢铁企业和钢贸商成为银行贷款重点审核对象,贷款难度也相应加大。同年,央行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钢铁行业由于利润微薄,所面临的贷款成本相应提高。尽管今年多部门提出落实有保有控的金融政策,央行也下发文件,提出对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产业中有市场、有竞争力但暂遇困难的优质骨干企业,继续给予信贷支持。但在实际操作中,优质钢铁企业受到银行系统严控产能过剩行业信贷规模的限制,资金紧张状况并无改善。例如,近年来邢钢信贷规模平均收窄了13%,且面临银行放款拖延的情况。这种不考虑企业资质,直接停贷、抽贷、限贷的“一刀切”做法,使优质企业发展受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