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召开企业调研工作交流会。与会代表一致认为,今年初以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的部署下,钢铁行业在去产能方面取得了积极的成果,行业运行情况向好。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推进,尤其是彻底取缔“地条钢”,对上半年市场竞争环境改善、钢材价格合理回升和企业效益转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钢铁行业还没有从根本上走出困境,化解过剩产能的过程中,仍有一些具体问题没有解决。钢协副秘书长王德春指出,下半年,钢铁企业仍要按照钢协理事会提出的“去产能、控产量、去杠杆、防风险、降成本、增效益”的方针,着重围绕去产能、去杠杆和促进行业平稳运行积极开展工作。  铲除“地条钢”要建立长效机制  近日,部分省份陆续公示了“地条钢”查处情况。从5月份专项督查的结果来看,绝大部分“地条钢”企业已按照“四个彻底”[彻底拆除中(工)频炉主体设备,彻底拆除变压器,彻底切割掉除尘罩,彻底拆除操作平台及轨道]的要求,完成了炉体、变压器等设施的彻底拆除。  铲除“地条钢”整顿了市场竞争环境,为促进行业实现脱困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得到了企业的充分肯定。据钢协统计,2017年1月~5月份,钢协会员企业利润总额为407.49亿元,超过2016年全年的利润总额。  展望下半年,大部分企业表达了对“地条钢”死灰复燃和“中转电”钢企陆续复产,再度扰乱市场秩序的担忧。一些企业担心,在利益的驱动下,一些“地条钢”生产企业虽然拆掉了中频炉、工频炉,但是,他们会不会马上又改建、新建电弧炉?一旦留下缺口,前期打击“地条钢”取得的成果将大打折扣,因此,各级政府应严加监管。  王德春指出,彻底清除“地条钢”是一项非常严肃的政治任务,是维护钢铁行业和企业利益的十分重要的工作。企业要充分发挥监督作用,积极配合国家相关部门,齐心合力把这件事干好,严防“地条钢”死灰复燃。  企业代表一致表示,铲除“地条钢”必须除恶务尽,应建立起监督核查的长效机制,一经核实,即刻彻底拆除相关生产设施;应明确直接管辖地政府的清理责任,彻底铲除“地条钢”的生存土壤。企业代表希望国家能够在已经取得的成绩上,继续坚决清理违法违规产能,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共同将去产能工作进行到底。  行业效益转好但仍未走出困境  上半年,钢铁行业虽有盈利,但仅仅是走出了发展中的低谷,还没有从根本上走出困境。1月~5月份,钢协会员企业销售利润率为2.84%,仍然远低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利润率水平。从企业上半年生产经营情况来看,钢铁行业仍面临着产能过剩、原燃材料成本高、无法完全满足下游用钢行业对钢材品质的要求等挑战。与会代表认为,当前钢铁行业主要面临以下4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去产能过程中的资产处置、债务剥离、人员分流安置等问题难解决。关停产线涉及资产的处置与核销问题,会造成企业资产损失。并且,产能关停后,企业的债务犹在。由于大部分钢铁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较高,债务剥离处置非常困难,人员分流安置的任务也较为繁重。对于这些具体问题,钢铁企业还需要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积极创新思路,有针对性地提出解决办法。  二是企业的融资环境依旧严峻,融资贵、融资难问题犹存。在金融机构授信要求变严、钢铁行业信贷资产质量评级被下调的背景下,银行严控钢企融资增量,企业融资成本上升。此外,企业在推进债转股的过程中,面临“名股实债”且成本较高等问题,不利于企业去杠杆工作的推进。  三是环保压力日益增大,限产对钢铁企业生产经营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对“2+26”城市行政区域内所有钢铁、燃煤锅炉排放的大气污染物执行特别排放限值,一些城市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环保限产导致企业产量下降,同时,“一刀切”环保施政使企业安全隐患增加,并给生产稳定运行带来了一系列困难。  四是税收及各种附加费用负担依然较重。例如,钢铁企业自发自用电量需要缴纳政府性基金和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费,影响了企业推进节能减排、提高二次能源利用水平的积极性。  在听取了企业提出的问题和建议后,王德春指出,虽然在去产能的过程中仍面临着很多具体的问题和困难,但上半年行业运行情况表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确实给钢铁行业健康发展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效果。钢铁企业要统一思想,坚定不移地推进化解过剩产能工作,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推动行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上半年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召开,会议强调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实现增效益  6月20日,上半年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常务副会长顾建国,副会长王利群、迟京东、屈秀丽,副秘书长王颖生、王德春、姜维等协会领导以及各部门主要负责人,与21家大中型钢铁企业领导面对面,交流上半年企业经济运行情况,以及供给侧改革、清除“地条钢”、去杠杆、降成本等政策落实情况和实施效果,研判未来行业走势。  “2017年,钢铁行业最关键的决定性战役,就是彻底清除‘地条钢’和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刘振江指出,“这两个方面是事关钢铁行业结构调整基础稳定的大问题,全行业和企业决不可掉以轻心。”  刘振江指出,下半年,钢铁企业要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增效益这两个主题开展工作,坚定去产能的步伐,严防“地条钢”死灰复燃,坚持控产量、稳价格,努力实现增效益,维护行业平稳运行。  一、必须彻底清除“地条钢”并严防死灰复燃  今年初以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钢铁行业去产能成效显著,市场形势和企业盈利状况有所好转。据钢协统计,1月-4月份,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325亿元,同比扭亏为盈。企业代表普遍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尤其是化解过剩产能和清除“地条钢”工作力度加大,对市场好转、钢价趋稳、企业效益改善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截至5月底,全国已压减粗钢产能4239万吨,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84.8%。“与2016年相比,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广度和深度都有了一个推进,去产能的同时,企业改革和管理也在创新。”刘振江说,“国家显然是把钢铁行业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和试点,我们要当好先行官。”  5月2日-26日,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组成8个督查组,赴各地开展取缔“地条钢”专项督查,正按照“四个彻底拆除”的要求将“地条钢”取缔到位。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下,“地条钢”的地方保护主义仍然严重。会上,有相当一部分企业表达了对“地条钢”死灰复燃的担忧,个别企业用电弧炉置换工频炉和中频炉产能、电弧炉企业“批小建大”等扩产能现象必须严格禁止。  对此,刘振江表示,上半年彻底清除“地条钢”和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这两个问题同等重要,如果其中一个问题解决不好,将后患无穷。“地条钢”难打,不在于找的“理由”,根源在于利益驱动。全行业和企业要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工作。  顾建国强调:“取缔‘地条钢’来不得反复,一反复就是洪水猛兽。希望大家站在钢铁行业转型升级、健康发展的高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坚持原则、实事求是、保持警觉。”  二、控产量、稳价格是行业平稳运行的关键  “2017年,我们必保的一件事情就是增效益。”刘振江说,“不能保证稳增效益,就保证不了行业稳增长,也保证不了改革。”  从参会企业的生产经营指标来看,1月-5月份,大多数企业均实现盈利,一些亏损大户实现了扭亏为盈。刘振江认为,上半年,多数企业的盈利情况好于预期,这难能可贵。但是,在行业整体盈利情况好转的大环境下,仍有部分企业错失了盈利的良机。这些企业需要反思,从自身找问题。  上半年,长材的盈利情况明显好于板材。从CSPI中国钢材(3148,86.00,2.81%)价格指数的走势来看,自2月下旬起至今,长材价格指数始终高于板材价格指数。5月末,国内市场长材价格比年初上涨了11.06%,而板材价格是下降了10.94%。  “板材价格低的根本问题在于供需关系。”顾建国说,“板材和长材的价格倒挂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这说明除了其他因素外,供需关系失衡是主要原因。”他表示,今年,板材的需求基本稳定,但供给量增加明显。据钢协统计,1月-5月份,中厚宽钢带和冷轧薄宽钢带产量分别同比增长12.9%和10.7%,远超全部钢材产量增速。如果板材产量继续增长,将对价格的回升产生制约。“板材的生产成本高于长材,但价格低于长材。这种情况如果下半年继续存在甚至延续到明年,将对行业的稳定运行造成较大影响,这是影响当前行业运行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顾建国说。  随着去产能、打击“地条钢”工作的持续推进,钢材价格持续回升,拉动产能释放加快,钢铁生产节奏偏快。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前五个月的粗钢日均产量均高于去年同期。其中,1月-2月份的粗钢日产量为218.25万吨,同比增长5.8%;3月份为232.26万吨,同比增长1.8%;4月份为242.59万吨,创历史最高水平,同比增长4.9%;5月份为233.10万吨,同比增长1.8%。  刘振江指出:“我们最担心的问题就是产量猛增。上半年,长材供大于求的矛盾缓解了,板材供大于求的矛盾又突出了。下半年,钢铁行业就是要‘求稳’,控产量、稳价格是保证行业平稳运行的关键。要实现增效益,还得按照市场需求以销定产、控制产量。”  三、融资环境成为难啃的“硬骨头”  从钢铁企业反映的情况看,融资成本高、债转股进展缓慢、环保限产压力大、人员分流安置困难、铁路运费优惠政策取消和公路运输治超造成企业物流成本上升、“三供一业”移交成本较高等问题较为突出。特别是在金融去杠杆和银行收紧贷款规模的大环境下,部分钢铁企业的融资成本明显上升,资金链较为紧张,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较突出;多数企业的债转股面临“名股实债”且成本较高等问题,整体工作进度偏慢,落地实施困难;部分企业去产能过程中的债务难以剥离处置,导致资产负债率无法降低。  对此,刘振江指出,“去杠杆”是未来一段时间钢铁行业难啃的一块“硬骨头”。目前,银监会对钢铁企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指导意见,然而没有具体的操作实施细则和具体负责的部门,但有几个大钢已经有了突破,随着“去杠杆”的深化,这项工作将逐步推进,钢铁企业要抓住机遇,积极研究政策、用好政策,调整债务结构,开展银企合作,为自身发展争取利益。  刘振江强调:“下半年,我们工作的总体思路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增效益‘两只手’都要抓,而且都要抓住。钢铁企业要围绕这两个主题安排好工作,处理好改革和生产经营的关系,解决好去产能过程中的一系列问题,坚持‘去产能、控产量、稳价格、保效益’,努力维护行业平稳运行。”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