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东北特钢重整投资人选部分浮出了水面。  7月7日,本钢板材(000761)发布公告,公司于7月7日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关于签订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公司破产重整之投资框架协议的议案》。公司拟以自有资金10.38亿元对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占重整后东北特钢注册资本的10%。本钢板材母公司本钢集团和东北特钢同属辽宁省地方国企。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本钢浮出水面之前,外界对东北特钢重整方最大的猜测对象是地处辽宁省的钢铁央企鞍钢。此前有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以辽宁省目前的状况来说,对东北特钢等省内国企难以施以援手,辽宁省或许会将省内钢铁国企全都
甩包袱
给鞍钢。”该人士所指的“省内钢铁国企”即包括本钢。  这也就意味着,东北特钢的重整或牵动鞍钢、本钢及东北特钢三家公司。另外,本钢和鞍钢的重组也传闻已久。2016年9月1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经济每月谈”上透露,继宝钢武钢在2016年6月正式启动兼并重组后,下一步的钢企重组将是鞍钢本钢重组的实质性推进。  东北特钢破产重整始于去年10月,在债务风波持续半年多并9度违约后正式进入破产重整。截至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东北特钢及下属子公司大连特钢、棒线材公司、北满特钢在重整范围之内,四大子公司中仅剩抚顺特钢尚未公布进入重整范围。  对于东北特钢的困境,辽宁省国资委及东北特钢重整管理人方面此前归因于2007年的整体搬迁。称在整体搬迁过程中,东北特钢投入了巨额资金进行大规模技术改造,所需资金绝大多数通过银行贷款、发行债券等方式筹集,致使东北特钢背负巨额金融债券,每年仅财务费用就高达30亿元。  而东北特钢能吸引重整意向投资人的或在于其技术实力及产品优势。一名业内分析师曾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目前,宝钢特钢、中信泰富、太钢、东北特钢,属于中国特钢领域的第一阵营。”而国家重大航空航天项目,如“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等,包括此前的国产大飞机C919、大型运输机运20等,都应用了东北特钢研制生产的高端特殊钢材料,堪称是国家的“御用特钢供应商”。  按照《企业破产法》规定,债务人或管理人应当自法院裁定重整之日起6个月内,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若有特殊情况及正当理由,可以再延期3个月。东北特钢于2016年10月10日正式被裁定进入破产重整,也就是说,东北特钢提交重整计划草案的最后期限就是此番延期后的7月10日。  目前,距离东北特钢重整计划草案最后出炉时间仅剩3天时间。而此前的4月10日、5月10日,东北特钢已两度延期提交重整计划草案。

1个月之前,中国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东北特钢延期提交了重整计划草案。法院裁定的延期提交期限到来之际,这家地处辽宁省的钢铁国企将由谁接盘,答案呼之欲出。  5月9日,东北特钢的一位债权人向澎湃新闻透露,“5月10日,按照计划应该会公布由鞍钢集团公司(下称“鞍钢”)接管东北特钢。”5月10日这个时间节点,正是法院此前裁定的东北特钢重整计划草案延期提交的截止期限。不过该债权人强调,中间是否还会有其他变数,不得而知。而据彭博社报道,鞍钢准备参与东北特殊钢的重组,占股比例预计为51%。并且,东北特钢未来考虑依靠抚顺特钢(600399)的平台整体上市。  东北特钢接盘方落地之际,债务处置方案成了随后的一个关注焦点。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东北特钢计划全额偿付50万元以下的债务,未来分期偿还50万元以上的有担保债权,超过50万元的无担保债权包括公募债券将进行债转股。  不过前述债券人对澎湃新闻表示,“目前债权人方面还没有看到相关的债务处置方案,希望鞍钢接管以后能给个说法。”据此前公开资料,东北特钢累计债券申报达700亿元。  关于东北特钢破产重整,目前的最新官方消息来自旗下上市公司抚顺特钢。  4月11日,抚顺特钢发布公告称,意向重整投资人为大型国有企业。但鉴于大型国有企业决策严谨、程序规范,重整投资方案的最终完成和提交尚需时间,故延期提交重整计划草案。抚顺特钢的公告中提到,法院裁定准予延期至5月10日。  截至目前,东北特钢进入破产重组已满7个月。2016年10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东北特钢及下属子公司大连特钢、棒线材公司进行重整。彼时,东北特钢债务风波已持续半年多,并9度违约,违约债务约58亿元。  鞍钢或将打包重组辽宁钢企  作为“共和国钢铁工业长子”,始建于1916年的鞍钢总部位于辽宁省鞍山市。随着武钢和宝钢的联合重组,目前钢铁央企仅剩鞍钢集团和宝武集团两家。  一定程度上,鞍钢的地位决定了其重组使命。一名业内资深人士曾对澎湃新闻表示,“以辽宁省目前的状况来说,对东北特钢等省内国企难以施以援手,辽宁省或许会将省内钢铁国企全都
甩包袱
给鞍钢”。  这也就意味着,除东北特钢之外,辽宁省内另一家钢铁国企本钢也或将纳入鞍钢旗下。而鞍本重组早在“宝武”重组之后就已有传闻。2016年9月1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经济每月谈”上透露,继宝钢武钢在2016年6月正式启动兼并重组后,下一步的钢企重组将是鞍钢本钢重组的实质性推进。  不过,鞍钢是否能承受“甩包袱”之重,目前来看并不乐观。一名钢铁分析师对澎湃新闻表示,“鞍钢重组东北特钢,应该是政府层面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就鞍钢本身来说,兴趣并不大,目前他自顾不暇。”  鞍钢近日在中国货币网披露的财务报表显示,鞍钢集团2016年利润总额为-93.75亿元。而过去的2016年,中国钢铁行业实际上已经呈现业绩整体好转的迹象。数据显示,2016年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盈利303.78亿元,而上年同期为亏损779.38亿元,利润增长超过1000亿元。  实际上,鞍钢的亏损已不是偶然。过去的2014年、2015年,鞍钢集团亏损额分别达到104.28亿元和107.48亿元。也就是说,近3年来,鞍钢集团累计亏损超300亿元。  鞍钢集团对巨亏给出了多项原因,包括原燃料价格快速上涨、矿价总体处于较低位、安置分流人员发生较大额度的费用、集团承担了较重的历史包袱和社会责任包袱等,其中安置分流人员费用就达到20.0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一轮的钢企兼并浪潮中,鞍钢已有重组先例。2010年5月,鞍山钢铁集团和攀钢集团联合重组成立鞍钢集团。这两家老国企的“拉郎配”组合,一度被钢铁界认为是兼并重组失败的典型案例之一。  此前的5月5日,攀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ST钒钛(000629)已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暂停上市。原因即是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2016年,已经被披星戴帽的*ST钒亏损59.88亿元。2014年至2016年,*ST钒钛3年累计亏损约120亿元。  10年前就有重组意向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一轮的兼并重组浪潮中,鞍钢和东北特钢就曾有过重组意向。  2009年初,国务院通过的《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明确提到,到2011年,中国将建成宝钢、鞍钢和武钢3个5000万吨级的特大型钢铁集团。其中,鞍钢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是,重组攀钢集团和东北特钢。  彼时,辽宁省发改委的一位官员还对媒体透露,“2008年,辽宁省就准备推动鞍钢与东北特钢之间的重组,整合的动机就是将省内的大型钢铁企业进行资源互补,提高集中度,提高竞争力。”  上述资源互补,其中一方面就包括东北特钢将助力鞍钢在特钢领域占有一席之位。就本轮的鞍钢、东北特钢的重组计划,前述业内资深人士就曾对澎湃新闻表示,“从特钢角度来说,鞍钢未来可以将特钢板整合成一家特钢公司。”据澎湃新闻了解,鞍钢旗下现有的特钢板块为长城特钢,长城特钢也是攀钢和鞍钢重整后鞍钢旗下唯一的特钢企业。  前述分析师也对澎湃新闻表示,“目前,宝钢特钢、中信泰富、太钢、东北特钢,属于中国特钢领域的第一阵营。”  此前新华社的报道显示,在去年法院裁定破产重整之前,已有多家有实力的央企、上市公司等企业来东北特钢集团考察,并表示出参与重整和投资的意向,有关业内人士对东北特钢集团未来重整前景表示乐观。  外界对东北特钢前景表示乐观在于其技术实力、产品优势在行业内居于前列,在国内特钢领域具有重要地位。国家重大航空航天项目,如“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等,包括此前的国产大飞机C919、大型运输机运20等,都应用了东北特钢研制生产的高端特殊钢材料,堪称是国家的“御用特钢供应商”。  据辽宁省国资委副主任、东北特钢重整管理人代表徐吉生介绍,东北特钢的债务高企始于2007年的整体搬迁。在整体搬迁过程中,东北特钢投入了巨额资金进行大规模技术改造,所需资金绝大多数通过银行贷款、发行债券等方式筹集,致使东北特钢背负巨额金融债券,每年仅财务费用就高达30亿元。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