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席卷钢铁全行业的寒冬正在远去,在钢铁行业回暖背景下,全国钢企开始进入分化格局。  行业运行稳中有升  今年上半年,钢铁企业受益于上游原材料价格下跌、下游需求拉动的双重影响,利润大幅攀升。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1月份至4月份,我国大中型钢企累计实现利润总额329.06亿元,超过2016年全年303.78亿元的盈利规模。  聚焦到企业本身,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显示,截至6月13日,已有12家上市钢企发布半年报预告,其中发布半年报预告的上市钢企中有75%将会出现盈利。  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钢企,沙钢集团旗下的上市钢企沙钢股份(002075.SZ)甚至因业绩抢眼遭深交所问询。  钢铁价格回升,钢材产量也维持高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5月我国粗钢产量7226万吨,同比增长1.8%;1-5月我国粗钢产量34683万吨,同比增长4.4%。  研究员徐莉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一吨螺纹钢利润甚至一度接近千元,钢企生产积极性极高。截至6月初,全国百家中小钢企高炉开工率再度接近90%。  有钢铁行业分析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已不能再沉浸在钢铁业亏损的老黄历中来审视整个钢铁行业。  落后产能、环保“硬约束”  第一财经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6月9日第五轮清除“地条钢”强化督查工作已正式启动,随着“630”大限将至,借助“地条钢”生存的落后钢企,将首先面临被淘汰命运。刨去“地条钢”等被清理整顿的落后钢企,事实上目前产能结构不错的钢铁企业也正面临环保监督“硬约束”。  来自石家庄的李冲(化名)向记者调侃道,石家庄的钢厂和焦化厂是对门,这让从小生活在焦化厂家属院的他,童年都是“灰色”的。而这种情况很快可能就会发生改变。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6月9日,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印发石家庄市重点工业行业结构调整提升规划(2017-2019年)的通知》,明确了石钢搬迁的时间表:推动石钢公司尽早完成退城搬迁,力争石钢环保搬迁项目2017年全面开工建设,2018年底前完成一期工程建设并推动市区主厂区停产。而之前,保定市召开全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动员大会。会议明确,9月底前,保定市将完成“散乱污”企业集中整治;年内钢铁产能全部退出。  毫无疑问,这些钢铁企业将会因为环保压力的提升而面临迁厂、限产等命运。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目前全国各地的钢铁企业也都在积极采购环保设备,但是成本投入将可能让现金流压力较大的钢企再次面临财务压力。  江苏省钢铁服务业协会会长陈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钢企采购环保设备的吨钢成本将会增加200—300元。而方大钢铁集团财务总监徐志新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很多钢铁企业的现金流可能要经受考验。  重组效应弱化  随着宝武合并带来的重组效应,从去年开始关于钢铁行业重组的呼声就一直不断。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存在于钢铁行业的重组有两类,第一类就是不同钢铁企业之间的重组,但是除宝武合并成为事实之外,盛传已久的河钢、首钢、鞍钢、本钢这些北方钢企的重组一直还停留在传闻层面。  中国钢铁版图一直呈现“北强南弱”格局,随着宝武重组落地,南方很难再有大体量钢企重组。而关于北方钢企重组,在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看来阻力较大,“北方重组一直较慢,我们也呈报了北方钢企重组的可行性研究,具体政策还要看看,”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会长赵喜子近日表示,从目前钢铁行业发展态势来看,民营钢铁企业兼并重组、联合重组是重点,民营钢铁企业兼并重组正当时。  不过有钢铁行业分析人士对此并不看好,“上轮重组并未解决集中度问题,反而衍生许多新问题,现在很多企业已认识到重组并不是脱困的救命稻草。”  另外一种重组方式就是处境艰难的钢企希望借助资本动作来脱困。  早前,“金融换钢铁”是重庆钢铁脱困的主导方针。去年6月,*ST重钢(601005.SH)启动资产重组,拟将公司目前所有资产全部置出,由控股股东重钢集团承接,实现钢铁业务全面剥离,再通过发行股票方式,将重庆市政府旗下的重庆渝富集团100%整体注入上市平台。可是在停牌大限来临前,公司于4月20日突然宣布,拟置入资产方案能否满足境内外两地监管要求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从而终止资产重组。  无独有偶,*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ST华菱(000932.SZ)也在6月14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公司控股股东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通知,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可能存在不确定性。  从去年的韶钢到今年的重庆钢铁和华菱钢铁,通过资产置换的方式置出钢铁资产的资本腾挪动作正面临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而其对于钢铁企业脱困的作用显然也正在弱化。  改制渐成趋势  负债压力大是钢企一大顽疾。随着山东钢铁集团5月25日与中国工商银行签署《债转股合作框架协议》,开展总规模为260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合作,至此,已有包括武钢、中钢、太钢等10家钢企参与实施了债转股。  目前来看,虽然债转股具体减负效果尚待时间验证,但股改正在钢铁行业持续发力已成趋势。  在国企改制大背景下,一些老牌钢企也在孕育“胎动”。  首钢官网6月9日发布消息称,首钢总公司由全民所有制企业整体改制为国有独资公司,企业名称由“首钢总公司”变更为“首钢集团有限公司”。  改制后,原“首钢总公司”的全部经营业务、业务合同、资产、债权债务、账面净资产等均由“首钢集团有限公司”承继。首钢将形成更符合现代企业制度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推进企业全面深化改革转型发展。  此外,在5月31日,两年前投资20亿成立欧冶云商的宝武钢铁集团,开始通过股权开放及员工持股来加速打造第三方钢铁电商平台生态圈。

紧随韶钢和重钢之后,早前已经获得有条件通过的*ST华菱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也在6月28日晚间戛然而止。  *ST华菱当晚发布公告称,“停牌期间,公司、交易对手方就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进行了多次协商,预计难以继续实施原重组方案,目前正在就终止实施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进行协商。”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这已经是自去年6月份以来,第三家因连续亏损而“披星戴帽”的上市钢企“钢铁换金融”重组方案终止的案例了。一再被否之后,“钢铁换金融”的钢企脱困道路显然走到了十字路口。  在去年,连续两年亏损的韶钢松山计划出售全部钢铁业务资产,并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宝钢集团下属金融业务资产。  作为A股上市公司,重庆钢铁的业务基本集中在钢铁行业。但是在2016年许多钢铁企业扭亏的时候,甚至连亏损多年的*ST韶钢都摘帽成功,以钢铁业为主业的重庆钢铁却仍然延续着亏损的命运。  3月31日,中国钢铁行业的“百年老店”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16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实现销售收入44.15亿元,净利润亏损46.86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100.29%。  负重前行多年之后,这些钢铁企业似乎去意已决。  但是对于重庆钢铁和华菱钢铁这样的老牌钢铁国企,资产剥离本就难做。方大钢铁集团财务总监徐志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多资产重,难舍难断”。而目前面临的现实就是这些钢铁企业的重组方案相继因为各种原因而被终止。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2016年的国企改革中,国企壳的主要处置方式是:将同一国资委控制下的未上市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置出产能过剩的亏损资产,从而实现转型。而其中大部分置入的资产均为大体量的金融类资产。华菱钢铁就属于典型的“亏损钢铁”置换“盈利的信托等金融资产”方案。  如果只是重大资产置换不需要证监会审核,假设原置出资产量大加以补少量的现金,就能置入较大的优质资产,不涉及发股票,特别适合产能过剩的重资产行业。  分析师王国清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证监会之前通过华菱钢铁的资产重组过会来说,应该对于金融资产注入的态度相对温和,但从去年韶钢注入金融资产终止来看,监管层对于钢铁企业注入金融资产的监管都较为严格,且因该类重组钢企钢铁资产涉及债务规模大,债权人众多,也难以在债务处置和重组方面达成一致。  此外有钢铁行业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钢铁换金融”即使重组成功,也只是上市公司这个壳保住了,但是钢铁资产钢铁的业务置换出去之后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一个变化和救助。  “由于面临退市风险,目前这两家企业剥离了部分不良资产,未来可能还会有其他优质资产注入,或者可能实施债转股之类的方式,使得企业债务压力有效缓解,能够在财务负担减轻的情况下扭亏为盈。”王国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不过,记者查询相关上市企业今年一季报时发现,今年钢铁行业形势不错,之前亏损的大部分实现盈利。韶钢松山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8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2.31亿元。华菱钢铁一季度净利润3.08亿元,同比增长137.78%。而重庆钢铁虽然一季度净亏损5.93亿元,但与去年同期亏损9.92亿元相比,亏损幅度有所降低。  分析师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华菱钢铁重组终止,但是现在不管是华菱还是整个钢铁行业,都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机遇,就是通过供给侧改革钢铁行业走出了寒冬,开始步入复苏的春天。未来钢铁行业和这些企业的前景依然可以谨慎看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