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前,全国的地条钢将依法彻底退出,随着清退大限临近,各地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而今年以来,辽宁、宁夏、云南、广东、内蒙古等地地条钢企业屡被曝光,整治力度越来越大。  本轮整治风暴能让地条钢彻底终结吗?  “取缔地条钢,百利无一害,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6月7日,监徐向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既可以有效地化解过剩产能,又能净化市场环境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不合理现象,还可以消除地条钢带给建筑安全的重大隐患。  事实上,在最近不到一年的时间,十几年不能解决的地条钢顽疾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地条钢之所以长期泛滥,除了地方保护的原因外,也有客观的原因,就是废钢供应比较充足,并且市场有广泛的钢材需求。”徐向春提醒说,“现在取缔地条钢后,废钢何去何从?市场需求如何去解决?如果不解决这两个问题,地条钢就难保日后不会死灰复燃。”  动真格的  取缔地条钢之战至今一晃便是18年。  据了解,最近这场取缔地条钢的战斗始于去年。2016年7月底,江苏华达钢铁有限公司(下称“华达”)违法违规生产销售地条钢被曝光后,这场轰轰烈烈整治地条钢的风暴便从江苏刮至全国各地。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过去数年间,地条钢的取缔因受复杂利益纠葛而屡禁不止,直到今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公布取缔地条钢的大限为今年6月30日,取缔力度被空前加大。  时间追溯至1999年12月,“地条钢”一词被国家经贸委(国家发改委的前身)表述为“生产地条钢或开口锭的工频炉”出现在“落后生产工艺装备”的名单中。2002年6月2日,国家经贸委把地条钢列入“落后产品”名单,淘汰期限为2002年7月1日。同年,国家经贸委对地条钢给出明确定义: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  记者梳理还发现,过去国家对地条钢的整治文件并不少:国家发改委等七部门于2004年6月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打击“地条钢”建筑用材非法生产销售行为的紧急通知》;2005年国家发改委发布《钢铁产业发展政策》,明确提出要加快淘汰并禁止新建中频感应炉等落后工艺技术装备;2011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被明令淘汰或立即淘汰。  然而,多年过后,地条钢仍是顽疾。据记者了解,原因一方面是地条钢生产者有利可图,销售一吨地条钢有数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净利润;另一方面,地方政府态度暧昧,甚至从中牟利。  直到2016年迎来了转折点。当年2月发布的《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中明确提出,“对生产地条钢的企业,要立即关停,拆除设备,并依法处罚。”2016年10月工信部印发《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再次细化明确全面取缔地条钢。2016年10月下旬国家发改委派出调研组,前往江苏等地摸底地条钢生产情况,随后各省开始整治;其中,江苏在10个地市发现地条钢企业63家,合计产能1233万吨,四川省发现了1500万吨地条钢产能。  进入2017年,取缔地条钢的节奏明显加快。1月初,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表态“要在今年6月30日前全面取缔地条钢”。3月27日召开的钢铁去产能工作会议为钢铁去产能设置“三条线”,其中第二条线便是彻底取缔地条钢。5月2日至5月25日,工信部、国土部等兵分九路,对已上报存在地条钢企业的29个省份进行督察,将严重滞后计划进度的通报批评。  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目前辽宁打掉了多家地条钢企业,化解产能4万余吨,山东、河北、湖南、湖北、广东、福建等地也公布取缔地条钢的最新进展。  疏堵有序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在此前的十余年时间里,像华达这样的地条钢企业频繁出现在各地。  “政府一打击,就赶紧停产佯装关几天,等检查过后再开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四川官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些小钢厂背后都隐藏着看不见的巨大利益,地方政府不仅获得数额惊人的税收,官员还会因此获得升迁。对此,“这些地条钢的老板们心知肚明”。  “地条钢的取缔需要做到疏堵有序,才能长治久安。”徐向春建议,有效利用废钢资源,就地生产,就近销售,满足当地市场需求,发展电炉炼钢填补地条钢也是钢铁产业发展的合理选择。  据徐向春介绍,取缔地条钢为发展电炉炼钢创造了两个有利条件:一是消除了废钢供应不足的疑虑,长期以来制约电炉炼钢发展主要瓶颈之一就是废钢供应不足,而地条钢的大规模、长期泛滥表明废钢的供应远远超出预期,目前取缔地条钢就可以腾出七八千万吨废钢的供应量,而且未来废钢供应会增长很快;其次,地条钢的退出,恰恰就为电炉炼钢发展腾出了原料和市场的空间。  需要注意的是,发展电炉炼钢会涉及到产能这一敏感的问题话题。目前的政策是严禁新增产能,因此,发展电炉炼钢应采取产能置换的方式,比如鼓励华北东北等环保压力大产能过剩严重地区产能主动退出,置换到华南、西南等钢材供应不足的地区。  这有前车之鉴。  《华夏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工信部曾出台文件,鼓励跨省进行产能交易,这样既可以调整产能的布局,发展电炉炼钢发展电炉短流程炼钢,同时又不增加新的产能,避免以发展电炉炼钢为由而导致新一轮的产能扩张。  “不过这一政策执行得并不好,各地都有自己的想法,导致工信部的政策执行时被打折。”工信部系统一位不愿具名官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是这一政策最好的执行期。  对此,徐向春表示,现实的问题是,在目前去产能的情况下,要避免新增产能。  “把短流程钢厂建设和产能置换紧密结合起来,这是需要认真解决对待的,防止出现借短流程钢厂为由出现新一轮的产能扩张。必须在控制总产能的前提下,进行产业布局的调整,进行长流程和短流程产能比重结构的调整。”徐向春说,电炉(短流程)炼钢既节约能源又减少排放,同时生产方式灵活,可以更好地适应市场的变化,是钢铁行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途径之一。  “目前,发展电炉(短流程)炼钢的时机已经成熟。”徐向春认为,现在应抓住时机,研究制定有关废钢回收流通、电炉炼钢优惠电价等配套的政策措施,以加大力度鼓励电炉短流程发展。“力求避免未来几年出现一方面大量进口铁矿石,采用高耗能高排放的高炉转炉工艺生产钢铁,而另一方面把低能耗低排放的优质的废钢原料大量出口到海外的不合理的现象。”

“别了,中频炉!别了,地条钢!”  6月30日,河北唐山一位民营钢厂人士写下了这样的话。这一天,也是国家发改委确定的彻底取缔“地条钢”的最后期限。  作为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的一项重要内容,“地条钢”整治上升为各地政府的政治任务。如今,终于取得初步效果。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截至6月30日,全国共取缔600多家“地条钢”企业,产能约1.2亿吨,这些企业已全部停产、断水断电。为了防止“地条钢”企业死灰复燃,相关部门将在7月、8月开展抽查验收工作。  随着国内“地条钢”企业的关停,另一边,废钢出口暴增。海关总署最新发布数据显示,5月当月,中国废钢出口总量为8.0345万吨,创下历史上单月出口纪录。而去年,中国废钢的出口量不过1045吨左右。  废钢作为可无限次循环使用的可再生资源,与用矿石生产钢铁的长流程工艺相比,废钢炼钢能够大幅度节能、节水,并减少废气、废水、废渣的排放。
就在废钢大量出口的同时,作为炼钢原料的5月铁矿石进口量达到9152万吨。  在“去产能”取得实质性效果之时,什么才是真正健康的发展路径,成为现实提出的新问题。  取缔“地条钢”
清旧账  7月4日,西安国际港务区经济发展局联合工商、质监、环保、综合执法、公安、街道企业办组成的联合执法检查组,对当地一家疑似“地条钢”企业进行检查。就在一天前,这家企业被群众举报,称存在疑似违法生产地条钢行为。  检查发现,这家企业的生产现场有大量金属屑、少量废旧钢材,但没有中频感应炉等生产“地条钢”设施,也未发现“地条钢”成品。随后检查组认定,这是一家废旧金属回收、切割的“散乱污”企业,并不是“地条钢”生产企业。  在全国取缔“地条钢”的背景下,各地地方政府简直“如履薄冰”——群众举报、立即检查。  6月20日,陕西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了举报电话,称为持续开展好打击取缔“地条钢”工作,经核实的举报,给予举报人最高10万元奖励。  “6月28日,我们发布了一个文件,要求各地对整治结果进行汇总。”陕西省发改委产业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最终的数据仍在汇总。  原国家经贸委对“地条钢”做出解释:所有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  “‘地条钢’的问题主要是环保和质量不达标。”何杭生表示,“地条钢”属于落后淘汰范畴,也没有进入各地统计的钢铁产能中,全国“地条钢”产能、产量到底是多少很难说清,所以整治“地条钢”更多是“清理历史旧账”。  尽管工信部曾提出,取缔“地条钢”产能不计入今年钢铁去产能任务,不享受中央奖补资金支持。但是随着各种措施倒逼“地条钢”退出市场,正规钢铁企业迎来了生机。  6月钢铁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为54.1%,仍处于快速扩张期间,生产指数为58.5%,触及一年多来的最高点。  截止到7月3日,上市钢企中已有12家发布了中报业绩预告,除了其中1家不确定业绩,1家减亏,1家略减,1家略增,1家续亏,其余7家显示为续盈和预增。以此计算的话,预喜的公司共有9家,占比75%。  但陕钢集团一位人士告诉记者,产能并不等同于产量,很多“地条钢”企业的产能利用率或许不高,所以取缔的1.2亿吨“地条钢”对市场的影响有待观察。  7月3日,工信部相关人士表示,在接下来的验收阶段,将对各地相关企业开展全面核查,如果违法违规行为属实,将对地方政府和企业进行双重问责,严防“地条钢”死灰复燃。  在今年3月份,工信部原副部长徐乐江曾提到,地方政府甚至还存在不检查,幻想借各种手段老保留的倾向。以河南范县某“地条钢”厂为例,该厂一年缴纳税款数百万元。  对此,徐乐江特别点名了河南、山东、安徽,要求各地要重点查处异地转移和死灰复燃现象。  废钢出口暴增  随着“地条钢”的清零,钢铁业内也在考量新的供求变化。一些机构也将此作为利好,认为钢铁行业的供给侧将收紧,钢铁价格有望继续上行。  但陕钢集团一位人士告诉记者,产能并不等同于产量,很多“地条钢”企业的产能利用率或许不高,所以取缔的1.2亿吨“地条钢”对市场的影响有待观察。  随着地条钢企业关停,国内大量废钢没有用武之地,“内销转出口”也成为废钢的一项出路。  海关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废钢出口量达1.54万吨,同比增长22倍,5月份再度猛增至8.03万吨。截至1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5月,废钢出口量总计达到9.74万吨。  “主要是国内价格跌了,而且国际上对废钢没有反倾销。”福建一位贸易商表示,年初一吨废钢价格在1200元,到5月降到600元左右。而现在国际市场的废钢价格在每吨250~270美元,所以即使加上关税,出口的价格仍比国内高。  此前,防止资源过度输出,国家对废钢实行严格的出口管理,出口关税高达40%。  徐向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废钢出口猛增的背后,提示中国的钢铁冶炼有必要考虑其结构性问题。  “中国废钢的利用水平远远低于世界的平均水平,电炉炼钢比例远远低于全世界25%的平均水平。”他说。  与用矿石、焦煤生产钢铁的长流程工艺相比,用废钢炼钢的短流程工艺,经业内测算,每利用一吨废钢可以节约综合能耗60%,减少CO、CO2、SO2等废气排放量86%,减少72%的废渣产生量,多用一吨废钢减少1.6吨CO2排放。  废钢利用率低,意味着现在钢企在钢铁生产中更多还是以铁矿石为原料。这样的后果是目前中国的铁矿石原材料对外依赖度达到了80%左右。  业内人士透露,
由于中国的钢铁企业以规模化量产为主,同时考虑炼钢的能源支出成本,主要还会选择以铁矿石为原材料的长流程冶炼。  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李树斌曾表示,电炉推不开的原因不外乎成本,电炉比转炉平均每吨高100元~200元。另一个方面,用废钢炼钢比用铁矿石炼铁再炼钢,原料成本每吨要高200元~300元,这使得企业使用废钢的积极性不高。  由于“去产能”任务紧迫,各地以量为纲采取拆除高炉、金融限制等措施,但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对于行业的长期转型升级有所疏忽。  如何在废钢产业不成熟,电力成本高企的情况下提高企业转向废钢为原料,已经成为摆在全行业面前的现实问题。  根据《钢铁产业调整政策》,到2025年中国炼钢的废钢比要达到30%,为实现这个目标,《废钢铁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中也提出,到2020年中国炼钢的废钢要达到20%。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