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收合并复牌上市后,我们制订了百日、三年行动计划进行整合,并设定阶段性目标,以发挥内部协同效应,从目前的进展看,整合的进度超出我的预期。”  自去年下半年披露合并意向后,宝钢和武钢两大钢铁集团的整合进展一直受市场和投资者关注,而在吸收合并后的新宝钢股份担任董事长的戴志浩,首次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  整合新模式  今年2月27日,宝钢钢股份吸收合并武钢股份复牌上市,意味着两大钢铁巨头的合并正式完成,而整合工作则刚刚开始。  “我们在内部成立了5个工作组,主要在研发、信息化、财务、采购、营销五方面实施全面的整合。”戴志浩告诉记者,希望打破以前合并重组母子公司的管理模式,摸索出跟之前整合方式不一样的新路。  戴志浩所说的“新路”,主要希望通过合并后的新宝钢旗下四个生产基地的协同实现。目前,新宝钢旗下主要拥有上海宝山、南京梅山、湛江东山和武汉青山四大生产基地,“原来各个基地都是各管各的,现在希望集中管理,生产不同的产品,但可以是同样的服务标准。”戴志浩透露。  这也是宝钢股份未来希望打造的核心能力之一。戴志浩告诉记者,目前宝钢的生产基地主要位于城市,城市钢厂的劣势是人工成本高,但也可能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变为“就近服务”的优势,比如机器代替人工,再比如将高炉的控制室集中,实现远程控制。  “未来我们关注的不是在哪里新增产能,而是成本下降,目前成本变革已经写入了公司的规划,并且每三年更新一次。”戴志浩透露,这也是宝钢未来希望打造的另一核心能力,其他核心能力还包括技术领先、服务先行以及智能制造。  最近,宝钢股份还发布了“创享改变生活”的新品牌口号,戴志浩称,希望能够通过五年的时间达到文化融合,“有共同的品牌口号也是文化融合的一种方式。”  对湛江钢铁今年盈利有信心  对宝钢和武钢来说,此时进行合并重组,正好赶上了市场的好时机。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一季度,随着经济的复苏和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的推进,钢铁企业的经营状况明显改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顾建国在周末透露,1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3月,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总额232.84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87亿元,而整个2016年会员企业的利润总额也只有304亿元。  “现在是结构性复苏,消费类为主的钢铁产品更好卖,比如汽车板等,从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一直供不应求。”戴志浩指出,宝武合并后,在国内汽车板市场的占有率已经超过了60%。  而同样生产消费类中高端钢铁产品的湛江钢铁,此前也是投资者质疑的重点——钢铁行业已经产能过剩,为什么宝钢股份还要耗巨资在湛江建新的钢铁项目?  如今,湛江钢铁一期规划已经投产,今年也将是其第一个完整的经营年度。“三年前投资时正好是市场低迷期,建设成本比同类项目低了20%,现在投产后主要满足两广等南方市场的需求,以及一带一路上新兴增长体市场。”戴志浩对湛江钢铁今年盈利有信心。  清理与混改并行  不过,今年以来持续的高利润也令钢厂复产的积极性明显提升,3月下旬的重点钢企粗钢日均产量已经达到2016年6月以来的旬度新高。  而随着钢铁产量的增长,钢材价格指数也在3月3日达到2013年以来的高点后一路下跌,整体产能过剩的中国钢铁行业依然没有逃出“涨价-盈利-复产-跌价-亏损”的怪圈。  多家钢厂管理层也对记者指出,在钢铁产能依然过剩的现阶段,任何价格的回升都只能是反弹,而无法真正有效地改变供求关系,也就谈不上“反转”。  除了国内市场,国外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也对钢铁出口带来隐患,最近美国就要求对全球出口到美国的钢铁产品进行调查,1~3月全国出口钢材同比下降25%,自2016年8月起,钢材单月出口量已经连续8个月同比下降。  在推进内部整合和降低成本的同时,宝钢集团也在全面清理旗下一些不盈利的企业。宝武钢铁集团总经理陈德荣就对记者透露,今年以来已经陆续关停了58家宝武钢铁集团旗下公司,主要是一些不符合集团整体战略、盈利又看不到前景的企业。  收缩的同时,研发和销售层面的投入则在加强。近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就发布了欧冶云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欧冶云商”)增资扩股项目,欧冶云商拟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入大型品牌钢厂、上下游业务合作伙伴等不超过8家战略投资者以及核心员工持股平台,宝钢股份和宝钢国际合计持股比例同比例稀释至不低于35.7%。  “2017年是央企改革年,改革力度超预期,欧冶云商引入战略投资者也是混改的举措之一。”戴志浩告诉记者。  2015年2月成立的欧冶云商,是宝钢依托互联网技术手段,打造的集交易、结算、物流仓储、加工配送、金融等功能于一体的钢铁生态服务体系,注册资本就达20亿元。目前已形成欧冶电商、物流、金融、材料、数据等5个交易及配套服务平台。  根据记者了解的最新数据,2016年,欧冶云商的综合交易量达到3876万吨,相比2015年的1018万吨翻了两番,其中钢材结算量1487万吨,同比增长67%,总交易量和同比增速均居行业第一。  “钢材电商平台除了提供交易,还可以为客户和供应商提供融资及理财等金融服务,未来在信息、电子商务以及上下游的资源积累打通后,还可以衍生出仓储、物流等全方位服务,从而形成更多的利润来源。”宝钢一位管理层对记者指出,“根据宝钢的规划,电商板块将围绕钢铁交易、工业品交易、互联网金融、制造业云商务四大方向快速发展,希望成为宝钢制造向服务转型的重要增长点。”

解构上市公司新动能  除了着力钢铁主业,宝钢股份也在推进相关产业布局。2017年半年报显示,除了钢铁制造,其还有加工配送、信息科技、电子商务、化工及金融等五大板块。  自去年12月1日中国宝武集团挂牌成立,到今年2月27日,宝钢集团旗下宝钢股份(600019.SH)吸收合并武钢集团旗下武钢股份(600005.SH)复牌上市,至今已经10月有余。双方的联姻,无疑是央企改革落地的重要观察样本。  整合10个月后,作为全球上市钢企中粗钢产量排名第三、汽车板产量排名第三、取向电工钢产量排名第一的“钢铁巨舰”,宝钢股份现状如何?  日前,宝钢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戴志浩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不仅回顾了宝武整合始末,介绍整合进展,也谈到宝钢股份钢铁产业之外的相关布局。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国资委来宣布消息的时候,我的反应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宝钢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戴志浩回顾去年6月的一幕,仍然感慨万千。  “我记得是一个上午,国资委专门通知我们15点以后开会。我们还在想集团开会,为什么要选15点以后”,戴志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后来才知道,整合涉及上市公司层面”。  “感觉两家可能要联合,没想到这么快,毕竟宝钢武钢都是大体量的钢铁企业,可能是以两家为主体分别牵头去兼并重组其他钢铁企业”,这是戴志浩认为的“意料之外”。  公开资料显示,排名国内第二的宝钢集团拥有超过5400亿元的总资产,年产能约4000万吨,而武钢集团是建国以来的首家钢铁企业,被称为钢铁业的“共和国长子”,总资产约2200亿元,产能1800多万吨。  双方合并后,中国宝武集团预计总资产超7000亿元,年产能达6000万吨,越过河北钢铁,成为中国第一大、全球第二大钢铁企业。  戴志浩认为“情理之中”则缘于两家公司产品的相似性,“我们都以碳钢扁平材料为主,原武钢60-70万吨的重轨生产是宝钢没有的,宝钢百万吨级的无缝钢管生产是武钢没有的,双方还可以取长补短”,戴志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同时,地处南方的两家钢铁企业也因为“文化和发展战略相近”有了新的整合思路。  早在2007年和2011年,宝钢集团分别重组新疆八一钢铁集团和广东韶钢集团,成为这两家地方国企的控股股东。“当时的主要做法是维持子公司,选派人员,给予资金和设备支持,管理收入分配,属于‘战略管控’模式”,戴志浩提道。  相比之下,这次的宝武重组则采用“运营管控”,更为集中化和规模化,“我们不是看着你游,而是选择直接下水和你一起游到对岸去”,戴志浩打了一个比方。  其指出,新的宝钢股份依托上海宝山、武汉青山、南京梅山和湛江东山四大生产基地,“由各基地负责生产制造,而研发、采购、销售、财务、投资等其他环节,将通过宝钢股份统一的信息化系统,全面覆盖武汉青山基地。”  半年报显示,2017年5月宝钢股份旗下武汉宝钢华中贸易有限公司收购原武钢股份旗下的武汉武钢钢材加工有限公司100%股权,承继其相应业务,同时,柳州宝钢汽车钢材部件有限公司收购柳州武钢钢材加工有限公司100%股权,承继其相应业务。  10月16日下午,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就此评价:“宝武重组是央企改革的范本,也是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试点,为了响应国家提出2025年钢铁行业集中度60%的目标。”  她认为,“目前来看,宝武重组的效果正逐步体现,比如宝钢股份的湛江港和武钢股份的防城港项目,原来都定位华南地区的中高端汽车、家电等钢铁业务,双方重组后,可以很大程度消除同质化竞争。”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宝钢湛江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盈利13.5亿元。  “现在整合进展顺利,甚至稍稍超出我的预期”,戴志浩介绍,在线系统切换从3月开始,正在积极推进。此外,
针对炼铁-炼钢-热轧-冷轧的四个钢铁生产环节,宝钢股份还成立了技术管理推进委员会,由公司行政领导担任一把手,技术负责人担任二把手,定期召开会议探讨工艺升级。  拓展相关产业布局  除了着力钢铁主业,宝钢股份也在推进相关产业布局。  2017年半年报显示,除了钢铁制造,其还有加工配送、信息科技、电子商务、化工及金融等五大板块。  9月18日晚间,宝钢股份以一则公告宣布拟以45.95亿元对价收购澳新银行持有的上海农商行10%股权,相关议案已获董事会批准。  根据上海农商行2016年年报,澳新银行为其最大股东,持股20%,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分别持有10%、7%的股份,位列二三位。  若上述交易完成,宝钢股份将与上海市国资、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中远海运集团并列成为上海农商行单一大股东。  在此之前,原宝钢集团旗下金融业务以华宝投资有限公司为主要平台。  曾任华宝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戴志浩指出,“分红、保持增长,降低杠杆率是宝钢股份一贯的发展思路”,投资上海农商行“一方面是看好国内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下基调,我们认为金融资产尤其是银行资产的风险已经充分体现,开始进入价值投资阶段,另一方面,利用宝钢股份强大的自由现金流,适度投资非钢领域,一定程度上对冲钢铁行业的强周期风险”。  他指出,“公司管理层希望宝武重组后的负债率降到50%左右”,2017年半年报显示,宝钢股份上半年负债率为54.47%,而2016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平均负债率为69.6%。  同时,宝钢股份在两年前投资20亿成立的欧冶云商,开始通过股权开放及员工持股来加速打造第三方钢铁电商平台。  8月1日公告显示,北京首钢基金有限公司、本钢集团有限公司、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普洛斯投资(上海)有限公司、北京建信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和三井物产株式会社等6家战投者,通过增资扩股加入欧冶云商,募资超过10亿元。  戴志浩举例提道,“我们的制造系统和上海通用的汽车销售系统是打通的,整个生产由上海通用的销售订单拉动,以销定产,这是针对大客户的情况,那小客户怎么办?我们就可以通过欧冶云商这个平台,将原本一个个孤岛式的钢铁公司联结起来,把钢铁制造的局部优势交给其他企业。”  他指出,欧冶云商引入战投者“是战略性的变化”,目的在于将欧冶云商打造成开放性交易平台,尽可能淡化宝武的色彩,进一步打造其第三方平台的形象。  值得一提的是,宝钢股份126名核心骨干员工也参与此次增资扩股,通过员工持股平台上海欧玑认购5%股权,欧冶云商也是国资委首批十家央企员工持股试点企业之一。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