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记者从3月27日的中国国家钢铁去产能工作会议上获悉,宝武钢铁相关人士建议在钢铁去产能过程中,参考职工安置的方法来制定资产处置办法。  宝武钢铁认为,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涉及到资产的账面净值很高,预计处置后的资产损失较大。“集团公司已经封存的资产大部分不可能实现国际化转移,拆除可用的资产价值非常有限,这将直接导致资产流失,用减值准备的方法企业负担很重,对当期使用有很大影响,而且处置时间会很长。”宝武钢铁相关人士说。  宝武钢铁建议参考制定安置职工的办法,制定化解过剩产能专项资产账务处置办法,并且去产能涉及的资产处置损失不纳入经济绩效评价。  代表中国钢铁企业利益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称,妥善安置职工是钢铁去产能工作的重中之重。  2016年,中国钢铁去产能涉及到20万人安置。中钢协称,宝武钢铁、杭钢等企业各自制定了12种以上的分流安置渠道,  基本保证了职工转岗不下岗、转业不失业。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根据《化解过剩产能责任书》,宝武集团主动退出产能共设计分流安置人员预计达7万人。  不过宝武钢铁认为,产业链上下游配套的产业单位以及为钢铁主业保产服务的集体企业由于完全依附于钢铁主业生存,需分流的人员技能相对单一,难以迅速转岗。宝武钢铁与会的相关人士称,建议通过增加专项奖补资金,为化解过剩产能减员分流提供资金支持。  此外,宝武钢铁认为由于集团内钢铁产业人员向多元产业转岗,多元产业也需要优化人力资源,形成减员分流,建议奖补资金的使用范围不局限于钢铁和涉钢企业,只要确实用于去产能人员安置,应当允许在集团内调剂使用。  在涉及债务重组上,宝武钢铁称,在去产能过程中,关停拆除的一些装备,关联到后续产线停止生产,产量大幅下降,对全公司而言,承接债务的产协规模效益下降,因此希望在化解产能过剩涉及的企业债务处置方面能出台相关政策,并协调银行及债权人制定支持细则,切实减轻企业由于去产能所加重的债务负担,真正实现脱困发展。  2016年全年退出的超过6500万吨钢铁产能中,中钢协会员退出钢铁产能4900万吨,占6500万吨总目标量的75%。  2016年中国钢铁行业实际完成的退出6500万吨比预计的4500万吨超额2000万吨。  根据中钢协的数据,央企完成1020万吨,地方国企1600万吨,合计超过40%。宝武钢铁关停了2500立方米的高炉、拆除1800立方米的高炉,天津天钢集团关停110吨的电炉。  2016年,中国的粗钢产量为8.1亿吨,同比增长1.6%,于2014年的8.6亿吨相比有所回落;国内粗钢消费7.1亿吨,同比增长1.3%,2013年最高时达7.8亿吨。  钢价回升使得行业经济效益出现好转。  2016年,中钢协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总额超过300亿,2015年则亏损800亿,资产负债率由2015年的70.6%下降到69.6%。  今年前两月,钢协会员企业实现利润128亿,利润率达到1.41%,而去年同期亏损126亿。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钢铁,这个曾经为中国经济作出过巨大贡献的行业,也是国有企业的阵地。如今在产业转型升级的背景下,2015年开始出现了全行业亏损,并成为供给侧改革五大任务之一的去产能重点行业。5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调研武汉钢铁集团,即一再强调去产能,并拍板“武钢要把化解过剩产能作为一个重点来抓,要做成范例”。然而十分尴尬的是,产能过剩的同时,我国高端钢的市场缺口仍然很大,大量还靠进口。因此,钢铁行业需要创新,走高科技之路,也被李克强所强调。钢企集体亏损钢铁行业是有名的国企阵地,然而曾经的铁饭碗,在经济转型当下,已岌岌可危。“2015年,我国粗钢产能近三成闲置,有的企业资金链已经断裂,仍然退不出去,一些亏损企业银行不让破产,还有的地方政府不让破产,这已不仅是经济问题,而成了社会问题的一部分。”马钢股份总经理钱海帆对《第一财经日报》称。根据马钢股份公布的2015年年报,公司亏损48亿元,这在钢铁行业并不是特例。2015年的A股上市公司中,钢铁行业是亏损的重灾区,包括武钢、鞍钢、马钢在内的多家钢铁龙头都出现了巨亏。钢价2015年的持续走低,是导致业绩不佳的主要原因。统计显示,2015年的钢材均价从年初的接近3200元/吨,跌到年底的2200元/吨,大幅下跌了1000元/吨。与之相对的是,在过去的一年,大多数钢铁企业都在通过尽力关停生产线或者降成本来缓解经营的压力。比如马钢股份在2015年的营业成本为455亿元,同比下降了18.54%,但由于钢铁价格的下跌幅度更大,依然难以扭转业绩巨亏的命运。中钢协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重点钢铁企业的利润总额亏损645.34亿元,上年则为盈利
225.89亿元,2015年首次出现年度全行业亏损局面,会员企业的亏损面高达50.5%,超过一半的企业陷入亏损,其中8~12月月度亏损均超过或接
近100亿元。如武钢股份2015年度生产铁1515.5万吨、钢1539.6万吨、材1434.0万吨。实现营业收入583.38亿元,同比下降
41.29%,净利润则亏损75.15亿元。钢企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负债率过高。“大多数钢铁企业还面临负债率过高,银行限贷、社会负担过重,难以退出市场等困境。”钱海帆称。武钢集团副总经理邹继新亦称,公司资产负债率达70%左右,经营实体普遍效益不好,偿债压力大,减人、减债还任重道远。统计显示,目前我国钢铁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普遍维持在高位,2015年重点钢铁企业资产负债率为70.1%,首次超过70%,部分中小企业负债率更高,这也是导致部分钢铁企业停产的主要原因,而现在钢铁业也成了银行限贷、惜贷的行业。对于债务问题,李克强在调研武钢期间即要求国家发改委专门派人到武钢具体研究,商量采用什么方式降低杠杆率,让债务能够有所缓解,降低企业财务成本。之所以说钢企困境是社会问题,主要涉及人员安置。李克强在武钢座谈会上开门见山地问道,武钢有什么困难?需要国家支持什么?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重点谈了两大问题:富余人员多、债务重。来自武钢集团的官方统计显示,经过近5个月的努力,武钢集团已完成1.4万名员工的分流安置工作。但从人均1000吨钢产量等指标来看,武钢仍存在劳动生产力低、人工成本高的问题。马国强此前称,对于“去产能”过程中产生的富余人员,坚持“多余人员转岗不下岗、转业不失业”
的安置原则。主要分流途径有:距法定退休年龄五年之内的,如果这个员工没有工作能力或者没有工作愿望,可以离开岗位等待退休;开展业务回归内部转岗、发展
非钢产业来消纳部分职工;与地方政府、其他用工企业进行对接,组织劳务输出,为职工寻找新岗位等;鼓励员工自主创业,各单位亦可结合自身特点和员工技能水
平,开展多渠道安置分流员工。对于企业富余人员如何有效安置,李克强也在会上对国资委负责人说,要把武钢作为一个重点来抓。强调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要保证企业多余人员转岗不下岗、转业不失业,确有困难的人员社保要兜底。产能过剩之忧钢企集体出现亏损、财务压力大和人员安置困难,根本上还是经济转型背景下整个行业的产能过剩。根据中国钢铁协会的统计,截至2015年末,我国粗钢生产能力高达11.3亿吨,这还不包括未统计在内的违法违规生产的产能,2015年我国的粗钢产量8.03亿吨,产能利用率只达到71.06%,近三成产能是闲置的。多位钢铁行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目前我国钢铁企业缺乏市场退出的机制,主要表现在:
地方保护方面,由于企业是当地利税大户,如果企业亏损,地方政府将通过信贷、财政、税收等多方面扶持,使面临退出的企业得以继续生存;社会保障制度滞后,
银行呆账、滞胀处置过程中存在的种种困难,使一些处于竞争劣势的钢铁企业无法顺利退出等。钱海帆也认为,目前来看,仅仅依靠市场化调节来去产能的做法遇到了很大困难,必须尽快建立“制度供给”体系,加快钢铁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进程。比如欧美等国家去产能经验就是,政府承担钢铁企业相当一部分的社会成本,通过财政、税收、金融、产业等政策,推动兼并重组,扩大消费,促进产能海外转移,淘汰落后产能,鼓励钢铁企业向下游延伸产业链,加速第三产业繁荣,吸纳钢铁行业的过剩人员。“此外,企业也应该从自身做起,研究市场未来的发展趋势,规划自有产能,做好产品结构调整,营
销模式创新,加大技术研发。”钱海帆称,未来三年,马钢股份将主动淘汰420万吨钢铁产能,并将部分建筑用钢材品种调整到轴承、弹簧、紧固件、火车轮轴、
家电、型材上来。“调整的目标主要定位在替代进口产品,以满足需求侧发展的需要。”《第一财经日报》昨日从武钢集团获悉,近年武钢已主动淘汰落后产能近500万吨,今年,在已经
淘汰完落后产能的基础上,武钢计划主动退出炼钢产能442万吨、炼铁产能319万吨。这其中,武钢股份计划在今年内关停1座高炉(1×1536m3),关
停1座转炉(1×90t),后续轧钢工序的棒材生产线关停,中厚板生产线采取减量集中生产确保满足特殊用途用钢的需求。李克强在听取武钢情况汇报后亦强调,把武钢作为钢铁“去产能”的一个试点,“试点就要先行,肯定会遇到困难,但国家支持的力度肯定也会更大,开展试点是有政策含金量的,但同时也要求你们要加大工作量。”与此同时,十分尴尬的是,一方面是产能过剩,但另一方面是我国高端钢的市场缺口仍然很大,大量还靠进口,比如特高压的发展就需要大量硅钢。李克强对此表示:“武钢是国家队,必须要走创新之路,要多出新产品,替代进口。”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