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钢铁去产能的具体部署已经完成,“地条钢”、“僵尸企业”、新增产能等成为今年钢铁去产能的重要抓手。  澎湃新闻从国家发改委网站获悉,3月27日,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在京召开钢铁去产能工作会议。会议指出,2017年是钢铁去产能深化之年,也是攻坚之年,更是决胜之年。  按照2017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在去年化解了6500万吨钢铁过剩产能的基础上,将继续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这一目标和2016年4500万吨的目标量相比有所提高,但低于去年实际完成量。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3月初曾表示,“从数字上看确实是比6500万吨稍低了一些,但是这个量也是很大的。”  本次钢铁去产能工作会议中认为,在化解过剩产能5000万吨的同时,有效处置“僵尸企业”、淘汰落后产能、上半年彻底取缔“地条钢”等,都是必须完成的硬指标、硬任务。  会议要求,钢铁去产能必须从5个方面走向深入。一是坚定不移处置“僵尸企业”,二是坚决依法取缔“地条钢”,三是切实严禁新增钢铁产能,四是彻底退出不符合有关法律法规标准的产能,五是统筹推进化解产能和结构调整工作。  为确保工作完成到位,会议为钢铁去产能设置了“三条线”:
第一条线是“底线”,要确保完成5000万吨左右的去产能任务;第二条线是“红线”,要彻底取缔“地条钢”;第三条线是“上线”,要密切关注钢材市场价格,防止市场出现大起大落。  值得注意的是,“地条钢”在过去的2016年里,已成为钢铁去产能的重要抓手。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多年来屡禁不绝的“地条钢”遭到全面清除,相关政策文件相继出台对其打压,确保“地条钢”死灰复燃。同时,监管部门还设置了“地条钢”清除期限,也就是到2017年6月底之前,“地条钢”必须彻底清除。  为配合“地条钢”整治,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还发文界定工频炉和中频炉的使用范围。这就意味着,此前在钢铁业内对“地条钢”生产的主要设备工频炉、中频炉是否该一并拆除的争议也就此结束。中钢协的界定中规定,用中(工)频炉熔化废钢生产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等钢坯(锭)及钢材,不仅保证不了质量要求,而且严重干扰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必须坚决予以拆除。  “地条钢”成为了2016年去产能工作中的一匹“黑马”。李克强在今年“两会”期间也对“地条钢”取缔工作作出评价,“市场最渴望公平竞争环境,政府转变职能就要把更多精力转向监管。宏观部门不仅要会审批,更要学会监管。去年查了个地条钢,比你批个钢铁项目震动可大多了。”  不过,打击“地条钢”在今年的去产能工作中是“额外任务”。工信部部长苗圩此前曾明确表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化解5000万吨钢铁过剩产能的目标,并不包括“地条钢”。  另外,今年的钢铁工作会议还将钢价纳入了讨论范围。会议指出,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钢铁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的基本面仍然没有改变,价格恢复性上涨、效益回升的基础还不牢固,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的任务依然艰巨。  和此前的煤价快速上涨一样,去年年底今年年初钢价的急剧拉升也引起了调控部门的关注,“不具备大幅上涨条件”已成为高层多次强调的重点。  在3月16日由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机制联合召开的全体成员会议就指出,近期钢价上涨主要是受钢铁去产能取得积极成效、铁矿石价格上涨导致钢材生产成本增加、市场预期有所改善等影响,这些都是短期的阶段性现象。总的看,当前和下阶段煤炭、钢材供应都是有足够保障的,供大于求的矛盾并未发生根本性改变,煤价、钢价都不具备大幅上涨的条件。  更早的2月20日,中钢协也专门召开了长材企业生产经营座谈会。会上,中钢协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指出,长材企业对今年长材的价格要保持定力,求稳为好,短时暴涨以后还会吐出来,一定要考虑相关价格的平衡关系。刘振江的讲话中甚至还出现了
“坐等靠涨价要效益”等严厉措辞,以强行业应调维护钢材市场平稳运行。  受益于钢铁去产能,特别是“地条钢”出清,钢价在2017年春节之后迎来暴涨。据数据,相较于春节之前,钢材综合指数最高涨幅曾达到近10%。不过,近两周以来,因房地产受到政策调控等因素,钢价已出现回调。

2017年是钢铁“去产能”攻坚年,也是钢铁企业“去杠杆”的重点年份。《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2017年钢铁行业目标是化解过剩产能5000万吨左右、有效处置“僵尸企业”、淘汰落后产能、彻底取缔“地条钢”。同时,经过3至5年“去杠杆”阶段,钢铁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降至60%以下。

任务 “去产能”进入攻坚年

近日,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的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召开钢铁去产能工作会议指出,2017年是钢铁去产能深化之年,也是攻坚之年,更是决胜之年。其中必须完成的硬指标、硬任务,包括化解过剩产能5000万吨左右、有效处置“僵尸企业”、淘汰落后产能、上半年彻底取缔“地条钢”等。

会议提出,要不回避工作中的重点难点和风险点问题,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积极制定应对预案和有效措施。要细化落实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相关政策文件,结合实际,因地制宜,务求实效开展工作,确保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工作顺利推进。

“如果说2016年是钢铁三年去产能的元年,那2017年钢铁去产能将进入攻坚之年。”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巡视员夏农曾明确表示,2016年钢价逆势大幅度上扬,不会改变中国钢铁去产能的节奏,2017年将继续加大推进钢铁去产能,且压减产能不少于2016年。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6月30日是清理“地条钢”的最后红线期限,也是“去产能”任务中的关键一环。所谓“地条钢”,指的是所有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熔化、在生产中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表示,目前国家对于“地条钢”的围剿已进入白热化,继江苏、河北、山东、四川等地后,辽宁、湖北和甘肃等地也纷纷展开排查。

徐向春认为,虽然取缔“地条钢”不算在“去产能”任务量之中,但是彻底取缔“地条钢”将减轻去产能压力。“今年要取缔的地条钢产能据统计超过1亿吨,这些‘地条钢’产品质量得不到任何保证,属于伪劣产品。因此,在去产能完成5000万吨的基础上,彻底清除‘地条钢’产能,减轻总体市场产能过剩的压力,对行业恢复合理的利润水平,对行业下一步进行兼并重组和转型升级都会创造有利条件。”

工信部副部长徐乐江此前就表示,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绝大部分都不会“错杀”,多数中频炉冶炼企业基本就是“作坊”。目前来看,一些地方和企业还在纠结“地条钢”的定义,对淘汰中频炉存有犹豫和迟疑,认为存在“短流程创新”,全面取缔会否造成“误伤”;还有人担心取缔中频炉、工频炉影响废钢回收利用等。因此,现阶段重要的是消灭地方幻想,将“地条钢”归零。

措施 同步推进“去杠杆”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日前表示,中国钢铁工业以“三去一降一补”为抓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全面展开。从行业和企业在发展中存在和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看,“去产能”和“去杠杆”是当前的两大攻坚战。

记者此前获悉,我国将对钢铁、煤炭、有色、房地产等重点行业,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

太原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晓波表示,“去杠杆”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问题。这么多年来,中国企业发展主要靠自我积累或者负债,普遍存在杠杆率偏高的问题,过高的杠杆率对企业应对经济下行风险不利。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