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4日,武钢股份(600005.SH)从A股退市,宝钢股份(600019.SH)在完成相关变更登记手续后复牌。从上市公司层面,宝钢、武钢的合并已走到最后一步。此前,经国务院国资委批准,宝武钢铁集团将金融业纳入公司主业。这是继2016年国企改革纷纷盯上金融板块后,中国钢铁行业“老大哥”首次以“主业”为金融布局正名。  宝武集团是由原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和武汉钢铁(集团)公司联合重组而成,于2016年12月1日正式揭牌成立,目前业务主要分为钢铁业、服务业、产业链金融、不动产及城市新产业四大板块。而产业链金融板块中下设的“华宝系”覆盖信托、基金、证券众多牌照,尤为抢眼。  作为国资委圈定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在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的国企改革总体战略框架下,宝武集团将如何规划金融版图成为业界关注焦点。  金融中心承担运营  金融业纳入主业意味着什么?未来金融业将占据公司盈收和架构中的何种地位?目前在本轮国企改革中,国有企业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宝武钢铁集团也被国资委确定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试点,在总体战略框架下,宝武集团将如何规划金融版图?  记者发函并致电宝武集团,试图得到公司对于金融板块的规划纲要,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应。不过,记者在宝武集团的新闻中心相关披露中查询到了相关信息。  2月9日,宝武集团举办了银企合作相关工作会议。根据会议报道,宝武金融业发展的总体思路是:“发掘投资机会、进行资产配置、实现价值创造。未来,宝武金融业将进一步与各金融机构加强现有业务的合作,并积极拓展产业投资基金、融资租赁、冶金资产管理公司、国际及投行等新业务领域,助力集团转型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宝武集团业务主要分为钢铁业、服务业、产业链金融、不动产及城市新产业四大板块。而产业链金融板块中主要资产为投资、信托、基金、证券四大板块,其架构正是市场称之为“华宝系”——由华宝投资有限公司(宝钢全资子公司)以符合法人治理结构的原则对旗下华宝信托、华宝兴业基金、华宝证券等宝钢系金融机构实施管控,推进资源共享、业务互动。  更为重要的是,宝武集团的产业链金融板块布局主要为宝钢旗下的“华宝系”,那么宝武集团金融板块的操盘,是否仍由华宝平台“控局”?  该疑问虽然仍未得到宝武集团方面的回应,但在宝武集团对外披露的新闻中提及。宝武集团设立了产业和金融业结合发展中心(以下简称“金融业发展中心”),承担金融板块的资本投资运营功能,对资产总量、结构和效率负责,推进资本投资项目的“投、融、管、退”,将与华宝投资有限公司实行“两块牌子、一套班子”运作。  拆分、重组运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宝钢、武钢整合期,宝钢曾对华宝系做过打包上市的尝试。不过,恰逢宝钢、武钢整合,*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ST韶钢最终终止了重组。市场认为,随着宝武集团的重组完成,“华宝系”重新借壳上市之路势必重新开启。不过对这一猜测,宝武集团并未回应。  根据记者梳理,宝武集团旗下有五家上市公司,除宝钢股份外,有*ST八钢(600581.SH)、宝信软件(600845.SH)、*ST韶钢(000717.SZ)、宝钢包装(601968.SH).*ST韶钢、*ST八钢,都曾祭出重组计划,有意保壳,但均未成行。  眼下合并收关,未来,分拆金融资产上市、再度开启重组是否会有可能?  “韶钢是典型的大集团小公司。大股东‘一体两翼’的战略已基本成型,旗下资产包括电商、IT及金融均是发展重点,而目前宝钢集团公司三个上市平台均为钢铁资产,因此未来进行相关整合或通盘考虑的逻辑充分性是客观存在的。”国金证券分析师杨件对宝钢方面整合*ST韶钢的逻辑提及,大股东资产实力雄厚,且地处经济发达地区(转型代价相对较小)的钢铁上市公司,通过实施资产置换/注入等实现转型的逻辑最为充分,宝钢集团符合以上条件,而韶钢是重要潜在对象。  此外,目前正在经历“上市热潮”的券商资产似乎也是不错的标的。在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2015年度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情况》靠后,华宝证券总资产130亿元,净资产45亿元,该组数据与德邦证券相仿;总营收6.39亿元,净利润1.58亿元,该组数据与九州证券相仿。  “从体量上看,华宝证券尚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一般而言,券商通过上市往往会获得更为明显的弹性。”一位投资人士告诉记者,在2015年体量和华宝证券差距不大的华创证券也在不久前通过宝硕股份(600155.SH)曲线上市,华宝证券是否也有机会,值得持续观察。

随着国资委一纸确认,中国第一钢铁央企“宝武集团”正式将金融业纳入公司主业。财务出身的马国强董事长,如何操盘金融板块成为市场关注焦点。  董事长的专业财务背景  2月10日,经国务院国资委批准,宝武集团将金融业纳入公司主业。瞄准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宝武集团,势必在资本市场上大展手脚。而董事长马国强的专业财务背景成为了解宝武集团投资方向的重要内容。宝武集团目前业务主要分为钢铁业、服务业、产业链金融、不动产及城市新产业四大板块。  现年53岁的马国强来自河北定州,1995年加入宝钢,先后担任资金处副处长、计财部部长、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及宝钢股份总经理等职务。2013年7月调任武钢集团总经理,两年后升任武钢董事长。2016年10月31日,担任宝武集团董事长。  显然,在本轮国企改革中,国有企业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宝武钢铁集团也被国资委确定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试点,马国强的专业财务背景颇受青睐。  会计师出身的马国强在资产管理、资本投资等领域有更为丰富的财务专业知识和更为独立的思考。而且他在宝钢期间主要掌管财务和投资领域,曾被称为宝钢大管家,年龄和财务背景是马成为宝武一把手的最大优势所在。  从“宝武集团”将金融业纳入公司主业的历史看,原宝钢集团在2016年3月份出台的《宝钢集团深化改革实施意见》就将“形成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核心能力”作为3年短期目标。  而在2016年12月1日,宝武集团在上海挂牌当天,马国强也强调,“联合重组后,中国宝武集团将依据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功能定位,逐渐向管资本转型”。目前,宝武集团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  从目前盈利情况看,宝武集团已经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1月18日,宝武钢铁集团在“2017年度工作会”上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宝武集团营收3072亿元;利润同比增加179亿至70.2亿元。  这一利润情况,扭转了过去几年利润持续下滑的局面。武钢集团历年财报数据来看,
2012-2015年,武钢集团分别净亏损12.69亿元、15.49亿元、84.32亿元、114.14亿元。而同期宝钢集团,分别净盈利104.2亿元、101亿元、94.2亿元、10.3亿元。  华宝系公司成为金融主业的热点  “宝武集团”合并之前,宝钢、武钢虽然都有金融板块,但业务并不一样。宝钢的金融板块有银行、信托、证券、基金、融资租赁、保险等金融业务,以及投融资、收购兼并等资本运营业务,PE/VC等创业投资业务。  宝钢金融业务主要是华宝系公司。宝钢通过全资子公司华宝投资对华宝信托、华宝兴业基金、华宝证券等实施管控,并持有太平洋保险14.17%股份。2015年,华宝投资实现营收56.67亿元,利润28.26亿元(均不含“中国太保”),管理资产规模7630亿元。  华宝投资有限公司  2007年3月成立,注册资本为68.69亿元,为宝钢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并以符合法人治理结构的原则对旗下华宝信托、华宝兴业基金、华宝证券等宝钢系金融机构实施管控,推进资源共享、业务互动。  华宝投资致力于股权投资业务,精选优秀龙头企业进行直接投资;在积极寻求主流金融行业和钢铁主业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等投资机会的同时,加大对公用设施、大消费、医药医疗等抗周期行业,以及节能环保、新材料、高端装备和部分高科技类行业,适时进行重点投资;此外,利用市场化的运作优势,间接参与股权投资业务。  至2014年底,华宝投资持有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4.17%的股份,持有华宝证券有限责任公司59.41%的股份,持有法兴华宝汽车租赁(上海)有限公司50%的股权。  2014年,华宝投资实现营业收入19.92亿元,利润13.48亿元(均不含“中国太保”),管理资产规模5600亿元。  2015年,华宝投资实现营收56.67亿元,利润28.26亿元(均不含“中国太保”),管理资产规模7630亿元。  而相比宝钢金融的“对外投资”属性,武钢金融基本是“对内经营”业务,主要是内部财务公司,营收仅有百万级别。  2014年银监会批准了包括武钢在内的5家财务公司开始试点产业链金融服务,由下游到上游逐步的拓展。这也是马国强于2013年空降武钢担任总经理后的重点工作方向之一。  根据2015年武钢财务公司的产业链金融服务的初步方案,武钢财务公司将服务目标瞄准下游直供用户及上游原燃料、设备、运输、工程等领域的供应商,将充分运用财务公司签发的电子票据的背书转让、贴现及转贴现等金融手段。此外还将进一步拓宽商票贷款贴现业务以及保底业务。  这也从另外一个层面理解马国强提出的将以产融结合、产城结合、产网结合为途径,着力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打造集团发展新领域的思路。显然,通过武钢财务公司这两年多时间在产业链金融服务的实践,宝武集团的产业链金融服务也将加快上路。  *ST韶钢重组上市卷土重来?  宝武集团将金融划为主业后,华宝系借壳上市希望大增。  2016年4月20日,韶钢松山发布公告称,经由宝钢集团告知,目前重大资产重组的初步意向为出售公司全部钢铁业务资产收购宝钢下属的金融业务资产。  这份公告的背后,就是宝钢试图通过资产置换的方式,将韶钢松山的钢铁业务置换出来,将华宝系的全部或部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从而实现华宝系的曲线上市。  然而,6月13日,*ST韶钢发布公告,宣告重组终止。  具体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相关金融业务的资产规模较大且涉及已上市公司股份,资产剥离所涉及的审批和操作程序较为复杂,需分别履行国有资产监管管理部门、金融及证券行业主管部门等监管审批,并涉及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衔接工作。  二、根据与相关税务主管部门的初步沟通,相关资产的剥离和重组将涉及较大规模的税务成本。  三、考虑相关金融资产剥离和重组程序的复杂性,各方无法在预计时间内完成相关资产的剥离、注入资产的审计、评估工作并推出相应的重组预案。  与其说难度较大,不如说是正在进行的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合并,不得不将*ST韶钢重组议题搁置。因为,6月27日,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同时因为筹划战略重组事宜而停牌。  如今,随着宝武集团的重组完成,华宝系重新借壳上市之路势必重新开启。而且此次国资委已经明确宝武集团将金融作为主业,使得华宝系借壳上市的监管限制大大降低,有助于华宝系在今年上市发展取得突破性进展。  当然,也要看到金融业务的上市监管更为严格,尤其涉及信托业务,毕竟两个信托类公司上市还是在上世纪,其后有很多信托类公司谋求上市均归失败,仅有经纬纺机收购中融信托达控股获批。  这对于华宝系这类金融类资产的合规性、跨界风险、估值等问题提出诸多考验。华宝系包括华宝投资有限公司、华宝信托有限公司、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华宝证券有限公司等。不过上述企业的业绩表现也比较好,仅以华宝证券为例,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6.4亿元,同比增长102%;实现利润总额2.1亿元,同比增长166%。是整体上市,还是单个业务上市,对于宝武集团来说,仍然需要整体考虑。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