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据统计,截至2月20日,共有14家钢企发布2017年经营目标。  部分钢企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去产能进程加速视为外力核心,认为在上游原料价格看涨、钢材出口困难加重等各种因素影响下行业形势依旧严峻,同时政策约束和政策支持力度不确定,行业淘汰性竞争压力下的转型升级被视为一大突破口。总体外围环境稳中偏紧,加之2016年全行业扭亏为盈,各大钢企多依据2017年基本面预期制定稳中求进的谨慎性经营目标。

新年伊始,李克强总理考察山西,对产能过剩的钢铁行业提出严控增量、主动减产、及优化存量;要根据市场需求,设定总量‘天花板’,严控增量,不再新建产量;对现有产能实行“减量置换”(即对环保、能耗、安全生产达不到标准和生产不合格或淘汰类项目,依法有序退出);同时,要提升产品质量,加快向高端、智能、绿色方面转型转产。消息一出,钢铁板块个股,在大盘连续暴跌的趋势的下,逆势拉涨,不少个股换手率恢复到去年牛市时期水平。资本市场集中看多钢铁板块,预示着行业基本面可能将迎来重大利好,淘汰产能等相应政策可能会跟进出台。以下结合“十二五”期间,钢铁行业产能实际淘汰情况及相关政策,分析行业未来两年产能退出的路径。  一、“十二五”期间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政策回顾  2011年年底,《钢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出台,计划淘汰400立方米及以下高炉,30吨及以下转炉和电炉(共计划淘汰炼铁落后产能4800万吨,炼钢4800万吨);这与”十一五“期间,共淘汰落后炼铁产能12272万吨、炼钢产能7224万吨相比,压缩力度有所减少。政策同时提出,产能过剩地区的盲目扩张要抑制,建设湛江、防城港钢铁品基地。  2013年12部委出台《关于加快推进重点行业企业兼并重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十二五“末,前10家钢铁企业集团集中度达到60%左右,不过从目前情况看,集中度并没有提升,反而降至34.3%;同时,大中型重点企业兼并的案例屈指可数,进展缓慢。在此形势下,国务院在2013年底,加大产能淘汰力度,出台《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指导意见》,要求在提前一年完成“十二五”淘汰落后产能目标的基础上,2015年前再淘汰1500万吨炼钢产能,与此同时,未来五年压缩钢铁行业产能超过8000万吨。  此次,克强总理提出的“减量置换“意见以及提质转型,其实在2014年7月和2015年1月,分别出台过相关政策。其中,2014年7月,为严禁产能严重过剩行业新增产能,工信部出台过《部分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对新(改、扩)建项目应淘汰与该建设项目产能数量相等的落后或过剩产能;而减量置换则对指新(改、扩)建项目应淘汰大于该建设项目产能数量的落后或过剩产能。2015年1月,工信部出台《钢铁工业转型升级计划(2015-2025)》,提出向高端材料设备升级。  有关压缩产能、提高集中度、产品转型升级等相关政策,直至“十二五“末,相关部委一直在陆续出台指导建议或政策规划。  图表1
“十二五”期间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政策规划  二、钢铁产能淘汰实际进展  “十二五“期间,钢铁消费增速放缓,总产能并没有减少,相反仍在逐渐扩张,从而引起严重过剩。虽然“十二五”期间,相关部委对于行业的政策法规陆续出台,通过淘汰落后、环境治理、规范经营等手段,也压减了一批钢铁产能;但化解产能过剩矛盾进入深水区,任务更加艰巨,有的企业以技术改造为名反而扩大产能,现有措施的压减空间已越来越小,难度越来越大,债务处理、职工安置等问题的积累风险逐步提高。“十二五”末期,去产能主要由市场本身决定。钢材价格自2011年年初起,钢价连续5年下跌,行业面临空前的亏损面积和幅度,不少企业受困经营压力,被迫停产;2015年以来,河北唐山地区已有松汀、成联、粤丰、安泰、兴隆、建邦钢厂等多家民营钢企陆续停产。事实上,钢价一旦跌破公司的现金成本线,钢企往往关停高炉,而高炉重启费用高昂且可重启次数有限,因此可视为产能淘汰。此次市场倒逼去产能是对国有、民营钢企产能的无差别清洗。  据了解的数据来看,“十二五“期间,实际淘汰钢铁产能9467万吨,超额完成淘汰目标,甚至比规划提出的淘汰目标翻了一番,政策的一再发力,显然卓有成效。然而,我国粗钢产能11.5亿吨,而产能利用率仅为70%左右,且行业集中度较低,使得市场较好的时候,钢铁企业竞争加剧,行业增产的空间依然较大。  图表2
“十二五”期间钢铁产能淘汰路径(单位:万吨)  三、“十三五”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展望  钢铁行业当前的经营困局又何时能摆脱,或者说行业的基本面何时能转好?这是钢铁从业人士关注的焦点。虽然《“十三五“钢铁工业发展规划》还未出台,不过“十三五”期间钢铁产业发展目标不出意外将聚焦:化解过剩产能、推进大中型兼并重组、鼓励产品创新、促进绿色发展,引导企业走出去等方向。除此之外,笔者认为,2015年3月份,工信部出台的《钢铁产业调整政策》(征求意见稿)也是解决行业问题的关键之一,其中提到,到2017年钢铁产能利用率达到80%以上,行业利润率及资产回报率回升到合理水平;如果该意见稿能贯彻落实,我们可以推测在行业利润率回升到合理水平的前提下,届时,钢铁供需将趋于平衡。粗钢产量在2016-2017年我们预计年均降幅在5%之间,那么到2017年产量可能下滑至7.3亿吨;同时,粗钢表观消费量的年均降幅可能在5.5%左右,那么到2017年降下滑至6.4亿吨;按照2017年产能利用率最低80%计算,钢铁产能约9.1亿吨;因此要完成规划,2016-2017年压缩产能的空间依然很大,任务将比“十二五”时期更加艰巨。  以上是理想的产能淘汰情况,不过从以往来看,实际和目标存在或多或少的差距。实际来看,地方政府从维稳就业率、区域稳定等角度考虑,是希望钢厂继续稳定经营,且考虑到一旦钢厂减产、停产甚至破产会形成大量银行坏账,地方政府会通过补贴等手段支持帮助钢企,这就使得本该停产等的钢企继续经营,这也加大了供给侧改革对于出清产能的难度;因此,产能退出将是一个长期过程。目前来看,产权转让或者资产重组是比较合理退出机制,是短期内较好利用的方式之一;比如,将经营困难的钢铁类资产置出,置入优质资产,这样能改善钢企盈利能力的同时,能妥善安置好大量员工,也能推动和加快兼并重组步伐,事实上已经有钢企在开展这方面的工作,2015年杭钢股份进行重大资产置换,置出亏损较为严重的钢铁类资产,而置入紫光环保、再生资源等优质资产。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