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取得良好成效

近日部分媒体报道称,由某国际组织和某国内咨询机构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说,2016年我国钢铁行业“有效产能”不降反升。对此,笔者发现,该报告中有明显的技术性错误,其结论站不住脚。  第一,不能把全国钢铁产能与“有效产能”(暂指报告中提到的2016年6月底在产产能)混淆。全国产能指的是产能总量,凡是已建成装备,不管生产与否均计入总产能,与是否生产无关。而对于“有效产能”,行业内并无明确的定义,不能将所谓“有效产能”增减作为化解过剩产能的评价标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产能利用率都是以全国产能作为基数进行计算的,从未有将所谓“有效产能”作为基数进行产能利用率计算的先例。  把压减在产产能作为衡量化解过剩产能的成效,也就是认为只有产量压减才能证明化解过剩产能有成效,这与经济事实不符。2015年,钢材价格持续大幅下降,钢铁全行业出现亏损,外部原因是全球通货紧缩,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内部原因是国民经济增速下滑,钢铁行业需求下降,以及产能严重过剩、市场预期恶化。而在化解过剩钢铁产能的作用下,2016年第一季度,国内粗钢产量明显下降,从4月份起钢材价格快速上涨,2016年全行业扭亏为盈。在此背景下,钢铁企业扩大生产导致产量增加,是符合市场逻辑的选择,客观上也证明了去产能的思路是正确的,效果是明显的。  第二,停产产能转化为在产产能的前提条件是企业有足够的现金流和投资人市场预期转好,也就是说只要满足这两个条件,停产产能很快就能转化为在产产能。报告中以2016年6月份为时间界限,根据是否在产划定有效、无效产能并不合理。那些被划定为“无效产能”的钢铁产能,随着钢材市场基本面转好,有部分转为了在产产能。  而对于在产产能,只要其符合环保、安全、质量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任何组织和机构都没有权力和依据强行要求其停产并压减其产能。中国政府在化解过剩产能的过程中,始终坚持依法、依规、依标准的原则。换句话说,在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前提下,这些产能是否生产、以怎样的产能利用率进行生产,都是由企业根据市场形势和自身经营情况决定的,这是市场化的传导机制。  第三,2014年~2015年复产的炼铁产能有一部分是用于生产铸造用生铁的高炉,不能折算成粗钢产能。特别是在铸造用生铁大省,例如河北省和山西省,这种情况更多一些。  第四,湛江、马钢、青钢项目都是执行等量置换建设的项目,对全国总产能没有影响,用于置换的产能前期已经完全淘汰。同时,这些置换产能并不计入压减指标。另外,这些新建项目也并未全部投产,如青钢目前在产的产能不足其设计产能的60%。  一些媒体报道所援引的这份报告无视我国各级政府、钢铁企业为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所付出的巨大努力,无视钢铁行业顶着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下降和员工失业的巨大压力积极推进去产能各项工作的事实,也无视去产能引发的供给结构优化促使钢材市场价格上涨等成效,而是做出片面结论,是对舆论的严重误导。  开弓没有回头箭。去产能,是中国钢铁行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转型升级所必须完成的任务。2016年的成效来之不易!当然,进入2017年,随着市场形势的好转,企业产量有所回升,去产能工作面临的困难会更多。钢铁行业要充分认识到困难和阻力,进一步坚定不移地去产能,坚决淘汰“地条钢”等落后产能,严格禁止违法违规新增产能,更加深入做好人员安置工作,积极做好债务处置工作,依法依规,坚持不懈,打好“十三五”化解过剩产能的攻坚之战。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1

2016年,我国压减6500万吨以上落后过剩钢铁产能,超额完成4500万吨的年度目标,这一成绩的取得来之不易。

2016年,按照中央决策部署,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推进钢铁、煤炭两个行业去产能的相关政策。2016年钢铁行业去产能过程中,坚持市场倒逼、企业主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突出重点、依法依规的原则,取得了良好成效,一批不符合法律法规、产业政策的产能和低效、竞争力弱的产能得以去除,为钢铁行业实现扭亏为盈、转型升级创造了条件。

然而近期个别研究机构发布报告,对我国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效果提出不同看法,甚至质疑,认为去产能产量反增、用无效产能换取奖补资金、去产能针对的都是民营企业等,这些观点和结论是失实的,是错误的。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网站于3月2日发表了
“如何看待中国2016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一文,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组对上述错误观点谈了自己的看法。

对产能产量的概念,文章指出:钢铁产能取决于冶炼装备大小、技术工艺水平及原燃料等生产要素条件,而钢铁产量是在产能保障下,取决于实际市场需求、合同订单情况下安排的产品产出量。虽然我国国内粗钢消费已进入峰值弧顶下行期,但相当长时期仍可维持较大的市场总量,仍需一定的产量来满足,而且提升质量性能、满足更高要求的任务仍然艰巨。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着重是清除违法违规产能,淘汰落后产能,处置“僵尸企业”产能,提高优势产能的产能利用率,提升钢铁有效供给能力和水平,而不是限制优势产能、有效供给的发挥,为此,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是以“产能”为目标,而不是“产量”。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在退出的产能中,既有停产的,也有在产的。首当其冲退出的是那些违法违规、落后产能,以及停产半停产、连年亏损、资不抵债企业的产能,其中已停产的产能,会因为市场需求好转重新开工生产,不能因为停产就将其视为“无效产能”。个别研究机构和专家对“有效产能”、“无效产能”自定标准是错误的。

对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奖补资金使用的问题,文章强调:为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中央财政专门安排了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重点用于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的职工分流安置。为鼓励企业多退、早退,在资金使用上明确了“多退多补,早退多补”,并加强审计和监督检查,确保资金真正发挥作用。各省级政府是本地区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工作的总负责,在职工安置上也是负总责,国家奖补资金只是奖励,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多渠道筹集配套资金,保障职工安置托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