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7日,宝钢股份吸收合并武钢股份上市仪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举行,宝钢、武钢两大钢铁巨头完成合并,钢铁产业超级“钢铁航母”正式起航。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成立,是中国钢铁工业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这艘“钢铁航母”未来将驶向何方,成为广受关注的话题。宝武两大钢铁企业下一步整合顺利与否?目前进展如何?面对哪些挑战?去年和今年的去产能情况如何?  日前,《对话》栏目邀请中国宝武钢铁集团董事长马国强,就宝武重组、化解过剩产能等热点话题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宝武合并打造中国“钢铁航母”  “宝武重组进展之快超出想象”  2016年6月,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宣布启动重组。三个月后,双方正式公布合并方案。宝钢集团作为重组后的母公司,将更名为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武钢集团将整体无偿划入,成为其全资子公司。在上市公司层面,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将采取换股的方式进行合并。  公开资料显示,联合重组后,宝武集团拥有员工22.8万人,资产总额约为7300亿元,营业收入将达3300亿元。宝武集团拥有普碳钢、不锈钢、特钢等三大系列产品,年产粗钢规模位居中国第一、全球第二,成为中国乃至全球钢铁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企业之一。  “从体量和规模来说,宝武集团已经是全球产量规模第二大,叫它航母也不为过。”马国强介绍,如今宝武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占全国产量大概7%~8%,产能占有比例不到10%。  他表示,从宝武集团目前规划来看,并不追求产量、规模,更加追求精品、高端。但就整个钢铁行业整体形势看来,目前我国钢铁工业集中度较低。相比而言,成熟国家前十位钢铁企业的产能占有率应该要超过60%,甚至70%。  在马国强看来,宝武重组进展之快超出想象。  “宝钢和武钢走到一起,应该是两家企业几届领导都有的一个想法。但我没想到能推进得这么快、这么顺利,这得益于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大背景。”马国强表示,重组也得益于国务院国资委等相关部委对联合重组给予的大力支持,也得益于两家企业广大干部职工的支持。  “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2016年10月28日股份公司的股东大会。在集团层面的重组,(两家公司)股东都是国资委。而在上市公司的重组层面,在大股东没有投票权的情况下,(方案)同意率达99.75%,说明广大中小股东对宝武重组也是充分认可的。”马国强坦言。  一直以来,市场对于二者整合能否顺利进行颇有疑虑。一方面,在钢铁行业,全球联合重组的成功案例并不多。另一方面,宝钢、武钢双方板材类产品重合度较高。  “产品重合是必然的结果,但是地域互补。”马国强直言,武钢、宝钢分别位于长江中、下游,产品重合基本上集中在高端领域,如汽车板、电工钢、镀锡板,“所以我最急迫的任务就是要把研发、制造、市场、采购协同起来,尽快挖掘协同效应。”  17万在岗员工如何调整?  “富余人员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宝武重组,不仅打造出了中国版的世界钢铁巨头,同时也肩负了钢铁去产能的行业重任。  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看来:宝武集团的成立肯定是钢铁行业的大趋势,是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迈出的重大一步,也是钢铁行业推进结构调整走出的重要一步,更标志着中国钢铁行业由大到强转变的一项重大举措。  此前,宝钢集团、武钢集团分别提出在2016至2018年内压减粗钢产能920万吨、442万吨。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宝钢集团对产能任务目标“加码”,在提前完成全年化解过剩产能任务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了产能压减目标。  去产能过程中,人员安置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2016年5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调研武汉钢铁集团,把武钢集团纳入了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试点。在前期分流安置1.4万人的基础上,武钢2016年安排去产能涉及员工安置1万人左右。  “我们还是要转变观念。”马国强介绍说,武钢启动人员安置工作的时候,曾经算过一笔账,武钢共有8万人,现在钢铁的产能大概只需要3万人。其余的5万人,若都能出去找一份工作,哪怕一个月只挣3000元,一年将近4万元,5万人就能收入20亿元,相当于为武钢创造了20亿利润。这部分人尽管从国企产业工人变为社会服务人员,但他们“武钢正式职工”的身份不变,有生活费,有五险一金,最后回武钢退休。“我们把人力资源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仍然专注钢铁生产,靠它创造效益;另外一部分要走向社会、融入社会去挣得这份收入。”他表示。  那么,目前宝武集团的22.8万员工,将有多少涉及到安置问题?  马国强介绍,事实上,22万人是指在册员工,在岗员工大概只有17万人。在2015年、2016年的上一轮改革过程中,已经有5万人得到安置,即算是集团员工,要在集团退休,但是已经不在集团工作。  马国强分析指出,从人均1000吨钢产量等指标来看,(宝武集团)6000万吨的产能,意味着直接从事钢铁生产的有6万人。按照一般管理,不直接从事钢铁生产的辅助业务人员为3万余人。未来,宝武集团会有10万人直接或者间接从事钢铁生产。  此外,目前除钢铁主业之外,宝武集团已有许多相关多元产业,包括宝信软件、OEA云商、金融板块等。“因此,人员问题不是面临的最大挑战,我们富余的人员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多。”马国强称。  2016年,宝钢开设“产城结合”“产融结合”“产网结合”等各种培训班,结合企业的创业园区,创造宝钢的新事业,帮助员工顺利转型。  他表示,目前集团钢厂,基本上都在大城市。未来城市钢厂究竟如何发展,就需要将钢铁产业、其他多元产业与城市发展相结合,“这既为我们提供了发展相关多元产业机会,同时也为我们分流钢铁主业下来的人提供了新的就业岗位”。  “我们对待职工还是要转岗不下岗,转业不失业,确保每个人都有一份收入。”马国强说,“请大家相信,我们做一切的工作,都是为了企业的明天。”    2017年将去掉550万吨产能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仍是首要任务。对于过剩产能行业来说,2016年是去产能元年,2017年则是去产能的攻坚之年。  马国强介绍,去年中央企业钢铁去产能完成1012万吨,其中宝钢、武钢加起来完成了997万吨的任务。2017年,两家企业经过联合重组,将去掉550万吨的产能。  迟京东表示,实际上去产能三个字是通俗说法,确切的说法叫做化解钢铁过剩产能。2016年的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目前为止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一是提前超额完成了年初所确定的目标任务;二是通过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使整个钢铁行业经济效益比2015年有了大幅度的增长,使整个行业对发展前景有了非常好的预期。  “落后产能在宝钢、武钢早已经不存在了,全国范围还是有的。”马国强表示,应该严格执行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依法依规去产能。接下来,更多的还是要利用法制化、市场化手段去除过剩产能。特别是对照《环保法》《产品质量法》等一系列的法律法规,坚决去除违法违规产能。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无论是行业去产能,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根本目的就是要最终实现钢铁的质量提升。而目前,我国钢铁工业仍有一些关键品种靠进口。  马国强表示,钢铁行业发展到今天,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有钢不愁卖,那时拉钢材的车排队在厂门口等着,企业服务意识确实差一些。第二个阶段,随着竞争的越来越激烈,意识到“顾客就是上帝,客户的需求就是我们的需求”。在这一阶段,汽车工业对于冷轧汽车板的需求,特高压输变电对于取向硅钢的需求,高铁对于百米重轨的需求等都在增长,下游的快速发展带动了钢铁行业的进步。  目前,行业已经进入第三个阶段,研发跟着客户走。“客户的需求就是企业研发的方向,通过及时响应客户的需求改进设计,将来能够更好地为下游客户服务。”他说。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马国强再一次回到了上海,执掌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武钢铁集团”),经国务院批准,两大钢铁巨头宝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钢集团”或“宝钢”)与武汉钢铁公司(以下简称“武钢集团”或“武钢”)重组成立宝武钢铁集团。

10月31日上午,宝武钢铁集团在上海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受中组部领导委托,中组部有关干部局负责同志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宝武钢铁集团主要领导配备的决定:马国强任宝武钢铁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陈德荣任宝武钢铁集团总经理。

500多天前的2015年6月2日,那是马国强被任命为武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的第一天。自那天起,武钢进入“马国强时代”,以及关键改革转型节点。

在这500多天里,武钢这个共和国钢铁长子体会着命运的强烈震感。在业内人士看来,马国强于宝钢和武钢的双重工作经历,以及执掌武钢期间在去产能过程中的平稳处理,为他掌舵宝武钢铁集团加分不少。

“马国强主要的工作经历在宝钢,而最近几年他对武钢的工作也比较熟悉,实际上对两家企业的情况都比较了解,这样可以避免很多矛盾,更好地处理利益关系。”11月4日,谈及国资委缘何选定马国强担任新集团“一把手”,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武钢集团官方微信“幸福武钢”消息:11月2日,宝武钢铁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马国强,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陈德荣一行到武汉总部召开干部大会,就宝武重组相关工作作了整体部署。这是马国强就任宝武钢铁集团掌门人第三天后,首次以新集团“一把手”的身份回到武钢。

时代周报记者独家从接近此次宝武重组事宜的人士处获悉,与南北车、中国航运等央企合并不同的是,宝武钢铁集团将在上海和武汉设立双总部,这在国内央企重组中尚属首次。

上述人士指出,若无意外宝武钢铁集团将于12月份在上海举行宝武钢铁集团成立大会。届时,中国最大的钢铁集团企业将正式成立。

君子以正位凝命。在当前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钢铁去产能的背景下,马国强深知,治下的两大钢铁集团的重组之路势必任重而道远,“一年谈成,三年完成,五到七年融合。”谈及宝武钢铁重组之路,李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最佳人选”

事实上,今年6月,宝钢和武钢公布筹划集团层面的战略重组以来,新宝武钢铁集团的领导层任免一直备受市场关注。

外界纷纷猜测,在宝钢和武钢合并后,一家总资产超过7000亿元、年产能达到6000万吨、规模位列全球第二的钢铁“巨无霸”,到底将由谁来掌舵?

而此次人事任免的保密工作做得密不透风。9月22日,宝钢股份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交易报告书公布;10月28日,两者分别召开股东大会,在这样重要的时间节点,都未有新集团的人事任命消息流出。

直至10月31日,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宝武钢铁集团的领导层任免才最终水落石出。不过,在10月28日的武钢股份股东大会上,有与会者在现场观察发现:“明显感觉到马国强的讲话立场有了微妙的变化,就像是站在宝武钢铁的立场在说话。”

在外界看来,由武钢“一把手”马国强执掌宝武钢铁集团,看似突然,但却并不意外。

此前,业内普遍认为宝武钢铁集团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人选,将在原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和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三人中间产生。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业内呼声最高的要属57岁的徐乐江,其为“老宝钢人”,早在1974年即参加工作,从宝钢初轧厂起步,一路成为宝钢集团掌门人。

通过履历可见,徐乐江的工作脚步似乎从未离开过宝钢。而其在宝钢的搭档陈德荣,则曾有过杭州钢铁集团的多年管理经验。此外,陈还有10余年从政经历,1997-2013年,历任嘉兴市委书记,浙江省副省长,浙江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等职;2014年7月开始担任宝钢集团总经理至今。

而翻看马国强的履历,这位擅长资本运作和财务会计的高管,曾在宝钢集团工作长达18年,历任计划财务部资金处副处长、副部长兼资金管理处处长,宝钢集团副总经理、党委常委、总会计师,宝钢股份总经理等职。

此后,马国强于2013年空降武钢,担任“二把手”总经理,在原董事长邓崎琳落马后,马国强被扶正担任武钢“一把手”。

在业内人士看来,调任武钢之后,马国强在去产能上表现得可圈可点,其在武钢去产能过程中的平稳处理为他掌舵宝武钢铁集团加分不少。要知道,我国煤炭和钢铁行业从业人员众多,国企在去产能特别是人员安置上,存在很大的掣肘。

在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钢铁去产能的关键阶段,改革什么、如何去产能,都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和矛盾,因此既熟悉宝钢、又熟悉武钢的马国强,显然众望所归。

李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宝钢和武钢的领导层,代表了两方的利益,这样在一个人的身上,矛盾利于解决,更好地利于两者的融合,“在央企重组中,多是用这种方式,业务和人际关系更加熟悉,利益上不具有排他性,实际上是一个最佳人选”。

双总部模式

11月的武汉,已至深秋。青山区临江大道段,毗邻长江数百米处,一组组四层高的红色苏式建筑群,如阵列般整齐划一。这是上世纪50年代兴建的钢铁工人居民楼,名为“红钢城”。

红钢城沉淀了太多老武钢人的记忆,其西南方向约7公里处—友谊大道999号,两幢高百余米的双子建筑矗立,楼顶“武钢”二字清晰可见。这里是武钢集团总部所在地,马国强曾在此办公长达3年多。

在钢铁行业下滑,产能严重过剩,以及前任董事长邓崎琳涉腐落马的关口,马国强临危受命执掌武钢。去年武钢陷入史上最困难的时期,武钢股份亏损额在上市钢企中排名第一。而到今年第三季度,情况稍微好转,实现净利润3.7亿元,较去年同期10亿元的亏损额实现扭亏为盈。

10月29日,武钢股份披露,国务院国资委原则同意宝钢股份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的总体方案。

据了解,本次合并的具体方式为:宝钢股份向武钢股份全体换股股东发行A股股票,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武钢股份拟设立全资子公司武钢有限,武钢股份现有的全部资产、负债、业务、人员、合同、资质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由武钢有限承接与承继;自交割日起,武钢有限100%股权由宝钢股份控制。

根据交易报告书披露,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将进行联合重组,武钢集团股权将无偿划转至宝武钢铁集团,联合重组完成后,武钢股份、宝钢股份均为宝武钢铁集团控制的下属企业,宝武钢铁集团将控股合并后上市公司。

在上述重组方案公布后,外界担心未来武钢的身份和地位将出现下降。

“我们理解武钢的地位,不是说武钢集团消失了、‘共和国长子’不见了,最初很多都是误解。”武钢集团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澄清,武钢和宝钢一起成为宝武钢铁集团,两家都做大了,宝钢集团的名字也没有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