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两起钢企违法违规事件,说明去产能的曲折性;杭钢的华丽转身,说明了有决心、有担当是深化改革的关键。完成艰巨使命,不容一丝含糊。  钢铁去产能不容丝毫含糊  近日中央查处两起钢企违法事件,两名副省长被处分。严肃处理和严厉问责,表明了中央将去产能和淘汰落后产能进行到底的决心。  这两起事件中,生产销售“地条钢”和未批先建、边批边建钢铁项目等顶风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干扰了正常生产经营秩序。钢铁行业去产能是落实“三去一降一补”的重要内容,今年已取得初步成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视为明年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而去产能又位列“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之首。完成艰巨使命,不容一丝含糊。  10月以来,钢铁价格出现了一波快速上涨行情,让一些人开始怀疑继续去产能的必要性。但实际上,市场供求关系并未出现根本性扭转,钢铁产能仍然属于绝对过剩。如果因市场暂时性回暖而盲目复产、扩产,未来必将再陷亏损的泥潭。正因如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强调:“要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  两起事件暴露了去产能之难。要梳理其中的原因,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债务处置是去产能的核心问题。债务高而市场陷入长期疲软,导致钢铁企业的资金链脆弱。若强行破产清算,又容易造成金融市场动荡。此外,职工安置也是难题。如何平衡去产能、保就业和防风险间的关系,降低去产能的“负效应”,考验着有关部门的智慧。  10月10日,杭钢在关停半山钢铁基地9个多月后全新亮相:浙江省环保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一个运转了近60年、关乎数万名员工命运的老钢厂,就此涅槃重生。在杭钢的带动下,浙江钢铁去产能五年任务一年完成。杭钢的蝶变证明了:希冀开创新气象,就必须拿出攻坚的勇气。当前供给结构新与旧、供给水平高与低互相胶着,唯有改革才能打破旧供给结构的路径依赖。率先突破,才能抢占先机。  这两起事件暴露出一些地方政府存在严重失察、贯彻执行国家政策不力、未按规定上报、行政效率低下等问题,我们要举一反三、引以为戒。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用市场、法治的办法做好其他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去产能工作”将是明年去产能的亮点。地方政府对“关停并转”可能更熟悉,习惯了搬迁改造,但若只注重兼并、搬迁,却未做到重组、升级,结构也不能得到根本改变。倘若利用环保、质量、能耗等标准,强化市场与法治手段,多管齐下去产能,可以从根本上避免被淘汰企业死灰复燃。  两起钢企违法事件,说明去产能的曲折性;杭钢的华丽转身,说明了有决心、有担当是深化改革的关键。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刚刚开了个好头,更艰巨的任务还在后面。  明年党的十九大将胜利召开,在发展坐标系上,这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做好经济工作意义重大,同时也会面临问题和挑战。接下来浙江的去产能工作挑战依然很多,关键在于知难而进,把准脉、开好方,大刀阔斧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攻坚克难中开创发展新局面。

编者按:16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全面部署明年经济工作。2017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要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振兴实体经济、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此外,要按照统筹推进、重点突破的要求加快改革步伐,更好发挥改革牵引作用。  在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去产能,再次位列“五大任务”之首。  “产能过剩是传统发展模式进入经济新常态时最突出的问题,也是阻碍经济转型升级、经济增长动能转换的关键因素。完成去产能任务,可以增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整体信心。”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说。  去产能位列五大任务之首,处置“僵尸企业”迫切而关键  今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元年,以“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为抓手,改革取得初步成效,部分行业供求关系、政府和企业理念行为发生积极变化。在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成为明年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而去产能又位列五大任务之首。  为何去产能会位列五大任务之首呢?  一是产能严重过剩是当前经济运行中的主要矛盾,导致企业投资经营信心下降。据国家统计局企业景气调查显示,今年以来工业企业的设备利用率处于近年来的低点;据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11月发布的企业家调查结果,超过七成企业家认为本企业所在行业产能过剩形势“比较严重”或“非常严重”,这一结果最近4年没有明显变化。  二是去产能外溢效应显著,对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牵引性。  “去产能任务的完成,可以为其他四大任务提供相对宽松的环境。特别是,僵尸企业的处置可以通过‘短痛’的措施拔掉输液管和呼吸机,有利于去杠杆任务的推进;僵尸企业的减少也有利于降成本,带动价格回归与企业利润增长;而‘输血’资金也可以回流用于补短板。”潘建成认为,去产能的目标比较明确,可以定量化,过去一年来也积累了不少可操作经验,对经济运行产生的积极影响比较明显,也有利于增强改革信心。  去产能千头万绪,要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工业品价格持续长达4年半的下跌,已经通过市场淘汰了不少企业,但目前产能过剩依然十分严重,关键在于不少僵尸企业依靠政府‘输血’勉强维生。因此,去产能要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是非常清晰、正确的思路。”潘建成说。  所谓僵尸企业,是指丧失自我发展能力,必须依赖非市场因素,即政府补贴、银行续贷等生存的企业。“僵尸企业就像电影里的僵尸,本身已经没有生命力了,但还可以靠着输血时不时出来蹦跶,而且它蹦跶起来还挺吓人,危害不小。”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王绛给僵尸企业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尽管僵尸企业无效益,却依然占有大量的土地、资本、劳动力等要素资源,导致资源无法向收益更高的部门流动,阻碍了新技术、新产业的培育成长。僵尸企业无偿债能力,却吸纳大量企业拆借与银行贷款,也易引发金融风险。  然而,正是由于僵尸企业身上隐藏的“爆点”太多,才让处置僵尸企业成为了烫手山芋。少数地区存在畏难情绪,担心处置僵尸企业会影响社会稳定,信心不足,办法不多;也有的地区和企业心存侥幸,期盼市场回暖让僵尸企业死而复生,去产能的决心时有动摇。  “僵尸企业不退出,产能过剩矛盾就不能根本化解,中国经济的结构调整、动力转换就难以实现,因此,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迫切而关键。”中国企业联合会企业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缪荣说。  难点在于就业和债务,要树立全国一盘棋的思路  继续化解过剩产能,难在哪?  债务处置是去产能的核心问题。过去两年,中国钢企、煤企的平均资产负债率逾70%,钢铁行业的债务总规模约3万亿元,可谓负债“压力山大”,如近期出现债务问题的渤海钢铁集团,资产负债率高达88.5%。  债务高而市场陷入长期疲软,导致钢铁、煤炭企业的资金链较脆弱。特别是大型煤炭、钢铁企业,主要使用贷款、债券等融资工具,如果强行破产清算,极易对金融市场造成动荡。自今年3月底至9月底,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东北特钢连续出现9次企业债券违约,最后宣布破产重整,就打破了刚性兑付预期,一度引发了强烈的市场震动。  职工安置也是难点。钢铁、煤炭都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涉及职工人数多。以东北规模最大的煤炭企业——龙煤集团为例。处于过剩产业又严重亏损的龙煤,拥有职工约20万,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型城市或中等县城的人口规模。当地的财政状况和就业形势本就较为困难,职工再就业难度很大。而且,钢铁、煤炭行业通常会出现“全家都在一个企业就业”的情况,一个企业的关停往往会使一个家庭丧失经济来源。  此外,去产能也将波及钢铁、煤炭的上下游行业。如何平衡去产能、保就业和防风险间的关系,尽量降低去产能的“负效应”至关重要。  推动去产能有实质性进展,就要“壮士断腕”,妥善处理整体与局部的关系。  “判定僵尸企业、采取相关措施处置僵尸企业本身并不难,难在全局与局部、中央与地方在僵尸企业处置过程中的利益不完全一致。”潘建成说,处置僵尸企业,要强调树立全国一盘棋的思路,对于特别困难的地区,国家要加强财政政策的倾斜力度,比如加大债转股的力度,加强发达地区对困难地区的结对帮扶力度,减轻困难地区经济增长考核压力,使中央和地方协力同心坚决完成僵尸企业处置任务。  推动去产能有实质性进展,就要“长痛不如短痛”,妥善处理当前与长远的关系。  “不能因为局部就业压力的短期增大、市场的短期反弹,就影响去产能的决心。”潘建成说,当前我国不存在整体性失业压力,今年的大城市调查失业率比较低。劳动人口自2012年以来持续下降,就业需求也在减少。与此同时,政府也在加大公益性岗位开发力度与职业培训强度,加强对就业困难人员和零就业家庭人员的援助力度,提供兜底帮扶,筑牢民生底线。“这是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必然过程,是短痛换来长期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  推动去产能有实质性进展,还要“胆大心细”,妥善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防止“后遗症”。  去产能绕不开债务处置,而债务处置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方向,妥善处理企业债务和银行不良资产。专家建议,对于扭亏无望的僵尸企业,可依据《破产法》实施破产清算,让其退出市场;对核心业务仍在健康发展,只是融资来源暂时枯竭的僵尸企业实施兼并重组。而在兼并重组中,鉴于僵尸企业的吸引力较差,政府绝不可“拉郎配”。  利用法治与市场手段,防止被淘汰产能死灰复燃  今年10月以来,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价格出现了一波快速上涨行情,煤炭供应一度紧张。这种“煤飞色舞”的局面,让一些企业和市场人士开始质疑2017年继续去产能的必要性。  实际上,多数传统行业的市场供求关系并未出现根本性扭转,钢铁、煤炭产能仍然是绝对过剩。“煤炭和钢铁的价格回升,更多的是技术性反弹要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带来的红利及预期改善。”缪荣认为,由于房地产与基建投资难以持续大幅回升,作为上游行业的钢铁、煤炭行业,长期需求的增长动力不足。“如果因为现在的市场暂时性回暖而盲目复产、扩产,行业又将被拖入巨亏泥潭。”  正因如此,今年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强调,“要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在刚闭幕的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也表示,明年去产能要更加严格控制新增产能,更加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更加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对今年任务完成情况,要严格验收,真去真退。  明年去产能的另一个亮点,是会议强调要“用市场、法治的办法做好其他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去产能工作”。一直以来地方政府对“关停并转”手法很熟悉,搬迁改造也是长项,但这些方法最后的效果并不理想,只注重兼并、搬迁,而没有做重组、升级,导致产能反而越减越多。因此,今年如何利用市场、法治的办法去产能,备受关注。  “行政手段的尺度、节奏把握具有很强的主观性,或者存在一刀切的弊端,或者存在过于随意的可能性。”潘建成认为,“在采取必要的行政手段的同时,利用环保、质量、能耗等标准,加强市场手段和法治手段,多措并举地去产能,从根本上避免被淘汰企业死灰复燃,让它们也没有动力死灰复燃。”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