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的五大任务中,去产能位列第一,这当中,钢铁煤炭去产能无疑又是重中之重。  唐山:年度去产能任务提前超额完成  今年2月4日,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指出,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钢铁行业去产能任务完成的怎么样呢?  记者
王允彤:
在世界钢铁历史上,唐山是唯一产量达到1亿吨的城市。过去这是唐山的骄傲,如今却是唐山这座城市的无奈。一方面,以钢铁、煤炭、焦化为主的产业结构,让唐山背上了重污染的名声。另一方面,面对去产能的供给侧改革任务,唐山也顶着巨大压力。  在唐山,国丰钢铁公司算数得着的规模企业,2015年生产生铁粗钢1600多万吨,钢材近1000万吨,这样的产量在全市可以列入前三甲,但今年3月,企业也不得不关停了北区的厂区。  唐山国丰钢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薛永平:
这个厂区到现在23周年了,1993年建厂。23岁生日刚过完吧,它是3月8号。注册成立的,3月30号就给关停了,刚过完生日。  走进停产9个月的厂区,随处可见设备被拆除的景象,很多杂草已经长到一人多高,运送铁水的小火车都已生锈。薛永平告诉记者,停产前,这个厂子年产钢铁近400万吨,年产值28个亿左右,利润4个多亿,每年上缴的税金也得五六千万。但由于产品竞争力有限,且对周边居民生活影响很大,唐山市开始考虑关停这个厂区。  记者:当时是不是没有想到这种国营的钢厂也会关停?  唐山国丰钢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薛永平:实际确实没想到,但是随着现在咱们国家供给侧,供给侧改革来讲,钢铁、煤炭行业的去产能,所有国有企业必须得起带头示范作用是吧。忍痛割爱,现在也是没法的法儿。  国丰钢铁,只是唐山钢铁去产能的一个缩影,2016年以来,唐山进行了四次集中压减钢铁产能的行动,一年压减高炉15座,压减转炉12座;11月,唐山10家钢铁企业以股权入股的形式重组成唐山渤海钢铁,实现净压减炼铁产能355万吨、炼钢产能536万吨。通过两条腿走路,唐山仅用10个月,就超额完成了全年任务。  河北唐山市发改委主任
张贵宝:今年我们完成了去铁786万吨,去钢783万吨。  按计划,到2020年,我国钢铁产业将继续压减粗钢产能1亿到1.5亿吨,其中唐山市被要求压产炼铁产能2800万吨、炼钢产能4000万吨,占到全国压产的近二分之一。  河北唐山市发改委主任
张贵宝:2017年唐山市还要压铁728万吨,压钢1053万吨,应该说任务还是非常艰巨的。  杭钢人员安置侧记: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停产容易善后难,关停一个钢厂,带来的最大问题是职工的安置。作为浙江最大的钢铁企业,杭钢集团产能占到全省近50%,2015年,杭钢在5个月时间里平稳关停了一座400万吨钢厂,一万多人被分流,这些分流职工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哪些改变,他们的生活都有哪些故事?  40出头的肖波曾是杭钢炼铁厂的维修技术员,现在则经营着一家装修公司。去年,当分流到来的时候,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主创业。  浙江杭州半山钢铁基地原职工
肖波:原来是没有条件,我现在有了这个条件我也很想去尝试一下,不同的生活方式。  创业之后最大的改变,是赚得比原来多了。他的公司今年光公装业务就有七八百万的营业收入,但相比从前,心理压力也大了不少。从曾经的上班族,转变成现在的企业主,肖波觉得自己仍然在适应的过程中。而还能证明他和从前生活联系的,是办公室里摆放的各种电器维修工具。  浙江杭州半山钢铁基地原职工
肖波:现在一些小的维护维修,都是我自己动手在做。毕竟这么多年做习惯了,有一些习惯改不掉,所以现在一直留在这里。  去年12月22日的晚上,杭州半山钢铁基地全部关停。需要分流安置员工1.2万人,包括近9000名正式职工和3022名劳务派遣工。最后,公司研究出了包括提前退休、自主创业在内的12条分流安置通道,“众创空间”就是这样诞生的,而负责人周忠华原先是杭钢集团炼铁厂的党委书记,他开玩笑说,这一年来,从生产关停,到资产处置,再到帮助职工创业,自己角色转换得都有些数不清了。  浙江杭钢智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周忠华:我现在还兼着厂长,现在主要的任务一个是确保资产组织的安全,把国有资产都处置掉,第二个要确保留下来的队伍要稳定。  杭钢半山基地因位于杭州城北半山脚下而得名,400万吨产能一朝关停,但基地却不是朝夕之间就能关闭。站在已经长满苔藓的铁轨上,周忠华用手机给记者播放曾经跑小火车的视频,但身份的转换已经让他很少有时间来回顾过往了。所有的原材料都要消化掉,设备也要拆除,上万人的安置更是千头万绪。  浙江杭钢智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周忠华:其实压力挺大的,明显的头发白了一点,血压高了一点。  在杭钢正式员工分流安置方案出炉之前,杭钢召开了57次各类研究会议,面对面听取2000多人次职工意见,他们希望最终的安置方案,真正做到“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杭钢集团组织部部长
姜增平:尤其针对我们一些员工推出自主创业,个人交的社保个人承担,单位交的社保单位承担,单位还每个月给他按照杭州市的最低工资标准支付给他。记者:有托底式的创业。对。还有我们推出了服务初创,这部分就是内部退养的条件够不上,他到外面就业又感觉到自己的技能又不适应,所以我们也是劳动关系也仍然是我们保留在企业。但是单位给他交社保,个人由自己承担,自己去找工作。  去产能效果显现
钢铁行业效益与预期双回升  随着钢铁去产能任务的逐步落实,钢铁企业产能与库存双双下滑,而需求的平稳增长,让整个钢铁行业的供求关系开始发生转变。  唐山木兰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崔柱海:老崔是唐山一家钢贸企业的负责人,今年他的生意特别火,在带记者前往钢材仓库的路上,他一直忙着接各路客户的电话。  记者:这是我们新建的库吗?  唐山木兰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崔柱海:对,这是我们二库。  记者:准备做什么用呢?  唐山木兰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崔柱海:准备马上投入使用做冬储,就是现在我们库房不够用,现在价格不总涨吗,来年为来年做好了准备。  记者:准备储备多少?  唐山木兰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崔柱海:我们这两个库房大概得有8万吨吧,8万到10万这个库存。这一个库是5万左右,这个库建成之后就是10万吧。  记者采访的当天,钢价就涨了100块钱,意味着库房里如果囤了10万吨钢材,一天时间价值就涨了一千万元。随着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推进,钢铁行业的产能和库存双双下滑,但基建投资等对钢材需求的平稳增长,导致钢铁供需平衡出现了短期失衡,钢材价格在今年出现了大幅上扬,以螺纹钢为例,截至12月10号,螺纹钢期货指数报收3332元,较去年底大涨近100%。  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司长
夏农:今年1至10月份
钢铁企业的协会的会员企业,实现了利润287亿元。比去年同期,实现了比较大的程度的,去年同期是亏损380个亿
。  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今年钢铁与煤炭两大行业去产能目标任务都提前超额完成,钢铁完成去产能4500万吨,而且随着宝钢、武钢
联合重组成立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中央企业钢铁业务板块进一步优化。  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司长
夏农:我记得去年的时候大家对于钢铁行业,普遍认为不是特别看好的,认为2016年比2015年会更加困难,持这种观念的人数占的更多一些,我们这时间又做了一些调研,从反馈情况来看大家认为2017年和2016年至少持平甚至会更好。  国家发改委:下一阶段去产能要关注债务化解问题  虽然今年以来的钢铁行业去产能成效显著,但到2020年,仍有近1亿吨的去产能任务要完成,而在去产能过程中,仍不时爆发债务、人员安置等问题。国家发改委官员及业内专家普遍认为,下一阶段钢铁行业去产能或将面临更大挑战。  根据中钢协的统计,中国大型钢企2015年平均资产负债率为70.06%,同比上升1.55个百分点,债务总规模达3.27万亿元,债务问题势必将成为明年行业去产能中必须面对的问题。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
宁吉喆:不能够只看今年取得成效,要更多的看到,又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可能在金融领域里面,也有一些要继续化解的债务等等,所以要继续解决。  此外,人员安置依然会是个大难题。不过随着改革深入,业内专家更担心的,是去产能发生反复。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
李新创:尽管2016年效益比2015年好转,但是整个行业的利润率只有1.27%,还有27%的企业处于亏损,2016年好转就造成一些,动摇我们去产能决心,这是对行业发展非常不利的。  中国钢铁产能从1979年的3000万吨发展到2009年的5.6亿吨,用了30年;但随后仅6年时间就迅速增加2亿吨,增长至2015年的7.8亿吨。事实上从2009年开始,国家为抑制过剩产能就陆续提出去产能计划,只是始终走不出从淘汰落后,到价格上涨,再到复产的怪圈。专家认为,按照国务院的文件,去产能已经不能仅在量上做文章。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
李新创:2015年我们出口了1.12亿吨,2016年我们产量在下降,出口在下降,但是总量也超过1亿吨。这说明我们钢铁国际竞争比较强。提升我们的制造水平,提升我们整体的竞争效率,这样的话这个产业未来才更具竞争力,也就是我们要从量向质飞跃。  记者观察:去产能要参考更多的变量  我在近期采访时发现,今年各地去产能的目标都“提前”、“超额”完成。比如说在河北,仅用十个月就完成了全年2900万吨的钢铁去产能目标。与此同时,企业效率明显改善,利润率回升。今年前10个月,钢铁全行业实现利润287亿元,而去年同期是亏损380个亿,这应该说是钢铁行业这一年取得的很大成绩。但在去产能的过程中,我们也看到钢铁煤炭等行业出现了产业链平衡被打破、部分企业因为产品价格的反弹,在去产能过程中走回头路等现象。发改委甚至频繁召集会议,重申去产能的决心。这个小插曲看起来只是市场的一次短暂波动,却抛出了下一步如何精细化去产能的重大课题。我想去产能不是一道简单的减法,而应该是产业整体结构的优化。各地现有的一些去产能思路,仍然是在量上做文章,措施和手段还难以达到“精细”标准。可见,产能到底如何去、去多少、什么时候去等等,都需要突破具体一个企业、一个行业的界限,参考更多的变量。只有不断校准去产能的方向,才能真正达到淘汰落后过剩产能,推动产业升级,这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真正目的。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记者12月1日从省发改委获悉,浙江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五年压减目标任务数已在一年内完成。

我省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总体目标是,到2020年底,压减钢铁产能300万吨以上,产能利用率提高到85%以上,钢铁企业数减少到20家左右。当前,杭钢等10家列入国家去产能目标任务的企业产能压减已完成,涉及炼铁产能110万吨、炼钢产能303万吨。在此基础上,我省还主动加压,再压减85万吨炼钢产能,超额28%完成国家目标任务。

在国家提出钢铁行业去产能的大背景下,浙江积极主动压减产能,把省属企业杭钢集团压减钢铁过剩产能作为推进全省钢铁过剩产能化解工作的突破口,省政府专门成立了杭钢集团转型升级工作领导小组,出台支持杭钢集团转型升级的意见,从资金、土地、社保、税费、能耗、电价等方面给予全面支持。今年1月22日,杭钢集团半山钢铁基地顺利关停,压减炼钢产能150万吨,占我省压减计划的49.5%。在集中力量推进杭钢集团半山钢铁基地关停的同时,我省各地通过政策宣传、服务引导、加强监管,多措并举做好民营钢铁企业过剩产能压减工作。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