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去产能猫腻被掀底!河北钢铁集团去产能不力,违规“未批先建”!多人被处分!  据环保部网站消息,环境保护督察是党中央、国务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的一项重大制度安排,河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移交的问题线索,专门成立调查问责工作领导小组,迅速查清事实、厘清责任,倒逼履责、深入整改,依据《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对487名责任人严肃问责,其中厅级干部4人、处级干部33人、科级及以下干部431人、企业主要负责人7人、企业其他管理人员12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94人、诫勉谈话117人、免职或调离10人,移送司法机关5人。  其中的6起典型案例通报如下:  1.
省工信厅运行监测协调局、省环保厅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处监督检查不到位、把关不严,致使应淘汰烧结机被违规认定并予以保留。对省环境监测中心站党委书记(省环保厅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处原副处长)马永贤、省工信厅运行监测协调局副局长高林海、武安市环保局副局长张计兴等7人分别给予行政记过、行政警告处分、诫勉谈话、通报批评。省环保厅副厅长李葆另案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2.深州市委书记孙云霞任深州市政府市长期间,主持召开市长办公会,超越权限审批应由国家发改委核准的阳煤集团深州化工有限公司年产22万吨乙二醇项目。对孙云霞等6人分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处分、行政记大过处分。  3.唐山市4个铁合金项目未按要求完成产能替代,腾达公司用虚假的产能置换函骗取环评批复,曹妃甸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孟祥佐、政府办公室秘书一科科员郑巍涉嫌伪造镍铁合金项目产能置换函,古冶区发改局对鼎祥公司上报的产能转让协议未组织核实把关,乐亭县政府督查室对乾亿公司提交的镍铁合金项目产能替代方案未经核实上报,唐山市发改委产业协调处对相关项目未经核实上报,造成相关项目产能置换不实问题。对唐山市发改委产业协调处处长卞明江,古冶区发改局局长郝德民,乐亭县政府督查室副主任、政府办副主任兼支重办主任张安等6人分别给予行政记大过、行政记过、行政警告处分。孟祥佐、郑巍、腾达公司涉嫌公文造假移交公安部门处理。  4.国电保定西北郊热电厂项目煤炭消费等量替代方案和满城县纸制品加工区热电联产项目煤炭等量替代方案申报过程中,省发改委节能监察监测中心和保定市、满城区发改部门未认真比对核实,造成两个项目等量替代方案中部分锅炉出现重复替代问题。对省节能监察监测中心法制监督室主任田丽君,保定市满城区发改局党组书记、局长冯亮等7人分别给予行政记过、行政警告处分、诫勉谈话。保定市发改委原主任张丽娟另案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5.河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唐钢分公司实施高炉易地改造工程,未经审批,开工建设1座1580m3高炉项目。对河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唐钢分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王兰玉等5人分别给予行政警告处分、诫勉谈话、通报批评。  6.河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邯钢分公司未按环保部批复要求淘汰900m3高炉和90m2烧结机。对河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邯钢分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郭景瑞等5人分别给予行政警告处分、诫勉谈话、通报批评。  再则,邢台钢企违法偷排,市政府派出5路执法组于11月18日晚开展夜查,夜查人员来到中钢邢机铸钢分厂电轧炉车间看到,5台电轧炉在运行,设备上及周边无任何抑尘、收集装置,烟气无组织排放。生产车间内粉尘严重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闻讯赶来的企业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已按照相关要求制定应急预案并启动,5台电路中2台已于16日中午停止运行。但从该企业生产调度值班记录上并未清晰地看出执行限产、停产情况。21时30分,夜查人员再次来到铸钢分厂电轧炉车间,5台电轧炉的结晶器上端已覆盖岩棉毡。工作人员介绍,这种岩棉毡可起到遮挡烟气的作用。但从现场看,仍有大量烟气冒出,直排到大气中。市环保局执法人员当场下达通知书,责令中钢邢机铸钢分厂停产整顿。随后夜查人员来到邢东电厂,经检查,执法人员认定邢东电厂虽按照《邢台市2016年冬季采暖期空气质量保障强化措施》,执行工业料场、堆场扬尘监管“粉料入仓、粒料入棚、皮带传输、密闭装卸”,但未执行到位,当场要求其立即整改。  邢台两家板厂违法使用燃煤油炉,限期3天内拆除,夜查人员来到市开发区东汪镇赵麻村刘小阳板材加工厂,发现厂房内加工板材所使用的燃煤油炉里仍有未燃尽的煤块,属于违法使用燃煤油炉。来到火炬办南张家屯村福生木业厂房内,发现南侧厂房的东北角有一台燃煤油炉,炉内煤块仍未熄灭。执法人员依法对其进行现场查封,并下达通知书,罚款3万元,限期3天内拆除。执法人员表示,市开发区应该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坚决遏制燃煤污染反弹。继续加大突击检查和专项检查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取缔一起,确保整治到位。区环保、公安部门要加强联合执法,严厉打击违法排污行为,对于情节严重的,启动按日处罚程序,涉及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去产能不是简单的腾笼换鸟,株洲关停钢铁等五大污染行业!  我国工业重镇湖南株洲市,“关闭企业473家,淘汰落后生产线195条,拆除烟囱452根。”株洲市发改委总经济师周述勇说,作为供给侧改革的“任务大户”,株洲对污染和落后产能“当关则关”,分类有序进行市场出清,果断关停并转旗滨玻璃、株冶、株化等“三高、两低”企业,强力推进清水塘老工业区搬迁改造。  “株洲冶炼最红火的时候,产量占了世界的四分之一。现在,重金属、钢铁、化工等五大污染行业基本上没有了。”株洲市环保局副局长何长顺说,清水塘地区的工业总产值已由高峰期的400亿元降至目前约100亿元,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比五年前大幅下降。  “去产能不是简单的腾笼换鸟,也不是异地重复低水平供给。”株洲市委书记毛腾飞介绍说,扎实的供给侧改革,让株洲成为国务院表彰的全国20个“稳增长”先进地市州之一。拆掉烟囱,摘掉“污帽”,近三年来株洲的工业用电量持续下降,但工业增加值却在上升,说明去产能效果明显,工业结构在不断优化。  国资委摸底僵尸企业:总数逾2000家!资产3万亿!  日前,经济观察报获悉,国资委已经全面梳理出中央企业需要专项处置和治理的“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2041户,涉及资产3万亿元。刚刚进行了兼并重组的一家资源性央企,已经向国资委上报了22家待处理僵尸企业。与该企业进行了兼并重组的相关央企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对于两家企业兼并重组前就存在的僵尸企业,目前正在共同商议处置措施。目前乃至明年处置僵尸企业遇到的最大困难有三点:债务重组、人员安置和资产瓶颈。涉及的3万亿资产,真正处置起来并不容易。在处置僵尸企业过程中,除了“人”的问题,另一个挑战便是债务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袁东明认为,解决此类企业的问题需要远近结合。近期,建议各地尽快摸排统计本地区内停产超过1年且复产无望的企业数量,由主要领导牵头,组织地方国土、劳动、法院、银行等相关机构协同配合,集中处理一批停产企业破产。远期,应逐步完善土地、债务、职工安置、企业破产等方面的制度,提升行政能力,提高市场效率。  另据了解,目前,各地和国务院国资委正在按照验收办法开展去产能完成情况的验收工作,有的地区还制定了相应的实施细则,结合各地验收工作进展,国家层面的抽查工作已经陆续展开。

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对河北省的督察尽管已经结束,但问责仍在持续。据环保部官网近日透露,截至目前,河北省已对487名责任人严肃问责,其中包括厅级干部4人、处级干部33人。同时,河北省公开通报了6起典型案件,在这6起案件中分别有包括官员在内的责任人被问责。

据河北省披露,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移交的问题线索,河北省专门成立调查问责工作领导小组,对487名责任人严肃问责,其中涉及科级及以下干部431人、企业主要负责人7人、企业其他管理人员12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94人、诫勉谈话117人、免职或调离10人,移送司法机关5人。

河北省公开通报的6起典型案件首案是,省工信厅运行监测协调局、省环保厅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处监督检查不到位、把关不严,致使应淘汰烧结机被违规认定并予以保留。在这起案件中,河北省环境监测中心站党委书记马永贤、省工信厅运行监测协调局副局长高林海、武安市环保局副局长张计兴等7人分别给予行政记过、行政警告处分、诫勉谈话、通报批评。省环保厅副厅长李葆另案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深州市委书记孙云霞任深州市市长期间,主持召开市长办公会,超越权限审批应由国家发改委核准的阳煤集团深州化工有限公司年产22万吨乙二醇项目。孙云霞等6人分别被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处分、行政记大过处分。”这是河北省通报的第二起案件。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