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钢煤利润“拐点”  在去年生产利润一骑绝尘的钢铁煤炭,随着今年一季度价格出现较大幅度回落,去产能政策出现调整,
4月18日发改委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出,今年钢铁煤炭去产能将有变化,逐步由总量性去产能为主转向系统性去产能、结构性优化产能为主。钢铁煤炭企业在一季度的利润都出现下降信号。虽然年内钢价、煤价如何运行,目前仍有较多的不确定性,但是去产能主逻辑转换、供需关系较2017年的弱化已经较为确定。换言之,钢铁煤炭行业盈利高点已经过去,一度处于暴利状态的钢煤企业或正式迎来业绩拐点。  虽然年内钢价如何运行,目前充满了较多的不确定性,但是去产能主逻辑、供需关系较2017年的弱化已经较为确定。换言之,钢铁行业盈利高点已经过去,各家钢企也将逐步迎来业绩拐点。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61亿元,同比增长351.09%”,太钢不锈(000825.SZ)4月19日晚间发布的一季报显示。  虽然净利润同比继续保持增长,但是若从季度利润演变趋势上看,上市公司一季度14.61亿元的净利润却要明显低于2017年四季度时的24.6亿元。  这并非个例。一季度利润规模环比出现下降的情况,同样出现在了鞍钢股份(000898.SZ)、三钢闽光(002110.SZ)等多家上市钢企的身上,这与钢铁业的吨钢利润演变趋势保持了一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自2017年一季度开始,国内吨钢生产利润便呈现逐季度走高的态势,使得相关钢铁企业净利润不断抬升。但是,受到今年3月份国内钢价大幅下挫,钢铁企业一季度利润环比出现下滑。  “相比于成本端的变化,产品售价对企业盈利空间的影响更为明显。”王国清4月19日评价称。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支持钢价上涨的核心逻辑——总量去产能,在今年有所转向,4月18日,在国家发改委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透露,今年钢铁煤炭去产能将有变化,逐步由总量性去产能为主转向系统性去产能、结构性优化产能为主。同时下游需求也难以与去年相比,虽然存在环保、“地条钢”专项核查等变量因素,但是年内行业供需关系已经难以与去年相比。至此,一度处于暴利状态的钢铁企业正式迎来业绩拐点。  一季度利润环比下降  与其他传统行业类似,钢铁业务的生产成本、售价均可以通过公开数据进行估算,虽然个别企业会因为产品结构上的差异,存在些许出入,但是用来判断行业演变趋势已经足够。  机构对国内代表性钢企数据采集,并根据成本、利润模型计算的结果显示,2017年1-4季度,国内吨钢生产毛利润分别为480元、399元、954元和1044元,样本数据包括方坯、线材、三级螺纹、中厚板、带钢、热卷、冷卷七大主要品种。  “二季度吨钢利润下降,主要是因为当时板材市场较弱,甚至部分企业还一度处于亏损,这拉低了整体的利润水平。”王国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不难看出,如果剔除上述影响,2017年国内钢材价格整体维持了逐季度提升的趋势,而这同样反映到了上市公司的财报上。  以三钢闽光为例,公司2017年1-4季度单季度盈利分别为4.03亿元、4.08亿元、6.7亿元和15.1亿元,与上述吨钢利润变化趋势保持了一致。  而公司早前发布的业绩预告则显示,2018年一季度,净利润区间为8.97亿元至11.01亿元。  “虽然3月中下旬钢价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但对公司一季度业绩整体影响较小,保持了较高的盈利水平”,彼时三钢闽光指出。  但是从环比数据上看,11.01亿元的利润规模无疑要明显低于2017年四季度的15.1亿元。  而这并非个例,柳钢股份(601003.SH)2017年四季度净利润为13.9亿元,今年一季度预计净利润上限为12.15亿元;鞍钢股份2017年四季度净利润为23.2亿元,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则为15.9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各家钢企由于产品结构、地理位置的不同,也会导致企业利润变化趋势存在一定差异,比如内陆钢企的原料成本会高于沿海钢企,这是因为进口铁矿石运费更高所致。  即便存在上述差异,但是多家钢企一季度利润规模环比下降,已经显现出行业步入拐点期的特征,而这一切都取决于钢价。  “今年3月份粗钢产量要远远高于去年12月份,同时下游需求未能按时启动,使得社会钢材库存创下三年多新高,于是钢价出现大幅下滑。”王国清告诉记者,今年一季度吨钢生产毛利润,从2017年四季度1044元下滑到了557元。  盈利“拐点”确立  相比于上述钢企一季报利润下滑,更为重要的是原本支撑钢价上涨的核心逻辑,今年出现了极大地弱化。  自2016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启以来,国内钢铁行业合计去产能已经达到1.2亿吨,而“十三五”要求的钢铁行业去产能总量为1.5亿吨,所以今年行业定下的去产能目标为3000万吨。  “行业去(总量)产能步入尾声可以确定。”西南期货钢铁行业研究员夏学钊4月19日表示,主要是去年在“26+2”城市限产的背景下,去年国内钢铁产量却同比出现了增长。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3月,国内粗钢产量7398万吨,同比增长4.5%。  需知,这是在主产区华北多个城市限产50%条件下达到的数据。面对较高的利润空间,各家钢企显然也在通过各种方法来提高自身产量。  反观需求端,占据了钢材行业60%需求的房地产、基建行业,今年也很难与2017年时相比。  世界钢铁协会本周发布的短期钢铁需求预测结果显示,2018年和2019年,中国GDP增长预计将小幅放缓,但随着政府继续将增长动力转向消费,投资活动增长或将进一步放缓,2018年钢铁需求将保持平稳,到2019年预计将下降2%。  “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对PPP项目的清理规范,都会对基建领域的投入带来影响,预计今年固定资产投资可能会有所回落。”王国清表示,同时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处于调控状态,三四线城市也有调控趋严的态势,地产业所带来的需求能否持续并不确定。  对此夏学钊则提出了疑问,如果说2月份地产行业的投资数据很好,是受到去年地产公司拿地数量较多的影响,但是到了3月份,开工数据也创下了近两三年的新高。  另一方面,微观数据层面也可以提供佐证,那就是近期钢材库存下降速度十分惊人,这是否也说明地产的需求要好于市场预期?  同样存在变量的还包括了环保、“地条钢”专项核查。  虽然年内钢价如何运行,目前充满了较多的不确定性,但是总量去产能转向系统性去产能和结构性优产能、供需关系较2017年的弱化已经较为确定。换言之,钢铁行业盈利高点已经过去,各家钢企也将逐步迎来业绩拐点。

铁矿石进口创新高、钢价连续拉涨、吨钢利润大幅提升……与人们预想中的去产能不同,上半年钢铁行业反而是一片红火。  作为直接受益者,各家钢企上半年成功“逆袭”。按申万划分的35家钢铁行业公司中,净利润同比增长的达到26家,其中南钢股份等14家公司净利润同比增幅超过10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钢企业绩好转主要来自于“价”的变化,即钢价上涨带动销售利润率的上升,而非“量”的增加。  “依靠提价,虽然短期内抬高了企业利润率,但宏观经济尚未出现好转,其销售规模难以出现大幅增长,所以钢铁盈利改善的空间相对有限”,华西证券首席分析师曹雪峰近期向记者表示。  不难看出,目前钢企业绩与钢价直接挂钩,若钢价重回跌势,相应行业公司下半年业绩也将再次承压。  西南期货钢铁研究员夏学钊8月30日对记者指出,今年“旺季不旺、淡季不淡”的特征明显,预计9月、10月需求难以超过市场预期,届时钢价亦可能重归跌势。  价涨量跌  自去年见底以来,钢价便开始连续反弹,今年4月中旬,螺纹钢期货更是出现连续涨停的走势。与此同时,现货价格也是一路水涨船高。以上海地区为例,今年1月4日马钢HRB400型螺纹钢报价1980元/吨,到4月22日时同等型号的螺纹钢已涨至3010元/吨。  钢价的突然飙涨,对于上游生产企业无疑算是雪中送炭,并再次将其重新拉到了盈亏平衡线的上方。  据西南期货估算,2015年12月,除了技术少特种钢生产企业外,钢铁行业处于整体亏损状态,部分钢企每吨钢材亏损幅度超过400元。“上半年钢价飙涨期间,吨钢利润可以到600元至700元”,夏学钊介绍称,即使近期钢价有所回落,吨钢利润也可以维持在300元左右。  钢价上涨的最直接影响,是钢企利润空间得到了极大提升。以方大特钢为例,今年上半年公司毛利率达19.23%,去年同期毛利率则为14.38%。再如宝钢股份,上半年产品毛利率为14%,达到了2010年6月以来的最好水平。  W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35家上市钢企中,26家公司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实现增长,增幅超过100%的公司更是多达14家。以沙钢股份为例,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33.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8.0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573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这意味着,上半年钢企业绩改善更多来自于“价”,而非“量”的提升。武钢股份中报也显示,铁、钢、材产量分别完成768.74万吨、776.78万吨和
718.06万吨,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0.53%、0.85%和1.76%。鞍钢集团的情况与之类似,铁、钢和钢材产量同比均出现小幅下滑。  不过,夏学钊表示,并不看好钢价四季度能够继续上涨,“从历史走势可以看出,在9月、10月消费旺季,钢材价格反而是跌多涨少,同时10月过后,钢材消费也将进入淡季。”  四川一大型钢贸企业负责人也表示,目前钢材消费量较大的主要以新疆、内蒙等地为主,进入四季度后,当地工程也开始陆续停工,届时钢材的需求支撑将随之减弱。  转型窗口开启  虽然业绩有所好转,但钢企也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各家钢企纷纷开启转型。  最受关注的无疑便是宝钢和武钢的合并。“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的重大资产重组仍在进行中,将继续停牌”,武钢股份在半年报中表示。  此外,上半年业绩垫底的华菱钢铁和重庆钢铁两家钢企,也不约而同地筹划将关联方盈利较强的金融资产置入到上市公司中。  与煤炭行业国企所占比例较高不同,钢铁行业集中度相对较低,大型钢企间的整合无疑有利于未来行业产能去化。价涨量跌盈利难为继  不过,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国内钢铁去产能的速度并不理想,仅完成了全年任务量的30%。甚至,行业内的一些动向似乎也与去产能大趋势形成背离。如国内钢材
不仅价格出现大幅上涨,其整体产量也维持在相对高位。数据显示,今年1-6月份,全国钢材产量55992万吨,增长1.1%。  “今年钢价上涨,有一部分需求刺激的因素,上半年地产行业有所回暖,同时国家投资的各项基建类工程对建材的需求也比较大”,前述钢贸企业负责人介绍称,不过从公司销售数据来看,今年销售量较去年出现了10%左右的降幅,  另一个比较直观的案例则是,虽然行业处于去产能阶段,但进口铁矿石数量却创下历史新高。“铁矿石进口量同比呈现爆发增长,几乎占据了吞吐量的一半体量。”连云港半年报中如上描述。  “二者应分开来看,现阶段国内去产能主要以一些已停产产能为主,对相关企业经营影响不大”,夏学钊告诉记者,而钢材产量增长主要受到价格上涨,以及地产行业回暖的影响。  需指出的是,自公布上半年去产能进度数据后,今年7月单月便完成了全年任务量的17%。同时,随着国家去产能专项督查组启动巡查,各地钢铁去产能进程将相应提速。  截至今年8月底,江西、湖南两地的全年钢铁去产能任务已经全部完成。  对此夏学钊预计,今年完成4500万吨的去产能任务没有问题,明年完成难度也不大,同时各省也做了去产能的目标,比国家制定的目标也还高。未来去产能的难点
将集中在“在产”产能,尤其是生产仍处于盈利阶段时,企业才会真的感到“肉疼”,相应的产能去化难度也将增加,届时将真正进入攻坚阶段。

网站地图xml地图